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LendIt总裁杰森·琼斯:中国P2P监管不要学美国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周炎炎

2016-07-18 07: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朗迪联合创始人兼总裁Jason Jones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在世界上的地位究竟如何?
LendIt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杰森·琼斯(Jason Jones)给出答案:领先全球,但是世界并不知道。
创办于2013年的朗迪峰会(LendIt)是全球范围内最具影响力的金融科技峰会,该峰会7月17日-18日首次在上海召开,大会汇聚了来自全球(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领域的顶尖人士,Jason Jones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
在与澎湃新闻的对话中,Jason Jones详细阐述了其对互联网金融全球监管、Lengding CLub事件、区块链等行业热点问题的观点和见解。
在Jason Jones眼中,中国的科技金融(欧美对于互联网金融的对应表述,英文为fintech)已经领先于全世界。他表示,从市值上看,世界前五大互联网金融机构中,4个都来自中国。其中阿里金服市值约为600亿美元,排名第一,超过排在第二的美国支付公司PayPal的470亿美元,第三到第五也都是中国企业,分别是陆金所、众安保险和京东金融,市值分别是80亿、70亿和56亿美元。
对于中国P2P平台问题不断,Jason Jones给出一组数据——在中国有50%的贷款违约是因为诈骗,而在美国比例只有1-2%,但是除开诈骗这个原因,中国信用良好的借款人的概率比美国高很多,也就是说,只要这个人本身没有诈骗的目的,他因为信用关系而违约的可能性要比美国低很多。当然他也提到,最终中国可能只有200家P2P企业能够活下来。
他还特别提到,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对监管有畏惧情绪,这可能与文化有关。
LendingClub开除董事长是因董事会向监管“表决心”
今年5月9日,美国P2P行业标杆Lending Club在内部评估中发现有2200万美元贷款违规出售,交易并没有遵守公司的相关条例,调查还导致其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Renaud Laplanche以及三名高管的离任。
Jason Jones表示,违规出售的贷款额度是非常小的,但是因为整个环境有对于这个行业有很多的关注,包括监管者一直在关注行业的发展,“所以Lending Club董事会就认为,有必要严肃处理这进事情,给总裁更为严厉的惩罚,要让其他的人都能够看到Lending Club是非常注重合规的”。
对于美国金融科技公司比如Prosper, OnDeck Capital等近期出现的贷款规模萎缩和裁员现象,Jason Jones认为与Lending Club的丑闻关联不大,主要是美联储加息,“Lending Club事件只是放大了负面效应,早在去年12月美联储进行了加息,这使得 P2P产品相对其他投资产品回报吸引力下降了,那些固定收益的产品收益率有了大幅度上升,这让投资人开始转移资本,整个行业当时还没有做好准备应对这样的资本转移,没有足够的缓冲,再加上Lending Club事件发生,引起整个市场的焦虑。”
中国P2P监管不要借鉴美国
中国的P2P监管由一行三会及多部委同时进行,Jason Jones表示美国的监管更为复杂,因为美国的监管并不是为了P2P而设计的,而是消费金融、资产管理、证券发行几个不同的领域混于一炉,并没有为P2P网络借贷专门设计一个监管架构。
他认为更值得推荐的是英国的监管体系。在英国,Zopa、Ratezetter、Fundnding Circle三家网贷平台建立了行业协会,设计了他们认为最适合这个行业的监管框架,再向监管者介绍,监管者再通过研究向公众征求意见,做了一些修改之后,形成监管条例。
区块链就像当年的Linux
关于区块链,Jason Jones认为,区块链技术就像以前的Linux技术,Linux刚出现的时候是作为开源软件,但是很少有几家是做Linux技术成功的公司,将来所有的人都会用区块链技术,但是只有很少的几家区块链技术公司存在(Linux是一款诞生于1991 年10 月5 日的多用户、多任务、支持多线程和多CPU的电脑操作系统)。
在P2P方面的应用上,Jason Jones表示最简单的应用应该是把投资人和借款人进行匹配,比方说借款人需要贷一万元贷款,一万元分成两千个小块,每一块是五块钱,可能有两千个投资人投资。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清楚看到哪一个投资人拥有哪一块贷款,所以它是一个非常透明的安全的技术,可以提供会计的证明。如果一家公司声称把贷款给这几个投资人,而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投资人,这个公司就是在诈骗,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
朗迪峰会(LendIt)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金融科技行业盛会,于2013年由杰森·琼斯、波•布鲁斯特科恩和彼得·伦顿三位联合创始人在纽约正式创立,旨在连接全球金融科技社区。朗迪峰会聚集金融科技行业领先平台、投资人及服务提供商,为他们提供绝佳的教育培训、沟通交流及商务拓展的机会。每年朗迪分别在美国、欧洲伦敦及中国上海举办行业峰会,本次是峰会第一次落户上海。
杰森·琼斯(Jason Jones)是朗迪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也是控股Lend Academy、NSR Invest以及Lendbase的红玫瑰集团(CRG)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创建并培育超过200家P2P线上借贷公司。此前就职于J`Goldman&Co、高盛集团、剑桥协会以及富达投资,拥有康奈尔大学约翰逊学院的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巴布森学院的理学学士学位。
