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学冬:啊,我也是当红小鲜肉吗?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6-07-16 17: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近大热的电视剧《解密》,连续多日登顶全国同时间段电视剧收视率第一。作为一部谍战剧,不但有演技派的老戏骨,还起用了鲜肉小花担纲主演。
为了吸引年轻观众,曾经不刷脸的谍战剧,也步入了刷脸时代,这成为业内一度热议的话题。
陈学冬在《解密》中扮演男主角“容金珍”
《解密》的男主角“容金珍”的扮演者陈学冬,成为这个话题里被多次提及的典型。
因出演电影版《小时代》而走红的陈学冬,在《解密》中扮演一个高智商低情商的数学天才,前几集里傻气执拗,又一根筋的模样,颠覆了陈学冬一向的偶像人设。其中男主角被枪声吓得差点尿裤子、找女同学帮忙洗内裤等细节,更是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虽然对于他的演技,网上评价两极,但陈学冬本人挺淡定:“一个作品被铺在大众的面前被评价,本来就什么声音都会有的。”
“容金珍”
这种淡定在陈学冬自己看来,不是性格使然,而是一种心得。“我的性格本来是那种听不得半句不好的话的人”,他这样描述自己曾经的年少气盛。然而出道几年,经历了明星必然会遭遇的各种捧与黑,他已经习惯听到不一样的声音,也能虚心去接受和反思。
成长不只是在工作方面。陈学冬自认以前不是能看文艺片的人,“看着看着能睡着那种”。然而现在,他却开始喜欢宅在家里,找各种高评分的电影来看,甚至在部分观众眼中有些枯燥的纪录片,“可能随着年龄增长,有一些沉淀之后,会更有耐心。看一遍看不懂,会回过去再看一遍,去揣摩电影中的一些细节。”
采访中,也聊起拍《解密》的感受。比如看剧本的时候一个人哭得止不住:“安能(印小天饰演)死得太快,我看他交代身后事的那场戏没有哭,是看到自己得知死讯,跑到墓地里那段戏看哭的。从小人物的内心出发,他就是单纯地知道了一个很爱他的哥哥突然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我觉得身边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开,对这个人物的成长起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我不觉得自己是鲜肉”、“很多人觉得像我的角色,那都不是我”、“好剧本烂剧本一眼就能看出来”,除了忠于自己的感受,陈学冬对自己、对很多事物的看法,也都颇为坦荡直率,耿直到让一旁的经纪人有些不安:“他这么耿直你觉得好吗?”
几分钟后,陈学冬盯着记者说:“你眼妆花了。”“哦,谢谢,我挺容易晕妆的,可能我双眼皮太深了。”听到这句“实力鬼扯”,陈学冬对记者翻了一个无声胜有声的白眼。
采访中,陈学冬一再提到,希望尝试更多可能,而不是满足于大家印象中对他的既定人设,《解密》这部谍战剧符合他对自己的期待。
【对话】
澎湃新闻:《解密》这个剧大热之后,对你演技的评价也比较两极化。有没有去了解过?
陈学冬:因为我看到的大部分还是在说我好的,所以比较没有再去看了(笑)。因为这个作品太火了,一部作品火了以后,就很难去确定一个评价的标准。一个作品被铺在大众的面前被评价,本来就什么声音都会有的。
澎湃新闻:之前有看到一个消息,《解密》的导演被问到为什么会选择你,他有说一句“陈学冬有1700多万粉丝”。
陈学冬:我觉得这个话是有被曲解,他原话也不是这样说的。粉丝这个,他可能觉得这是一个对投资方来说,需要衡量的标准。他自己是一位很认真,对作品也有要求的导演。不然他也不会拍了这么多年不怎么起用小鲜肉。他还是会通过各方面的了解,比如和我对话,看我演戏,去自己做一个评估。
澎湃新闻:是怎样一个机缘接到这个戏?感觉你会出演容金珍这个角色,确实比较出乎大家的意料。
陈学冬:这部戏是华策那边先来找我的。他们有投资过我之前出演的戏,那可能他们的领导对我有印象。找到我的时候,跟我聊了戏,然后我看了剧本就很喜欢,之后去见了导演,见了麦家老师(《解密》原著作者)。
澎湃新闻:麦家老师和你初次见面的时候怎么说?
