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汛期南方溃堤时有出现,小堤普遍年久失修隐患密集

郭远明 吴锺昊/《瞭望》

2016-07-16 19: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 “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南方地区小圩堤年久失修,隐患密集,险情频发
◆ 如今圩堤内人口翻倍,大量新建筑坐落其中,企业和商业设施更趋增多,小圩堤决口也可能引发大灾害

当前,我国南方地区正处于汛期,洪水来势汹汹,大量密集的小圩堤正接受考验,决口溃堤时有出现。《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发现,南方地区万亩及以下小圩堤普遍缺乏管护,“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年久失修,隐患密集。
根据长江防总最新统计数据,6月30日以来,长江干堤发生管涌等险情15处,洞庭湖、鄱阳湖湖区堤防发生险情482处,其他堤防发生险情1352处。至7月7日,超过1万公里的堤防承受超警戒水位。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小圩堤保护范围内人口增加,生产生活设施增多,“小圩堤溃决产生大灾害”的现象不容忽视。采访中,一些水利专家和基层干部指出,当前要重视小圩堤的安全度汛,及时排查隐患,落实临时除险;从长期考虑,要明确小圩堤的管护责任主体,配套管护资金,并根据人口和实际保护范围变化对小圩堤防护标准进行动态评定。
图为6月22日,江西鄱阳县向阳圩滨田河堤段溃口。 视觉中国 资料
小圩堤决口能致大灾害
江西省入汛后降雨量较往年异常偏多。尤其进入6月以来,鄱阳湖水位持续上涨并超警,湖区防汛压力不断加大。6月20日19时20分,位于鄱阳县境内的古县渡镇向阳圩滨田河段出现六七十米宽的决口,一时间,堤内1.03万亩良田顿成泽国,上万人被迫转移。
险情发生后,《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古县渡镇郑家村看到,整个村庄因向阳圩决口受淹严重。村民黄金枝告诉记者,她承包的50多亩早稻和晚稻绝收。“靠国家粮食优惠政策,家里有了积蓄,今年这场决口大水冲掉了全家半年的希望。”
时间进入到7月份,受强降雨影响,湖北、安徽、江苏等地许多中小河流发生超标准、超警戒洪水及溃堤溃坝情况。
7月1日起,武汉市新洲区举水河及其支流发生多处溃口,凤凰镇和三店镇的20多个村庄受灾,大面积稻田、多处农舍被洪水淹没,上万群众被洪水围困。其中,此次溃口的陶家河堤段属于一段民堤,由围垦的民垸内居民自行修建,达不到举水河正常的堤防标准,在上游洪水、本地暴雨和长江江水顶托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发生了溃口。
7月4日凌晨0时许,安徽省南陵县西七圩堤坝出现溃口,致周边十几个村落近五千人受灾,7800亩圩区陷入“汪洋”。同日,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指前镇千亩以下圩堤全线漫堤,后渎圩、芦溪圩、温草圩破圩,芦溪排涝站倒塌……
“小圩堤出险已能致大灾害。”采访中,部分地方干部告诉记者,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小圩堤里人少,建筑少,现在圩堤内人口翻倍,大量新建筑坐落其中,企业和商业设施更趋增多,小圩堤一旦决口引发的灾害损失将越来越重。
“中小河流沿岸分布有大量农田,部分地区是我国粮食主产区,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要求来看,也迫切需要加快中小河流治理。”曾有水利部官员指出,随着农村建设深入推进,中小河流沿岸农村基础设施更加完善,农民持续增收,财富显著增加,但广大城镇和农村地区的防洪问题仍然十分突出。
“要钱没钱,要人没人”
我国是世界上河流最多的国家之一,流域面积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约5万条。其中,流域面积在200~3000平方公里且有防洪治理任务的中小河流有8600多条。
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一直高度重视防洪建设,特别是1998年以来,国家加大水利投入,长江、黄河、淮河等大江大河干流堤防建设明显加快,三峡、小浪底等一批控制性工程建成使用,开展了大规模大中型和重点小型水库除险加固,主要江河防洪能力显著提高,基本形成了大江大河干流防洪减灾体系。
但与大江大河干流相比,江河主要支流和众多中小河流治理滞后,防洪标准较低,与经济社会发展要求还有很大差距。根据我国“十三五”时期防汛抗旱工作的主要目标,经治理的中小河流重要河段防洪标准要达到10~20年一遇。
