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孕妇探亲路上失联,大巴监控视频丢失售票员称没少人

田雪皎/华西都市报

2016-07-17 08: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华西都市报7月17日消息,7月13日,27岁的黄晓翠从成都茶店子上车。正常情况下,约4小时后,她将到达230公里外的安岳老家。但到7月16日,在四川安岳等候的小姨罗晓艳,仍然没有接到侄女晓翠,其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黄晓翠失踪前的自拍照。
7月15日开始,父亲杨付军开始查找女儿晓翠的下落。从客运公司调取的大巴车载监控视频,没有发现女儿的身影。7月16日上午11时许,他又从成都茶店子车站调取监控视频,看到了女儿登车的身影。
但是,女儿登车后,为何消失在车载视频中?杨付军一头雾水。他掌握的视频中,缺失了一个小时的记录,是不是这期间发生了变故?目前,安岳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7月13日路途中黄晓翠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小时监控缺失
14:15 大巴车从茶店子车站出发
14:22 母亲收到黄晓翠微信
15:07 母亲再次收到黄晓翠微信
15:18 成都三环路上高速的途中
15: 40 从简阳石桥下高速上318国道
不详 到达乐至(在乐至县城附近童家镇停车一次)
17:00 母亲接到黄晓翠电话
17:20 与家人最后一次通话
不详 大巴车到达安岳鸳大镇
不到18:00大巴车到达安岳县城
不详 大巴车到达安岳姚市镇
离奇失联
最后一次通话中称“晕车”

7月13日,怀孕3个月的黄晓翠准备回安岳产检。当天中午,丈夫冯晨把她送上犀浦地铁站,然后她独自前往茶店子车站乘车。
黄晓翠在朋友圈发布的车票图,显示从“茶店子”到“鸳大”,发车时间为14:15。
7月13日下午2时21分,黄晓翠在朋友圈发动态:“大安岳的伞把菇、米卷,我回去吃你们了,你们等到我。”文字下面配的一张车票图显示,大巴车从成都茶店子到安岳鸳大,发车时间为14:15。
下午2点22分,黄晓翠的妈妈黄世琼收到女儿的微信,说成都到安岳的票价降了是真的。下午3点07分,黄世琼又接到女儿的微信:“妈妈!我没有带钥匙拿啥子开门。”
“我没有看到最后这条微信,没有回她。”黄世琼说,下午5点左右,女儿打电话给她,说没带钥匙不能回家,她让女儿去小姨罗晓艳家。
下午5点20分左右,罗晓艳拨打侄女的电话无人接听,又拨打了一次。“她接了电话,声音很小,问她到了哪里,我好准备晚饭,她说还在乐至县,因为晕车很难受。”罗晓艳说,之后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她又“喂”了几次,没有回应,她便挂了电话。
从黄晓翠的微信记录可以看到,7月13日下午4时55分,她仍在和朋友留言互动。
“通话时间是30秒,我知道她以前晕车都不愿意接电话。”罗晓艳说,她再没打扰侄女,直到晚上7点,推测侄女应该到安岳县城了,她再次拨打电话,但已经关机。一直到晚上9时许,还是关机。后来,罗晓艳找到了客车司机的电话,打过去之后司机告诉她,大巴车下午不到6点就到安岳县城了。
罗晓艳赶紧打给晓翠的母亲,“姐姐说晓翠前一晚没给手机充电,可能是手机没电了。”罗晓艳说,姐姐让她不用担心,晓翠可能跟同学去耍了。
晚11点,她再次打给姐姐黄世琼,黄世琼让她先休息。“一晚上没睡踏实,直到14号早上,她也没回来。”罗晓艳说,这时,家人才感觉晓翠可能出了事。
从黄晓翠的QQ空间可以看到,截至7月13日下午4时55分,她都在和朋友留言互动。“后面她的微信和QQ都没有更新了,留言也不回复。”罗晓艳说。
视频缺失
客车监控未发现踪影