陈学冬:他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长得太好看了。但麦家老师是一个很理性很公正的人,他不会在看到作品前去否定一个人,他只是觉得和他的想象有些不一样。其实很多小说都是这样,作者心里有一个人物形象,但作品出来之后,读者心里对人物的印象不见得和作者是一致的。小说的好处也就在于,让读者可以对人物有自己的想象,每个人心里都有他所理解的容金珍的样子。那我作为演员,看完书和剧本后,我的人物理解如果能跟导演的理解保持一致,那就应该是最理想的状态。
澎湃新闻:那你们达成一致了吗?
陈学冬:我跟导演相处得很好。我们俩很多观念啊,对戏的理解啊,都比较一致。
澎湃新闻:当时接这个戏的时候有没有犹豫过?毕竟客观讲,这个角色是挺有挑战的。
陈学冬:当时有想到过,可能对自己挑战确实比较大。有些人会跟我说,你就继续走这个路线,保持这个形象就好了。为什么要一下子去颠覆呢?因为我就是喜欢挑战。而且别人会想到你可以演这样的角色,给你机会去尝试,这是很难得的。那我就去试好了,我也还年轻。可能我演到30岁、40岁,还是只演某类角色的话,我是会不甘心的。
澎湃新闻:在你现在这个年龄,就开始考虑转型了吗?
陈学冬:我完全没有想转型,只是满足自己想演戏的欲望啊(笑)。作为一个演员,是不分年龄的,演18岁到70岁的角色都是可能的,你不能抹杀掉自己的这种可能性。
澎湃新闻:所以这个角色对你来说,是否会拥有比以前某些角色不一样的意义?
陈学冬:我过去演的很多戏,都对我来说,有些“不一样”。只是那时候有些角色的那种“不一样”,比较内敛。不像这部戏的“不一样”那么明显。
澎湃新闻:能举个例子吗?周崇光这种角色应该不算很不一样吧?
陈学冬:其实说实话,很多别人觉得和我本人像的角色,其实并不像我。那些都不是我,都是我演出来的形象。当然每个角色肯定和我会有相似的地方,但他们不是我。如果我有一天只演像自己的角色,那我的演员生涯也结束了。
澎湃新闻:那也会有演任何角色都有自己的气质,并且很有魅力的演员啊?
陈学冬:这可能是他们演了很多角色后,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发现自己适合演这样的人。但是我觉得我没必要现在就把自己固定在某个框架里,而应该去尝试更多可能性。
澎湃新闻:容金珍这个角色,高智商低情商,有的时候很怂。但到后面的剧情,人物的变化挺大的。这种反差是你被这个剧本吸引的原因之一吗?
陈学冬:对。看到十几集的时候,大家会发现容金珍开始有担当了。这个戏到后面,容金珍这个人物从方方面面都会有很多成长,和前几集会完全不一样。这个人变得很成熟,很铁血,是有谋略有策略,也不失情怀的一个英雄形象。
“容金珍”
澎湃新闻:但比较有意思的是,其实许多剧评人不见得看完了整部剧,比如可能看了前十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因此对作品,或者对你的演技有一些负面的评价,你会委屈吗?
陈学冬:我觉得,如果一部剧前十集就把观众想看的东西演完了,那这部剧就播十集算了。这类人群的存在是非常合理的,因为大家都有很多事要忙,不可能为了你这一部剧把自己全部时间搭进去。那作品,不管电视剧还是电影,它总归是为观众制作的。我觉得,如果很多普通观众看这部作品,看得有笑有泪,那就足够了。
澎湃新闻:那你个人更在乎普通观众反应,对于剧评人的反应其实没有那么在意?
陈学冬:我觉得有一部分人会因为一些人的评价受到影响,但肯定不是说剧评人。因为剧评人他们有些观点我觉得还是挺正确的。电视剧这么长,那如果只看到前面,没有看到后面的转折,只看到这个人物某一个阶段,那作出的评价有一些局限是很正常的。我觉得会有一些遗憾吧,但对我来说不是打击,也不是压力。
澎湃新闻:其实对于不好的评价,你是完全接受的?
陈学冬:好多人问我这个问题(笑)。如果不接受又能怎样呢?
澎湃新闻:是你性格本来就对于这些比较淡然,还是经历得多了后,就磨炼得坦然了呢?
