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国好声音”临播改名, 灿星称不再引入海外模式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

2016-07-14 08: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中国好声音”临播改名, 灿星称不再引入海外模式。编辑 蒋晨悦 (03:46)
一纸判决书下,这个夏天,不会再有一档名为“中国好声音”的节目。
开播前第十天,制作了四季“中国好声音”节目的灿星制作公司,着手把“中国好声音”这五个字,从所有的录好的节目素材、宣传资料、道具上,一一清除。
灿星匆匆为节目换上“中国新歌声”这个名字。台上的导师仍是那英、汪峰、庾澄庆、周杰伦,不过这档音乐真人秀节目,是要和爆红了四个夏天的”中国好声音”,划清界线。
灿星还想再争一争“中国好声音”这个名字,版权官司余波未平。
但风波中灿星已下定决心,要去做中国原创的节目,“不会再引进海外的节目模式”。
一亿版权费
买下国外节目模式版权,定名“中国好声音”,曾是灿星制作扬名立万的一役,最终却变成了扼住咽喉的一只手。
灿星副总裁陆伟记得,那年他们十三个人一支队伍,刚从传统电视台走出来。要打的第一战,就是向荷兰节目研发公司Talpa买下节目模式,定名为“中国好声音”制作音乐真人秀节目。
“中国好声音刚出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它会这么红。”那时为了敲定一个播出节目的卫视频道,灿星还需和浙江卫视“对赌”,如果节目收益高,那么灿星将获得更高的分成,但如果节目收视惨淡,灿星也将承担巨额损失。
最终灿星一战成名,曾凭借“中国好声音”一个节目的收益,就站到了年度国内民营节目制作公司榜首的位置。
舞台上追梦的草根音乐人,为好声音转身的导师,让“好声音”成为了“达人秀”之后,另一个国外节目模式在中国大热的例子。当时业界乐于谈论,成功的国外版权模式能够省下巨额研发费用,并减小节目失败的风险。
在那之后,一大批欧美、日韩的节目模式被引入中国,其中有观众耳熟能详的“爸爸去哪儿”“跑男”。引入国外模式进行本地化,成为中国节目制作的主流。
但作为节目内容制作方,陆伟发现,没有自主拥有的版权,就总有合作中断的危险。
五年中,好声音的版权一再水涨船高,从最初的三、四百万人民币,第二季就涨到六千万人民币。每当谈判艰难,陆伟总感觉,这只扼在咽喉的手,不断又紧了紧。
“如果我们想做彰显中国人文化自信的节目,节目却总被人扼住咽喉,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
今年《中国好声音》的版权,则开到了1个亿人民币。
最终谈判破裂, 拥有节目版权的荷兰制作公司Talpa,把好声音的版权卖给了唐徳影视制作公司。灿星则转向研发一档原创的真人秀选秀节目。
转型做原创节目的代价并不小,但陆伟觉得,“再贵也不会高过一亿的版权费”。
国外模式挤压国内原创空间
灿星开始放开手做原创节目的时候,发现在国内市场做原创节目,已经走的步履艰难。
国外节目模式曾经是合作方,如今正是对手。经过了“中国达人秀”“爸爸去哪儿”等海外节目模式的爆红,欧美、日韩的节目模式,在品牌赞助商看来,几乎已经是保证收视率的“金字招牌”。
而信任海外节目的另一面,则是赞助商对国内原创节目的能力的担忧。
“整个市场上目前更青睐的是引进模式,如果你说你是一个原创模式,你遇到的最大一个困难可能是,市场上对你缺乏信任感。”灿星原创的音乐节目《盖世英雄》在寻找冠名商的时候,就找的艰难坎坷,最终是一个国有品牌提供了赞助。
然而在引入海外模式四年之后,节目模式对于灿星的意义已经发生了变化。陆伟认为,对于从未接触过一种节目模式的制作公司来说,通过引入海外的节目模式,可以习得一种全新的制作理念。
“当灿星刚开始制作达人秀节目的时候,接触到的理念,和传统的电视台节目制作理念差别非常之大,是在这个模式里面,我们了解到国际最一流的真人秀模式是怎么制作起来的。”
四年之间,灿星从一支十三个人的队伍,迅速壮大到了四五百人的制作团队。也从制作“中国达人秀”节目开始,拥有了制作了一流的真人秀节目的能力,到现在这个时间点上,节目模式就只是提供创意而已。
“全世界各地有各种各样盲选的节目,有些是转椅子的,像the voice这样,有些是导师从地下升起来的,有些是屏幕挡在导师面前,所有的模式本身,最根本的是怎么样把你眼睛遮起来这一点。”
四年之间,灿星从一支十三个人的队伍,迅速壮大到了四五百人的制作团队。
模式是壳,核心是人
“审美疲劳,大家看转椅子已经看了四年。即便是今年我们继续去购买这个模式的话,我们也考虑在什么地方做一些修正和改变,正好遇到这个契机,我们就决定放开手脚,去做一档全新模式的节目。”
确定无法再获得国外版权后,灿星决定原创一档音乐节目,彻底颠覆原来“中国好声音”的模式。
在启用了全新的比赛制度之外,灿星导演组头脑风暴出了导师战车的模式,请来迪士尼的制作团队打造了战车,与之相关的灯光、舞美、摄像,也需全部重新设计布置。“我们做了千百次的测试,最大成本之一,也在于试错。”
但就像认为,不是叫“中国好声音”这个名字的节目就一定会红一样,陆伟也认为,观众不会因为技术上的设计,一定要去收看一个节目。
陆伟看到,国际上大热的真人秀节目,几乎都已经来到了中国,其中成功的寥寥可数。大多数失败的原因,是在舞台上塑造的形象,无法走入观众心里。
“所有的节目模式只是一个壳,真正能决定这个节目成功与否的是当中的人。所以每一季节目,我们是依靠这些学员所体现的歌唱的天赋,他们声音的感染力,和他们人格的魅力去征服观众。”
制作“中国好声音”的每一个导演,平均要接触成百上千的选手,其中可能只有十几个人能够被邀请到上海来进行试音,最终只有一两个人才能站在舞台上演出。
“我们则要为这些怀揣音乐梦想的学员,让他们找到生命中最适合他们的歌曲,在舞台上演唱,这个演唱如果能够打动中国最一流的四位导师,也一定能打动台下千千万万的观众。”
对灿星而言,这些“有感染力的人”,是“中国好声音”取得成功的核心,也是“中国新歌声”能否成功的关键。但这并不属于模式的内容。
版权之争已让灿星被动上了数次头条,有评论在等着看节目离开外国人到底行不行,有人“追剧到第五季,等着没见过的素人学员扔一脸惊喜。”灿星也在等着看,节目播出后,这原创的“新歌声”一战,能否打赢。
责任编辑:杨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好声音,灿星,原创,歌手,版权,田明

继续阅读

评论(22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