但在南方地区,中小河流及湖泊星罗棋布,要对其流域内的中小堤防进行大规模综合治理,在财力、物力、人力上将都绝非易事。
以鄱阳县所在的鄱阳湖区为例,经过多年来国家持续的建设投入,鄱阳湖区保护面积10万亩以上的12座重点圩堤和二期建设的15座重点圩堤抗洪能力有了明显提高。但一些未经处理的小圩堤仍存在诸多险工险段,隐患依旧,建后管护成为鄱阳湖区圩堤老大难问题。
古县渡镇人大主席陈贵主告诉本刊记者,镇里有10座中小圩堤,其中万亩以上圩堤有2座,总长近45公里,是圩堤比较多的乡镇。他说,当前堤坝管护是基层的大难题,“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圩堤按照“谁受益谁管护”的原则归口村里管理,但平时村集体没有经济收入,管护资金无从谈起。镇里的小圩堤有点小项目资金就简单加高加宽一下,“都没有达到应有的设计标准。”
古县渡镇干部告诉记者,发生溃口的向阳圩在1995年至1999年先后发生数次溃堤。1998年,镇里10座圩堤溃倒了9座。古县渡镇张坽村小学退休教师吴喜保告诉记者,最严重的的一次溃堤大水浸没到二楼,“躲都没地方”。
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程晓陶指出,中小河流堤防、一般圩堤防洪标准一般较低,且多为土堤,遇超标准洪水,易于出险、漫溃。此外,由于农村青壮劳力进城务工,传统集体冬修、春修水利制度取消,因此中小河流失守在所难免。
程晓陶还表示,1998年后迅猛的城镇化进程,挤占河湖,扰乱水系,基础设施欠账太多。目前南方已进入主汛期,可预见极端洪水发生的概率很大,但何时何地何类何等规模,有很大不确定性,需要高度警惕。
6月24日,江西省上饶市,向阳圩决口封堵顺利合龙。
双管齐下确保安全
6月24日,历时47小时后,鄱阳县向阳圩决口封堵顺利合龙。“从向阳圩决口险情处置来看,灾害应急预警机制发挥了比较明显的作用。”国家防总工作组组长、长江水利委员会设计院副院长谢向荣说。
6月18日20时至19日20时,鄱阳县普降暴雨,全县平均降雨量177.8毫米,一天降雨量相当于全年降雨量的十分之一。20日,昌江流域洪水暴涨,渡峰坑站、凰岗站、古县渡站洪峰水位均超警2~5米。
6月18日,国家防总发布南方暴雨预警,启动防汛四级应急响应。随后,江西省、市、县三级召开防汛会商会,要求各级政府立刻组织人员全面排查隐患,发现险情立即抢险。上饶市水利局局长苏章锦介绍,鄱阳县19日10时启动防汛应急二级响应,并按照要求有序转移群众。
“孤寡老人和行动不便的群众要提前转移出来,其他人当天晚上必须住在二楼以上。”古县渡镇张家坽村村支书张凤祥说,当天他和其他村干部敲着铜锣挨家挨户通知村民。
谢向荣介绍,事实上,在向阳圩滨田河段发生决口前,巡堤人员在鄱阳县中洲圩、碗子圩等堤防已经发现大量泡泉、管涌险情。武警水电二总队大量兵力20日早上赶到了鄱阳县,与当地村民一道抢险。
国家防总工作组专家、长江水利委员会防汛抗旱办公室综合处处长黄奇认为,目前,在中小河流防洪工程措施相对滞后的情况下,进一步完善灾害应急预警机制是应对极端气候、减少人员伤亡、降低经济损失最有效的措施之一。
但各地的灾害应急预警机制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比如现在水利、气象、国土各自都有预警系统,但没有整合。地方政府可以在信息共享,资源整合上再多做一些工作。”谢向荣说。此外,由于留在农村的青壮年劳动力较少,当下巡堤查险等工作主要依靠基层党员干部,基层要运用多种激励举措,尽最大可能动员群众参与防汛,以便在更大洪水到来前,能够及时发现险情。
但从长远来说,小圩堤的日常管护是保证安全度汛的根本之策。
江西省水利厅副厅长吴义泉介绍,这些中小圩堤分散且数量多,投入大量资金集中整治难度极大。而在极端天气显著增多背景下,局地强降雨引发的中小河流洪水近些年越来越频繁。为落实管护主体,江西省正按照固定资产登记方式,确定土地构筑物的管理归属,最终落实部分圩堤的管护主体责任;江西省也计划安排数千万元,对小圩堤进行部分除险加固。
此外有专家指出,各地还要建立中小河流治理项目长效运行机制,确保工程建得起、管得好、长受益。目前,一些地方采取了许多行之有效的管理方式,比如,浙江省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明确乡镇政府为小河流治理工程管理责任主体,并将责任落实到乡镇水利员;江苏、江西等省对中小河流管理实行“河长制”,将管理维护责任落实到人。
“小圩堤频繁决口,灾害越来越重,影响越来越大。”江西省水利厅建管处负责人认为,要根据人口和保护范围的变化,对小圩堤建立动态评定标准。对于人口和保护范围增加的圩堤,要综合评估其重要性,有条件的地区可以加大建设管护投入力度,尽量减轻圩堤内群众生命财产损失。
责任编辑:宋蒋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防汛,抗洪,长江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