抗洪战士刘景泰已失踪三天,获救战士:他把木头树干推给我们

黄建东 韩志言 王喆/中国军网

2016-07-13 12: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三名抗洪战士遇险处。
7月9日12时45分,东部战区陆军第31集团军战士刘景泰和战友林边建、涂仁兵一起,在执行抗台风任务途中抢救群众时,被突发山洪和泥石流冲入梅溪。事发50分钟后,林边建、涂仁兵在梅溪与闽江交汇区被发现并救起,紧急送往福州总医院救治,班长刘景泰至今失联。
林边建:男,汉族,福建连江人,列兵,1998年12月出生,2015年9月入伍,高中学历,某团高炮连1排3班战士。
涂仁兵:男,汉族,江西余干人,列兵,1996年10月出生,2015年9月入伍,共青团员,高中学历,某团高炮连1排3班战士。
7月11日上午,记者来到福州总医院监护病房,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战士林边建和涂仁兵,两人脸上、手上的多处伤口已经结疤。听说我们从搜救现场来,两名战士不顾身上的疼痛,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接连不迭地问:“我们班长找到了吗?”“找到了吗?”满脸焦虑的神情让人动容。
某团卫生队周军医告诉记者:“救出水后,他们身上有多处外伤,当时两人冷得发抖,但意识都很清楚,林边建伤情重一点,涂仁兵情况比较轻。我们马上进行救治,先用温水擦拭,再用酒精全身消毒,在伤口涂紫药水,并输液补充能量。当时林边建头疼,怕有内出血,马上联系把2名战士送到福州总医院治疗。”
福州总医院急诊科主任张伟介绍:“他们送来时是周六下午,我们立即开通绿色通道,全力救治。刚送来时,两人有不同程度的软组织挫伤,有头痛、头晕、发烧和类似剧烈运动后肌肉损伤症状。涂仁兵呛过水,引发吸入性肺炎;林边建上颌窦部位有泥沙。经过这几天的治疗,基本已无大碍。”
请介绍一下当时被冲到梅溪之前,你们在干什么?
林边建:那天11点多,我们接到出动命令,在闽清一中门口登车,赶赴受灾严重的三溪乡抢险救灾。接近云龙乡潭口村时,发现前方通路泥泞、山体渗水、树木倾倒,带队的副营长苏杭命令车队停止前进,让我们连长王浩、驾驶员章洪和我们班长刘景泰等人前出侦察。他们发现一名老乡和他的摩托车陷到泥沙里,旁边还有一辆陷在淤泥里的小轿车。当时,下着大雨,左侧山上的水不停往下流,老乡处境非常危险,刚开始连长他们想把老乡连人带车拖出来,但没拖动。然后命令刘景泰班长回来,叫我和涂仁兵去帮忙。
涂仁兵:当时,路面上全是淤泥和树枝,右侧的护栏被淤泥和积水淹没了一半,护栏下方就是十米深的梅溪,非常危险。因为淤泥和积水比较深,我们3个人就手拉着手,接力往前走,班长走在最前面。走过去的时候,突然间,山上泥水、石头和树枝像山崩地塌一样倾泻下来,我们3个来不及躲避,就被冲到梅溪里了。
落水后是什么情况?
林边建:被冲挤出路面、掉进右侧的梅溪时,我们一下子被冲开了。由于路面和水面高低落差很大,山洪的冲击力也很大,我先是沉到三四米深的水下,后来拼命向上游。游到水面,看到班长在我后面,他把旁边的一根木头推给我,叫我抱紧,不要松开。
涂仁兵:冲下去时我被冲到水底了,然后借助救生衣的浮力,拼命游到水面,我想往岸边游,但洪水非常湍急,根本游不过去。那时我看见班长和林边建,班长身边有好多漂浮物,他推了一根树干给我。他说,“抱紧,坚持住,会有人来救我们的。”过第一座桥的时候,我看到班长只穿着救生衣,没有抱着什么东西。
什么时候不见了你们班长?你们遭遇了什么险情?
林边建:水流很急,整个人控制不住,然后就一直被水冲着走。刚开始我在最前面,他们在我后面。接近第二个桥的时候,水流更急,江面上还有漩涡,我整个人都被卷到漩涡里,被卷到水下两三分钟,喝了很多泥水,班长给我的那根木头也被冲掉了。我在水底不停地撞,感觉整个人快要被撕开了、快被冲烂掉了。我一直在挣扎,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用尽力气也要游出漩涡。过了几分钟,我才离开漩涡、露出水面。上来的时候就我一人,那之后我就没有见到我班长了。过了桥,我在水面上又抓到一根木头,快到第三座桥时,我又看到涂仁兵了。
涂仁兵:在水里,漂浮物撞到脸上、身上很疼,有很多那种很尖的树枝,飘过来的时候手和身上都被划破了,浑身疼痛难忍。看到有东西撞来,我就用一支胳膊护着头,一只手抱紧班长给我的那根树干不放。快到第二座桥时,不见了班长。
你们是怎样获救的?
涂仁兵:我一直顺流而下,终于到了水面比较宽的地方,水流缓了下来。我看见有条船来救我,他们把我救起来,我就说,“我们有三个人,快救其他两个。”他们说,“看见了一个,马上去救。”这时,我看到另一艘小船载着几名战友过来救林边建。当时我心里很高兴,就问他们“看到我班长了吗?我班长在哪里?”
林边建:我一直是清醒的,刚开始我看见一艘船,因为飘浮物太多,我靠近岸边,船过不来。又漂了一会,教导员看到我,他拼命喊,并带着小船和战友们来救我。当时,我就问他们“有没有看到我班长?”“班长在哪里?”
刘景泰班长平时对你们怎么样?
林边建:班长人挺好的,从新兵入伍起就带我,教我叠被子和衣服。在生活上,和我们像兄弟一样,像“大哥哥”一样待我们。平时训练中,他既严格又关心。有一次我训练时扭伤了,他给我按摩,帮我贴膏药。
涂仁兵:班长非常爱兵,军事素质很好。他是全能炮手,组织训练要求很严,我和林边建是一炮手、二炮手,技能都是班长教的,今年的游泳也是跟班长学的。
林边建:班长干过文书,很爱学习,经常给我们讲起他看过的《精神》《艰难一日》《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这些书中的一些情节。他的军事素质也好,体能很强,跑步很快。
你想对关心你们的人说点什么?
林边建:
我们得救2天了,现在班长还没有消息,我很着急。当时班长把木头和树干推给我们,班长是非常无私的,我亟盼能尽快找到班长。我想对还在一线抢险救灾的战友们说,“希望你们能更好地抢救百姓,把抗洪抢险任务完成好。”
涂仁兵:我最想念的是班长,期盼班长能早点回来。这几天有很多人在关心我们,来看望我们,我们非常感谢。我们现在很好,请你们放心!
责任编辑:温潇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抗洪战士 失联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