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在无资质特训学校戒酒两日后死亡,湖南警方检方介入调查

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魏凡

2016-07-17 16: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19日,父亲节那天,57岁的段文浩失去了29岁的独子段林吟。
两天前,段林吟从贵州家中,被送到湖南宁乡崇尚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崇尚教育”),以戒除酒瘾。
事发后,赶到湖南的家属看到遗体后质疑,段林吟身上有不少于10处伤痕,极有可能是非正常死亡,但学校却不报案。家属报案后公安又不立案……
7月12日,宁乡县公安局坝塘派出所所长徐强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不立案是综合法医的初步尸检和派出所“基本排除他杀”的调查结果,作出的决定。
尸检成为还原段林吟死亡真相的唯一机会。家属两次提出自费尸检,两次均中断。对此,家属认为是受坝塘镇政府官员和当地派出所阻挠;而官方和公安则认为是家属内部意见不一。
酒瘾青年段林吟的死因,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酒瘾文化青年
崇尚教育校门口。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图
段文浩,是贵州省黔东南州镇远县史志办副处级干部,曾任镇远县委宣传部长,他还被授予黔东南州人民政府三等功臣。
6月19日,父亲节。段文浩接到噩耗,崇尚教育校长易胜其打来电话,称段林吟在学校两次摔倒致死。
公开资料显示,宁乡崇尚教育咨询有限公司2014年注册,是一家咨询公司。而其官网介绍,湖南崇尚青少年素质教育基地是经长沙人民政府审批,长沙教育局备案的正规民办公助基地,系全日制封闭式军事化管理的名牌基地。
6月15日,段文浩致电易胜其,要求后者将儿子接去长沙学校戒酒。
段林吟,1987年10月生,2008年大学毕业,2009年参加工作,现在是贵州省凯里市某局工作人员,父母均为贵州公务员,系独子,29岁,未婚。
“他喝酒成瘾有两个原因,家庭教育的缺失,我和他妈妈都在他小时候忙于公务,忽视了他的沟通;另外,他大学时曾恋爱一次,毕业后分手,苦闷借酒消愁。”段文浩说。
段林吟生前照片。(家属供图)
在母亲眼中,段林吟喜欢做家务,广交朋友,是个爱好古诗词的孩子,他尤爱李白、陶渊明、曾国藩,还经常给企业画宣传画。
为了戒除孩子的酒瘾,段文浩夫妻从2013年开始,先后三次送儿子到湖南特训学校戒酒。段文浩说,“第一次找学校时是通过百度搜索,前几页推荐的都是湖南的学校”。
三次的湖南戒酒之行中,在娄底办学的易胜其获得了段文浩的信任。
据曾教育过段林吟的一位教官向澎湃新闻介绍,段是一个好管理的学生,几天不喝酒,他就是一个儒雅的青年,在学校里一度担任古文老师,讲授古体诗词和三字经、弟子规等,还经常在学校帮厨、代驾。
2016年年初以来,段林吟在父母的帮助下,喝酒由一天两次减少到一天喝一次。
6月初,段文浩发现儿子酒瘾有反弹,从一天一次又恢复到原来的一天两次,非常生气。
入校两天后命丧学校
6月15日,段文浩与儿子为喝酒一事发生口头争执后,拨通易胜其电话,提出让儿子再次到湖南戒酒。
次日晚,易胜其带着几名教官如约而至。段林吟见到教官和易校长,躲到了墙角恳求父亲,“送我去广东、重庆,哪里都行,如果要我去湖南,我就撞死在墙角。”
临行,段林吟对父亲说,“爸爸,你要保重。我走了,再见!”回忆起这一细节,段文浩抽泣起来。此前,儿子曾说,湖南一特训学校打死过人。
段文浩叮嘱易胜其说,学校提出的增加学费、接运费、体检费都答应,对学校只有两点要求,一是不能打儿子;二是不能让他喝酒。
易胜其向澎湃新闻出示的一份落款时间为6月16日的补充协议写道:鉴于段林吟长期酗酒史,导致身体状况有异,伴有酒精肝病症。入学期间,学校有权采取相应措施进行强制戒酒,对教育手段及措施,段家三人表示同意和支持……
19日下午5点左右,段文浩获悉儿子死讯,立即赶到宁乡。
段文浩说,他曾请医生和练习跆拳道的朋友查看了儿子的尸体,他们均表示段林吟生前可能遭遇殴打。
家属质疑,首先易胜其并不是目击者;其次,儿子死亡至今警方和校方都无法详细和家属解释,具体死亡时间,在哪里摔倒,又有谁看到了;另外,学校和警方自始至终无法解释死者身上的多处伤痕到底从何而来。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学校对内称段林吟没死。6月23日段林吟母亲向派出所和当地政府一再要求,才获批在公安和政府官员“陪同”下前往事发学校,为儿子收拾遗物。
“被子和枕头都不见了,儿子睡过的一张铺席上还残留着两处血斑。” 段林吟母亲不知道,儿子生前到底经历了怎样的遭遇?
死因仍是谜