以下为澎湃新闻新闻与Jason Jones对话全文:
在中国有50%的违约是因为诈骗,而在美国比例只有1%~2%。但如果不看诈骗这个原因,中国其实信用良好的人要比美国更多,也就是说,只要这个人本身没有诈骗的目的,他因为信用关系而违约的可能性要比美国低很多。
澎湃新闻:第一个问题,网贷最初诞生于英国,第一家网贷企业是Zopa,第一家做大做强上市的公司Lending Club是在美国。而目前中国的体量是最大的,您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Jason Jones:宜信和Prosper是2006年成立的,有的时候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些类似的商业模式几乎在世界上是同时发生的。我们再回顾历史的话,格莱珉银行的创始人是尤努斯博士,孟加拉乡村银行从1970年代开始做小额金融,我们可以把这个认为是P2P网贷行业的前身,当时贷款对象是农村妇女,银行其实已经奠定了普惠金融商业模式,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历史和根基。而且尤努斯博士发明小额金融的信贷模式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或者金融科技的行业出现爆炸式的增长,这是有几个因素结合起来造成的,中国拥有网贷行业非常完美的发展环境:首先是在过去二十多年中,中国经济增长催生了中产阶级的崛起,他们有更多的可支配的收入进行投资;第二,数字技术的发展,包括PC端、移动技术使得互联网有非常长足的发展,让人们实现互联;第三个原因在银行体系,传统银行主要注重基础设施项目的放贷,消费金融却没有相应的基础设施或者架构支持。第四,中国的征信机构,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的信用记录,中国大多数人都没有相应的信用记录。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催生出非常庞大的市场,在这个市场当中有很大的需求,需要新的技术和新的服务。
澎湃新闻:中国和美国的P2P行业都有很多的问题,美国问题更多出现在风控和公司治理上,中国有很多公司则滋生了金融诈骗,您觉得其中内在原因是什么?
Jason Jones: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关于诈骗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中国诈骗的情况比世界上其他地方要多很多,我觉得有可能是文化的关系,但是我知道一点,如果我们比较中国贷款违约的情况,和美国做一个比较的话,在中国有50%的违约是因为诈骗,而在美国比例只有1%~2%,由于诈骗而违约的情况在中国要比美国多得多。但是,如果我们不看诈骗这个原因,而是看其他的违约的情况,中国其实信用良好的人要比美国更多,也就是说,只要这个人本身没有诈骗的目的,他因为信用关系而违约的可能性要比美国低很多。
关于这个问题的第一部分,美国出现的问题更多的是企业内部风险控制问题,这里可能是有一些误解。在这个行业当中,风险控制做得不好的企业是非常少的,出了一家Lending Club,但是Lending Club又是最大最为知名的一家网贷平台,可是它因为内部风控失效造成了这样一个丑闻,给整个行业带来了阴影。我们认为,在整个行业当中,风险控制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而在美国在历史上,金融行业的风险控制是做得非常好的。这就暴露一个问题,金融行业初创公司,它们的内部风险控制体系没有像传统金融企业比如银行做得这么完善,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Lending Club创始人Renaud Laplancge因为内部控制问题离职,是因为董事会当时认为应该要做出榜样,要让其他的人都能够看到Lending Club是非常注重合规的,想要符合最高最严格的标准。
澎湃新闻:下一个问题,Lending Club的丑闻,导致创始人Renaud Laplancge辞职了,在中国人看来这是一件让人比较困惑的事情,这个情况在中国看来并不算很严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后果?
Jason Jones:金融科技行业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发展起来的,很多企业都是从早期的初创企业开始转变成更加成熟的企业,在这样一个企业变成成熟之后,就会和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建立联系,它们也需要不断完善内部流程,跟上快速增长的步伐,有很多公司包括Lending Club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完善这样的流程。他们内部的流程和其他金融机构,比如银行比起来,还是不够完善的,因为银行花非常长的时间建立了合规的流程和标准,之前会议上Soul Hitie(苏海德,点融网联合创始人)提到,要拿别人钱去进行投资是有非常大的风险。在Lending Club例子里,由于内部控制不利,涉及的金额与它一个季度贷款额十亿美元相比,这个比例是非常小的,但是因为整体环境有对于这个行业有很多的关注,包括监管者一直在关注行业的发展,所以Lending Club董事会就认为,有必要严肃处理这进事情,给总裁更为严厉的惩罚,如果环境是相对宽松一些不至于这么极端,但是董事会当时认为应该要做出榜样,要让其他的人都能够看到Lending Club是非常注重合规的,想要符合最高最严格的标准,所以才做出这样的要求。
澎湃新闻:Lending Club董事会阵容不容小觑,包括美国前财政部长Larry Summers,KPCB(美国最大的风险基金)的Mary Meeker,Morgan Stanley的前CEO Mack,为什么这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汇集了这么多的高端人才?
