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宠物救助中心”被指贩狗虐狗,屡遭举报还打伤执法者

澎湃新闻记者 姜丽钧 实习生 陈琼烨

2016-07-15 09: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萨摩、金毛、博美等宠物幼犬,最低领养只有几百元,收养的流浪猫狗免费赠送。”这些出现在微博、微信、贴吧等场合的宠物救助广告源于“上海宠物救助中心”——被不少动物保护公益组织称为“全上海最大的伪动保卖狗组织”。
然而,该中心却屡屡被投诉以领养宠物狗的名义,向爱狗、爱猫人士出售有瘟病的宠物,而该中心的经营者则辩称,投诉是因为同行竞争,并表示出售的幼猫幼狗只是为了给流浪猫狗筹钱。
7月1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静安区宝山路街道了解到,位于其辖区内的“上海宠物救助中心”被投诉和报警不断,因此街道相关部门已经多次上门执法。
“三天两头有人吵架报警”
位于宝山路403弄的“上海宠物救助基地”门口的场景。
2016年5月,通过微博搜索“上海宠物领养”,邵小姐找到了加V认证的“上海宠物领养网”,并根据上面提供的号码联系到了对方。“他让我加微信,加了之后发了我几个小视频,也告诉了他们的地址。”邵小姐说,“当时我问他是不是免费领养,他说是的。”
5月22日,邵小姐和朋友根据对方提供的地址“宝山路390号”前往这家宠物领养中心,到了之后发现这里其实是一家超市,电话联系之后她才知道了实际的地址。“很破旧的小屋,没有任何机构介绍和负责人介绍。”邵小姐表示,由于自己本身是从事公司资质认证方面工作的,对这方面会比较警觉,她们进去的时候,屋里已经有好几个和她们一样要领养的人。“屋子里很脏,不透风,味道很难闻。”邵小姐回忆,宠物全部关在最内侧的小房间内,堆了大概15个笼子,每个笼子都是1到3只动物。
当邵小姐提出想领养一只小猫时,一名中年男子提出要付体检费200元,而被问及去哪里体检,对方“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邵小姐表示,对方后来告诉她,体检费用包括2针三联免疫。但她自己养过猫,知道打针是要在3个月之后才能打的。之后,邵小姐以再考虑一下为由和朋友离开了。“出来之后用手机查了一下,网上很多曝光他们的。”邵小姐表示,最终她放弃了领养的想法。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大众点评网、百度贴吧等场合,都可以看到不少网民的投诉。在大众点评网上,对位于宝山路的“宠物救助领养中心”的评价,5星点评和1星点评基本各占一半。
一名叫磨磨丫的网友表示,自己花了1000多元,领了一只尾巴有缺陷的假拉布拉多,第二次去给换了一只又拉又吐的病狗。
另一名网友表示,自己在2015年11月将一只怀孕的母猫送养,还交了500元助养费,但后来工作人员一直没有按约定通报猫的情况。一个月以后,全家人执意要去接回猫咪时,发现母猫已经流产,而且满身跳蚤耳螨,颈部也受了重伤。
同时,有多名网友表示付款领回家的狗后来被查出犬瘟,还有网友表示,中心以做公益之名买卖“星期狗”,多数7天以内就会发生问题,呕吐、咳嗽、便血,甚至死亡。
还有自称“上海宠物救助领养中心”邻居的网友称:“三天两头有人过来吵架报警,你们送过来的流浪狗,他看没品种的就不收,或者当面问你要收留费,转眼就扔掉了。”
在评论中,持不同意见的网友还发生了激烈争执,互相指认对方是“托”或是“黑子”。
澎湃新闻记者还了解到,2015年11月,来自一家宠物救助组织的几位外国志愿者表示,发现这家“上海宠物救助领养中心”存在宠物交易、虐待、以爱心救助名义收取费用。当月25日,在“BFC一路有你”(上海双语动保公益组织)、“星宠”和一些爱狗人士的参与及警方的介入下,80多只小奶狗及两只成年犬被从宝山路营救出来,在12月开始接受长达一个多月的治疗和观察。
“我们是在近一半狗狗因疾病去世后,于12月11日接受了剩余47只的医疗照顾及领养事宜。”BFC的一名志愿者说,“虽然有部分狗狗不得不安乐死,但最后定点接受狗瘟治疗的13只奶狗中,有8只小奶狗挺过来了。”他表示,正规的宠物领养基本都是免费的,领养后需要签协议、回访等。虽然他们曾尝试过要起诉“上海宠物领养中心”,但警方表示证据不足。
环境杂乱,邻居提醒“别买”
大众点评网友的现场图片。
按照网络广告中的地址宝山路390号,澎湃新闻记者在宝山路宝昌路口多次寻找,确实没有找到该中心。最后在路人的指点下,才发现在对面的宝山路403弄三宝浴室的招牌左侧,有一小块自制的红色广告牌,提示:宠物公益领养所,走进403弄内20米(72号)。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宝山路403弄又名宝山里,是一条老弄堂,环境杂乱。走进弄内,很容易就可以找到72号,但门窗紧闭,木头的栅栏空隙内都钉上了木条,只有上方两个满是油腻的排风扇还在高速旋转。而在窗户下面的路边,一个宠物笼里躺着一条脏兮兮的金毛犬,双目无神,连头也抬不起来,只能趴在笼内。
