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超级高铁创始人:中国更需要超级高铁,已在研究可能路线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包雨朦

2016-07-17 07: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超级高铁车站示意图
速度可以快过飞机的超级高铁,似乎越来越成为一个可以商用的技术,现在他们正在寻求一个可以为他们提供试验机会的地方政府。
近日,在位于美国洛杉矶的办公室,超级高铁运输技术公司(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简称HTT)联合创始人彼鲍伯·格瑞斯塔(Bibop Gresta),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专访。格瑞斯塔说,他们正在与中国的多个城市讨论,一起建造超级高铁的计划。
同时兼任HTT主席和首席运营官(COO)职务的格瑞斯塔,上月末曾来中国考察,与地方政府官员和专家商谈超级高铁在中国落地实施的可能。格瑞斯塔的此次中国之行,行程覆盖了北京、上海、深圳、成都4个城市。在此之前,格瑞斯塔还曾到全球11个国家进行过考察。
我们是希望能在中国建立一个研究和设计中心,北京、上海、成都都是可能的候选城市。”格瑞斯塔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中国拥有合适的(人口)密度,需要这样的基础设施,“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需要超级高铁,那么这个国家就是中国。
据他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对此也非常感兴趣,他们也正在研究几种可能的路线。
超级高铁又被称为胶囊列车,它的概念最早由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提出。马斯克的设想是,在一个完全真空的管道中,像发射炮弹一样将车厢以超音速的速度发射至目的地,在行进过程中车舱会全程悬浮在管道中,时速超过1200公里。
目前全球已有两家创业公司在实践马斯克的设想,HTT是其中之一。另一家名为Hyperloop one的公司,同样有意将超级高铁引入中国。
HTT宣称,该公司的技术可以在真空管道中,以750英里/小时(约合1207公里/小时)的速度,运送乘客和货物。通过这套系统,从北京到上海的时间将缩短至30分钟。
目前,HTT公司在加州的5英里测试轨道已经破土动工,公司表示最快在2018年,超级高铁可以迎来它的第一批乘客。
下为本次对话实录:
超级高铁运输技术公司联合创始人、COO兼主席彼鲍伯·格瑞斯塔
【如何实现稳定真空】
澎湃新闻:
研发超级高铁面临的技术难题是什么?
格瑞斯塔:最大的挑战是这项技术现在还不存在,对我们来说乘客的体验是最重要的。我们开发出了一种较为安全的系统,主要的难题包括如何从管道里疏散乘客,如何对管道抽真空,如何刹车以及如何保证环境安全。
澎湃新闻此前有科学家质疑超级高铁原理,认为很难保证管道内的气压稳定,你们的技术是怎么实现的?
格瑞斯塔:其实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说是比较简单的,因为我们使用了一家真空泵发明公司的技术。他们建造的产品是一种与超级高铁非常相近的东西。该技术已经被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在瑞士的粒子加速器运用。所以他们的专业知识也可以为超级高铁所用。CERN使用的是10-10帕斯卡的压力,超级高铁所需要的压力比它少3倍,所以我们在技术上的要求更容易实现。
【票价不会贵甚至免费】
澎湃新闻超级高铁的平均造价是怎样的?
格瑞斯塔:严谨地说,讨论造价问题必须先确定这条超级高铁的线路在哪里?但从平均成本上说,每英里的造价在2500-3500万美元。具体的价格取决于线路的具体位置和边界。如果以我们正在加州建造的第一条轨道为例,这是一个特别的项目,因为它是我们所有工程的原型。目前我们正在建设的不仅是这个原型,还包括了研究和设计中心。所以目前它的造价大约是3000万美元每英里。但我们已经要超出原有的预算,在这个系统中有许多冗余的花费,因为我们要全天测试该系统。
澎湃新闻在这个成本的基础上,一趟行程的票价会是多少呢?一般的乘客可以负担吗?