7月14日,黄晓翠的父亲杨付军去了成都茶店子车站,经过查询,车站确认当天晓翠乘坐的班车并没有人退票。随后,杨付军和女婿冯晨赶回安岳。因为他们未报警,没能从客运站调取到大巴车的监控视频。
7月15日早上,在安岳县北坝派出所报警后,他们赶往安岳县客运总站调取监控,遭到了客运站的拒绝,“说这辆大巴车不归他们客运站管。”
实际上,这辆大巴车从茶店子出发后,最终抵达的是安岳县姚市镇。他们随后从该大巴车挂靠的公司,调取了大巴的车载监控。
“车上就20多个人,没有我老婆的身影。”冯晨说,而且大巴车上的监控只有下午3点18分以后一直到安岳姚市镇的,“到终点站后,车上人都下完了,确实没有她,但成都到乐至的监控却消失了。”
杨付军说,3点18分的视频,外部环境好像是在高速上,因为视频并不清晰,他不敢确定。“公司说可能是没有启用,前面的视频是空白。”
随后,华西都市报记者拨打客运公司的值班电话,均无人接听。
7月15日下午,黄晓翠的家人开始在网上发布寻人启事,并寻找和黄晓翠一起坐车的乘客。“目前仍没有任何进展,今天又在茶店子车站查看监控。”杨付军说,车站的外部监控显示,女儿登上了大巴车,中途并没有下过车,“下午2点15分,随车出了站。”
黄晓翠照片。
家属说法
她不会不告而别,也无家庭矛盾

小姨罗晓艳带过黄晓翠,“我们就像母女一样,她平时并不是经常出去耍的人,她出去一定会告诉家人。”她告诉记者,晓翠和老公之前一直在北京上班,今年刚刚从北京回来,然后在成都父亲的厂里帮忙。母亲黄世琼也说,女儿之前并未跟家人发生矛盾,和老公的关系也很好,现在已经有两个小孩,大的孩子已经5岁。
冯晨说,两人结婚多年关系一直很好,很少争吵,因为岳父厂里业务太忙,这次晓翠便独自一人回安岳。
售票员说
中途只停过一处,车上并未少人

16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多次与当班的大客车售票员联系,对方表示因为没有记乘客的脸,所以不敢确认黄晓翠是不是上了他们的车。
售票员称,他们的客车下午2时15分准时从成都茶店子车站出发。“当时车上没有坐满,只有20个人。”当天下午3点18分,他们应该正在成都三环路上高速的途中,3点40分从简阳石桥出口下高速,然后走318国道前往乐至。
“中途就在乐至县城附近的童家镇停过车,但不记得时间。”售票员称,当时只是在路边上厕所,并没有上新的乘客,“上车清点人数没有少人。”
售票员回忆说,在乐至停车后,大巴车一直开往安岳县客运总站,中间并未停车上下客,“安岳总站没有进站,就在外面坝子停车下客,下了10多个,有几个20多岁的妹子,最后只有3个人一起到了姚市镇才下。”
“13号晚上,跟我们联系说人不见了,我就让他们马上报警,去调监控。”售票员说。
疑团
大巴车监控视频为何缺失?

下午3点18分之前的视频到底去哪儿了?据售票员的说法,大巴车上的监控应该从发车就正常运行,家属调的监控没有发现黄晓翠,也有可能是调错了大巴车视频。然而,警方的调查却证实了该段视频缺失。
16日上午,安岳县北坝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他们15日接到家人报警后,已经在对此事进行调查。从车票上的线路看,黄晓翠乘坐的大巴车从茶店子开往安岳姚市镇,中途不会经过安岳县城,但会经过安岳鸳大镇。“不知道是不是下了车,转到其他车上。”
16日晚,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安岳县公安局一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在接到黄晓翠家人报警后,警方配合家属前往大巴车所属公司调取了监控视频。从大巴车上监控视频中,确实未发现黄晓翠。
该工作人员也证实,客车视频确有缺失。“说没录上是因为没通电,具体原因还不清楚。”该工作人员说,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孕妇失踪,监控视频

继续阅读

评论(21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