在72号的大门上,非常醒目的红色提示板写着“禁止触摸宠物、禁止拍照”,下面则写着:“被领养的狗狗不能保证肯定不生病,若被领养后一周内有犬瘟细小病发生,将免费为狗狗看病,若不幸夭折,我们会安排其主人再送条类似狗狗。”同时,还有一篇长长的文章,以一种近乎争辩的口气回应着网络上的各种指责。
而澎湃新闻记者在门口逗留的十分钟时间里,至少有三位小区居民在经过时向记者使眼色,小声说道:“你们要买狗吗?千万不要在这里买,这里都是有瘟病的狗。”一位附近的居民表示,72号经常有警察接110出警,一般都是因为买了病狗而在这里争吵的。而据他观察,除了一些不明真相的市民交钱,将自家的宠物狗放在此处送养,其余有相当一部分狗可能是狗贩不要的病狗,放在这里转手出售。
目前经营已转入地下
大众点评网友称,送养的宠物猫一个月后受重伤。
他们就是打着宠物收养的幌子,在贩卖有病的狗,纠纷不断,有时候甚至一天打110报警的电话要有个十个八个。”说起宝山路403弄内的这个“救助中心”,宝山路街道存仁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张谦表示非常头疼。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很多前来买狗的市民遇到同样的情况,狗领回家没多久就死了,于是就上门来理论,甚至发生打架等事件。同时,周边的邻居意见也很大,因为这间房子散发出很大的臭味,而且经常将各种狗笼放在弄内的通道上。
“现在,那里一般都处于没人的状态,要买狗的人打电话联系时,他就跟你约地方交易,而不在弄堂内交易。”张谦表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街道、派出所、城管等部门已经多次上门,甚至不得不采取破门的方式,拆除门口私自安装的摄像头,将其中所有的狗笼没收。其间,甚至发生了执法人员被打伤的情况,责任人员也被处以拘留。
据张谦了解的情况,“救助中心”是向小区居民租了此处房子,已经有至少一年的时间。租户东北口音,现在有两个人在管理,但是房屋内已经很少放有狗,具体存放狗的位置可能是虹口区的某处。“你看,我们刚接到居民投诉,说他们把一条快死的狗放在门口,我们马上还要去处理。”张谦说道, “我们现在上门,他就说我是爱心收留猫狗,法律上有什么不允许?”
澎湃新闻记者从宝山路街道了解的情况,与张谦的描述基本一致。街道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在接到投诉后,执法部门是按照跨门经营、影响邻里生活的相关法规进行管理的,但现在租户将犬只搬离,具体经营场所隐蔽到其他地区,街道相关部门即使接到投诉,也拿不到证据,没有执法依据。“如果是个别买主,因为买回去的狗死了而上门发生争执,公安和社区也只能进行协调。”街道工作人员无奈地表示。
就是以前的“东方狗典”?
“上海宠物救助基地”门口,一条宠物犬奄奄一息。
澎湃新闻记者还注意到, 不少网友表示,上海宠物救助中心就是以前的“东方狗典”,而“东方狗典”曾经在2006年被媒体曝光过打着宠物救助的旗号做生意,当时位于宝山路349号。
按照网友提供的线索显示,这家现在名称为“上海宠物救助中心”的机构,曾多次变更地址,而且经常使用相近的门牌号,而在领养人到达附近后,才告知真实地址。同时,其微博、网站使用的宠物图片,也有部分被指认盗取自其他正规的领养平台。
7月14日,澎湃新闻记者按照网上的联系电话,与“上海宠物救助中心”的一名负责人取得联系。他表示,该中心收养的成年流浪猫狗肯定是免费赠送的,而家养的幼猫幼狗才是收费的,收费是为了给收养的流浪猫狗筹集费用。“这是我们运营的一个基本准则。”同时他又强调,领养的猫狗要保证肯定养活,是不可能的。对于网友的反映,他表示狗死了是可以再赔一条狗的,但很多人不愿意接受,而网上那张猫颈部受伤的照片,是因为猫本来就有严重皮肤病。
“其实,是我的竞争对手,一家宠物诊所一直在搞我。”这名负责人表示,领养中心的环境就如同记者所见,自己不是开宠物店的,是做公益的,所以没有条件花一两万块钱房租去租赁一个宽敞的场所。对于“救助中心”的犬只是否犬瘟发生的几率比较高,他表示是因为该中心的“出货量大”。“我们一个月要送出去几百条狗,是全上海最多的。”他表示,实际犬瘟的发病率在5%左右,并不算高。
7月14日下午,宝山路403弄内那条奄奄一息的宠物犬已经被城管拉走,这名负责人表示:“正好,我也没有钱再给它看病了。”而对于其他猫狗为什么没有放置在宝山路的地址,他明确表示是怕被城管查抄。而当澎湃新闻记者询问,“救助中心”是否在别处为这些宠物猫狗提供了住所,记者能否前往看一看,以便证实“中心”的公益性质时,这名负责人表示,一部分狗给周围的老乡帮忙养,还有养不下的才会放在“救助中心”,但肯定不会让外人去看。“因为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我不需要澄清什么。”这名负责人强调。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宠物救助,虐待动物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