格瑞斯塔:未来从洛杉矶到旧金山的票价大约在20-30美元。我们还在和爱荷华大学讨论建立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在这个模式中不要车票。我们打算在行程中建立一种基于大数据分析的广告模式,它可以帮助我们赚钱,从而取代向乘客收费。我已经预见到,在将来,车票只会成为调节交通的一种方式,它可能会有时免费,有时很贵。
从北京到上海只要1个小时
澎湃新闻超级高铁成为现实并普及所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格瑞斯塔: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监管问题,我们去每个国家都需要适应不同的当地政策。它不是飞机、不是火车、也不是汽车,超级高铁就是超级高铁,它是新的事物,所以我们需要特殊的规定,允许对它进行启动和运行。通常政策因素会决定我们签不签这笔交易。如果在政策上更容易实现也会加速超级高铁的发展。
澎湃新闻超级高铁成真以后将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呢?
格瑞斯塔:超级高铁对于交通出行是一个很大的突破。想象一下,未来你从北京到上海只要1个小时。那么你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呢?你完全可以住在北京,但在上海工作,反之亦然。此外,它也将打破传统的货运行业。现在的货物运输方式效率非常低,超级高铁能够更好地解决及时交付的问题,尤其是对那些对时间敏感的货物,比如器官、新鲜的食物、以及任何需要在低温状态下保存的东西。所以超级高铁不仅意味着更快了,也意味着更高的效率。另一个方面,现在所有的航空运输都很费钱,而每一条高速铁路都需要国家的补贴,但超级高铁是不用考虑这些的,所以它对GDP以及国家发展也是一个巨大的推动。
【比乘飞机更舒适】

澎湃新闻既然超级高铁的速度这么快,怎么保证它的安全性?还有乘客的舒适度?
格瑞斯塔:事实上,人们乘坐超级高铁的感觉和乘坐飞机一样。我们的轨道设计是最大1G的水平加速度和0.5G的横向加速度。这是什么意思?G是衡量人们感受到的力度大小的单位,它代表了你在水平和横向方向上受到的推力。小于1G意味着它比飞机的乘坐体验更舒适。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个独特的设计,就是用屏幕取代了窗户,乘客依然可以眺望窗外,但不是真正的窗外,而是屏幕上展现的仿真画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甚至会运用到AR(增强现实)以及眼球追踪这样的技术。但这不仅仅是一个很酷的乘客体验,同时它也可以用来区分用户和刊登广告,成为一种赚钱的方式。为什么说它更安全呢,因为轨道中的车舱是不会出轨的,而且可以标记轨道中的任何一个车舱。
澎湃新闻超级高铁对环境有什么样的特殊需求?
格瑞斯塔:超级高铁使用的是电磁动力,并且它的系统可以完全不受天气条件影响。管道本身是密封的,可以形成一个完美的环境。超级高铁既可以建在炎热的沙漠中,也可以建在冰封的大陆上,它使乘客免于受到任何天气环境或物理条件的影响。它还允许人们对舱内外的环境进行控制。
【适合中国吗】
澎湃新闻超级高铁要在全真空的管道中运行,对管道建造的要求应该很高,像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密集的国家适合建设超级高铁的线路吗?
格瑞斯塔:我们的超级高铁有一个独特的特性,因为我们设计的高压线铁塔,它的压力可以维持在30000psi(磅/平方英寸)。这是什么意思呢?意味着它可以承受自身结构3倍的重量,同时抵抗9.2级规模的地震。我们做一个计算,假设平均一个车舱可以容纳28人,事实上我们的车舱可以建得更大容纳更多的人。每30秒就可以发送一趟车,那么每个小时可以运送3400人,每天就是67000人,那么一年就是2400万人。相当于,超级高铁是洛杉矶到旧金山之间的所有航空运力的4倍。这意味着借助超级高铁你可以建立一个一年运送10亿人的交通系统。因此在这个意义上,人口众多的中国更加应该拥有超级高铁。有统计预测到2030年中国的人口会超过20亿,但城市之间的平均紧密程度会降低。可以说,超级高铁是到现在为止唯一可以支持如此高流量交通的系统。
【京沪成都候选研发中心】
澎湃新闻那你们公司有计划来中国建造超级高铁吗?会选择和中国的专家、机构合作吗?