宁乡县中医院开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中证实,段林吟属于院前死亡。死亡原因有两点,除了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外,还写有肝性脑病,但这一项打上了一个“?”。派出所意见一栏中,未见派出所的盖章。
段林吟的医学死亡证明书。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图
对于段林吟的死,学校的总务主任喻志昂表示,段林吟肯定是病死的,他身上的10余处伤痕是自己摔伤的。
易胜其告诉澎湃新闻,事发时自己并不在学校,听教官说,段林吟在校期间曾两次摔倒,第一次是6月17日晚上,拿毛巾下楼洗脸时摔倒,此次段林吟右额受伤;第二次是6月19日上午在寝室摔倒,此次段林吟口吐鲜血。
“学校教官系退伍军人和高校体育系毕业生组成。”易胜其称,两天半的时间里,段林吟曾犯酒瘾,但学校未曾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徐强表示,20日上午,曾派民警进入学校进行调查;结合宁乡县公安局法医对尸体的初检,基本排除他杀。他辩称,自己说话嗓门大,引起家属的误解,派出所已经受理家属报案,但受理并不代表就能立案。
据段文浩陈述,家属6月20日上午到派出所报案,徐强不询问、不记录,并表示“不予立案”。这才有家属提出自费尸检的问题。澎湃新闻就此向徐强求证,徐强表示,当时家属确实来报案了,也受理了,基于调查情况,没有询问、记录和立案。
徐强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易胜其提交给警方的录音,是6月17日易胜其与段文浩通电话时录制的。
录音显示,易胜其称段林吟在拿毛巾下楼时晕倒,口吐鲜血(和对澎湃新闻介绍的情况有异)。同时,易胜其询问段林吟最近是否出现类似情况。段文浩答道,在去学校前的两天曾经出现过一次,此前从未出现,并建议学校让他休息两天。
死者身上为何出现多处伤痕?为何不立案,也未出具不予立案决定书?徐强并未向澎湃新闻作出答复。
崇尚教育公司涉嫌违法办学的问题,宁乡县教育局、工商局和坝塘镇政府均向澎湃新闻表示不在其管辖范畴内,但均对其办学行为定性为“非法”。
7月12日,澎湃新闻记者实地探访崇尚教育,并未看到校园内有学生和教官。知情人介绍,学校平日大门紧闭,保守估计学生不少于20位,教官不少于3名。
7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该校招生热线,发现该学校仍在招生。
两次尸检均未成功
家属与学校签订的赔偿协议书。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图
澎湃新闻从段文浩、徐强和多位坝塘镇政府官员等多方信源交叉证实,还原了两次尸检被中断的过程。
6月21日上午10点多,段文浩联系的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的教授来到了宁乡中医院,准备自费对尸体进行解剖。
由于段林吟属于少数民族,按风俗,逝者需遗体完整土葬。为此,段文浩的妻子建议不尸检,与段文浩意见相悖。
家属内部出现分歧,徐强表示,要么尸检,三腔打开,尸检后遗体火化;要么不尸检,在协议上签字排除他杀。
段文浩遂与徐强争执,他认为警方不立案,还提出不自费尸检就承认排除他杀,这些要求是非法的。
段和徐的争执未休,而段文浩夫妻对尸检仍意见不一。一个小时后,湘雅司法鉴定中心的教授不愿再等,很快离去。
6月24日下午3点,家属与校方签订了赔偿协议(学校一次性赔偿家属26万)。段文浩说,在给遗体换衣服时,停尸房两名工作人员说,死者脖子骨头断裂。
澎湃新闻获取的视频证实此说法。视频显示,两名工作人员将遗体朝不同方位挪动,遗体全身僵硬,唯有脖子随身体挪动出现大幅转动。
段林吟遗体上的伤痕
段文浩再次提出要尸检。派出所和坝塘政府官员称,可以让医院做CT。段文浩夫妻放弃让法医解剖颈部的设想,接受做CT的提议。
约4个小时后,政府官员告知家属,医院不愿给尸体做CT。
24日晚上8点半左右,段文浩联系湘雅司法鉴定中心的教授和贵州的法医,准备次日尸检,废除签订的赔偿协议。
“此时,徐强站出来通知家属,他代表政府、公安和医院责令晚上9点将尸体运回贵州,不然就送到殡仪馆强行火化,并将家属驱离宁乡。”段文浩说,考虑到家里亲属均在催促遗体回乡举办丧礼,他妥协,先将遗体运回贵州。
此说法徐强否认,他称自己说过尸体送殡仪馆,未提强行火化和驱离家属。
6月25日,段林吟遗体在镇远县下葬。段文浩觉得儿子死得冤枉,下葬后带申诉信回到长沙,先后到湖南省省检察院、公安厅、长沙市公安局、宁乡县检察院、宁乡县公安局报案、投递控告信。
截至澎湃新闻记者发稿时,湖南省检察院和省公安厅、长沙市公安局、宁乡县检察院已介入此案调查。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训学校 戒酒 死亡 立案

相关推荐

评论(22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