陈学冬:我的性格本来是那种听不得半句不好的话的人(笑)。但是在拍了这么多戏后,我发现,不好的话对我没有影响。我觉得一个艺人只要你三观正,不触犯法律,不触及道德底线,你做的所有事是为了作品,那你收到各种评价的时候,都是该庆幸的,都是正常的。对我来说,做人这块,我坚信自己做得还是蛮好的(笑)。所以其他东西,我可以用努力,靠作品的积累,去慢慢达到。
陈学冬微博截图
澎湃新闻:这部戏里cp挺多。你自己觉得和谁的cp最好玩?
陈学冬:对,好多。我最喜欢的角色是安能和赵琪荣(经超饰演)。看剧本的时候我哭死了,就是因为他们俩。我真的是哭得飞起。在实际拍摄的时候也根本不需要酝酿情绪,只要想想最初看剧本的心情,一下感觉就有了。
澎湃新闻:《是,尚先生》里,你的角色算是比较延续大家对你比较熟知的人物形象?时尚,毒舌,傲娇?
陈学冬:这部剧的路程比较坎坷,是我前老板找到我希望我去演。然后我当时看剧本,觉得和我之前演的角色有点类似,所以就推了。但推了好几次,后来还是就演吧。我就只能做到自己演员这部分不掉链子,其他部分我也不会去插手。因为我是演员,不是导演,不是制片,不是投资方,我就做好自己这一块就可以了。这部剧可能是有一些遗憾,主要是因为时间,拍得很赶,后期也赶,这个没办法。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应该会更好。
陈学冬和欧阳娜娜
澎湃新闻:你在这部戏里有很多睡衣的造型,红色仙鹤啊,华丽的印花啊。
陈学冬:那个是剧组制作的。其实吧,这种睡袍穿着不是很舒服,因为很容易走光,而且上半身是蛮保暖,但是下半身会凉凉的(笑),然后(睡衣)晃来晃去会打到东西。我平时在家会穿背心短裤,比较自在。
澎湃新闻:现在对自己有没有一个未来的计划?作为一个演员走下去?
陈学冬:就现在这个工作能带给我快乐,能填满我的时间,我是个特别怕无聊,特别怕没有事情做的人,感觉等于像是自己没有价值。很多人会说你怎么接完那个戏后,又接一个好像很类似的戏呢?因为没有戏找我啊,找我的其他戏都不行啊,这个戏比较保险啊。因为你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你现在还没有到那个高度的时候,你去接某一类戏是很冒险的。
比如我如果在《小时代》后就接了《解密》,可能比现在更多的人会烦你,因为大家觉得你不可能做到。但是演了几年,有一些别的作品积累了,或许大家会对你多一些尝试的心态,“诶,你也演了几年了,可能能做好这样的戏”。那如果十年后,我演了一百部作品,你再演这样的角色,人家可能就不会觉得奇怪了。但是我等不到十年后,我十年后在哪我都不知道。如果你要我等一个好作品,我当然会等,但中间我不能空着吧?不演戏怎么办,在家待着吗?我喜欢演戏,喜欢工作,在家呆着多无聊。
陈学冬微博截图
澎湃新闻:不想闲着无聊所以演戏,真是很朴实的说法……
陈学冬:不想闲着大概还是能说明我有上进心吧(笑)。有时候夸自己要含蓄,你自己感受一下我话里的内涵。
澎湃新闻:有没有可能哪天有其他更感兴趣的事,就不拍戏了,玩儿点别的?
陈学冬:也有可能啊,人生是充满变数的。说不定哪天我想专心做专辑,那我就一年不拍戏,做张专辑出来。
澎湃新闻:那平时不工作时,会做点什么?
陈学冬:在家躺着。
澎湃新闻:葛优(纪春生)那种吗?
陈学冬:差不多那个样子。就看看电视,真的好、无、聊。
陈学冬微博截图
澎湃新闻:对于大家说你“流量担当”这种说法怎么看?
陈学冬:流量是什么?每个月手机流量吗?
澎湃新闻:就业界有种说法,现在当红小鲜肉,承担了视频网站大部分流量和点击率嘛。
陈学冬:啊,我也是(当红小鲜肉)吗?我应该不是吧。我的戏好多都卖不大出去(笑)。
(此时经纪人的表情记者已不忍去看)。
责任编辑:徐崚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学冬,《解密》

相关推荐

评论(18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