格瑞斯塔:事实上,我们是唯一能来中国并使用超级高铁这一项目名称的公司。超级高铁(Hyperloop)是我们的品牌,我们已经将它注册为商标。我们也是第一家建立了超级高铁原型和项目的公司,在2013年我们就开始把马斯克的想法变成现实。去年还有另一家公司走了出来,他们复制了我们的名字,叫Hyperloop technologies,我们让他们改名字,所以他们现在叫Hyperloop One。当然我们很高兴有竞争对手,但前提是他们必须表现得很好。因此,他们不能来中国就是因为商标的问题。这家公司正在测试一些原型系统,这也是我们公司准备去做的。
我们非常欢迎世界上来自其他地方的力量和我们一起建造超级高铁。事实上,我们也正在与中国的多个城市进行讨论。中国政府对此也非常感兴趣,他们也正在研究几种可能的路线。目前而言,我们是希望能在中国建立一个研究和设计中心,北京、上海、成都都是可能的候选城市。因为我们同时和多个地方的政府在接洽,所以我也不知道谁会赢得这场比赛。但无论怎么样,中国需要超级高铁,以及我们非常乐意为中国提供相关技术。
【领导团队中的中国面孔】
澎湃新闻一些媒体的报道指出,现在将超级高铁从概念变为现实,在技术上还不成熟,你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格瑞斯塔:我认为我们已经通过各种测试进行了展示,比如比例、悬浮等相关的一些技术。目前我们在斯洛伐克、加州、阿布扎比建立了轨道,未来中国也是一个可以预见的国家。因为中国已经从一个只会复制模仿的阶段走向创新的阶段。中国已经在许多领域展现出了它的创造力,(交通)建设就是其中之一。中国拥有合适的密度以及需要这样的基础设施。我认为,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国家需要超级高铁,那么这个国家就是中国。
我们公司的独特之处就在于,我们在一开始组建团队的时候选择了众包的方式,并且现在已经将它越做越大。如果说要把这个星球上最具智慧的人集合到一起来解决一个难题,那么这个难题就是交通问题。我们在最初的3个月邀请了100位科学家加入我们的团队,现在已经有数量可观的专业人士加入,其中包括了来自52个国家的540名专家。其中有几个中国人在团队中担任领导职务。这就是使用众包模式而产生的一个结果。
【中国资本已介入】
澎湃新闻目前公司的融资状况如何?
格瑞斯塔:我们目前也在筹集资金的阶段,当前阶段的目标是2亿美元,之前已经通过社会众筹获得了600万资金。第一轮来自中国和印度投资人的融资刚刚结束,很快会有第二轮。所以钱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更快地走向市场,以及找到愿意建造超级高铁的政府。我也很期待看到谁会成为第一条全面超级高铁线路的拥有者。
澎湃新闻你们的竞争对手5月份进行了公开测试,你们公司也有这样的计划吗?
(背景:5月11日,HTT的竞争对手Hyperloop One进行了户外公开推进测试:在1.1秒内将一个小雪橇加速到每小时116英里的速度。)
格瑞斯塔:在最近两年我们一直在测试我们的实验室,但那是在非公开的环境下和大学的国家实验室里。为我们提供系统测试的其中一家实验室拥有十年的专业测试经验,并且已经证明了我们在悬浮和原型技术方面的能力。如果进行公开测试就会有媒体开始讨论你,这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因为人们总是认为那样会让他们更好地接受我们现在正在创造的东西。展示我们最好的时机是在我们启动和运行它的时候。其余行为都是投机,我们现在也不需要媒体。
责任编辑:包雨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超级高铁,Hyperloop,胶囊列车,格瑞斯塔,马斯克

继续阅读

评论(39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