Jason Jones:金融科技这个词是金融和科技这两个词的组合,Lending Club可谓是这两个领域的核心,因为它得到了谷歌投资,公司位于硅谷,还有像吸引了Soul Hitie这样的技术人才,它的董事会成员当中,包括美国前财政部长,来自Morgan Stanley的金融巨头,这体现出大家对于这样一家公司寄予厚望,大家希望看到这个公司能够带来一种服务创新的产品,来转变整个金融行业,他们想看一看Lending Club究竟能够做到什么,正因为它是金融科技公司,既吸引金融界也吸引技术界人才。
这家公司也是致力于为社会做出积极的贡献,所以这些知名人士愿意把他们的个人品牌和这家公司联系在一起,希望能够通过对于金融服务的创新、改革来造福于社会,他们希望能和这样的事业建立起联系,所以Lending Club出现了内部控制的问题,也让我们非常的难过。
澎湃新闻:美国P2P公司最近有很多遭遇业绩下滑和缩减人员的现象,是不是跟Lending Club有关?Lending Club的负面影响会有多大?还会持续多久?
Jason Jones:我觉得并不是因为Lending Club,在这之前整个行业已经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只是Lending Club事件发生的这个时候是负面效应达到顶点的时候,Lending Club事件放大了负面效应,在去年12月美联储进行了加息,这对年轻的企业冲击巨大:它们很想在资本市场站住脚,当利息上升后,P2P产品相对其他投资产品从回报的角度吸引力下降了,那些固定收益的产品收益率有了大幅度上升,这让投资人开始转移资本,整个行业当时还没有做好准备应对这样的资本转移,因为它们的投资人不够多样化,没有足够的缓冲,来应对市场转移的效应,当行业增长有所放缓,再加上Lending Club事件发生,引起整个市场的焦虑,还发生了很多戏剧性的情况。
现在整个行业增长的速度是放缓了,但是有很多的平台,随着加息也提高了他们产品的利率,它们借款人的资源还是比较多的,这些借款人的质量都很高,像现在的情况下,他们可以去选择质量更高的借款人,信用更好的借款人。所以,一些聪明的投资者想利用这样的机会追加投资,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个行业进入了低谷,但是现在随着机构投资人追加投资,迟早行业的增长会再回到正常的水平。
美国监管架构更复杂,我觉得中国不应该借鉴美国,因为美国的监管并不是为了P2P而设计。现有的监管架构,是包括消费金融、资产管理、证券发行几个不同的领域,但是并没有为P2P专门设计一个监管架构,这个体系现在并不是完美的,但是运行得还不错,我觉得比较好的体系是英国。
澎湃新闻
:中国的互联网监管,既有中国人民银行,还有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都进行监管,美国监管部门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
Jason Jones:我觉得美国监管架构更复杂,我觉得中国不应该借鉴美国,因为美国的监管并不是为了P2P而设计。现有的监管架构,是包括消费金融、资产管理、证券发行几个不同的领域,但是并没有为P2P专门设计一个监管架构,这个体系现在并不是完美的,但是运行得还不错,我觉得比较好的体系是英国的,在英国Zopa、Ratezetter、Fundnding Circle三家平台建立了行业协会,它们设计了它们认为最适合这个行业的监管框架,再给监管者介绍,监管者再通过研究向公众征求意见,做了一些修改之后,推出这样一个类似的框架,这整个过程是非常顺利,政府和业界反映非常满意,所以我觉得像这样的体系可以借鉴,并且可以加以复制。当然要根据本地的情况来做一些适当的修改,这个过程是非常好的,英国P2P协会领导出席这个会议了,可以采访他一下。
澎湃新闻:中国有要求P2P公司在银行进行资金存托管,但是目前存在银行不愿意对接的情况,您觉得这样的情况下资金存托管是否还有必要?
Jason Jones:Lending Club和银行的合作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在犹他州这家银行发起贷款,通过Lending Club的平台寻找合适的借款人,贷款发出来之后银行可以把这笔贷款卖给Lending Club,所以我们把这个称为租赁银行的基础设施或者基础架构,用网贷企业租赁银行的基础架构。第二种方式银行可以购买贷款,贷款是由Lending Club来发起的,银行因为手头有现金,想要到一个安全投资产品,从Lending Club购买。第三种可能的合作方式,将一些银行不愿意或者通不过银行信贷审核的借款人做一个整合,通过网贷的平台来为他们发放贷款,比方说OnDeck和JP摩根大通银行有这样的合作,像一些小企业,他们的年收入在五百万美元以下,大通银行通不过审核,不会愿意给他们发放贷款,但是这些小企业可以通过OnDeck的平台申请贷款,OnDeck和大通银行进行合作,将小企业进行整合,变成大笔贷款,由大通银行提供,所以对借款人来说还是从大通银行获得的贷款,但是是通过这个平台的技术设施来完成的。
澎湃新闻:那你觉得中国的P2P平台是否有必要和银行合作存托管?
Jason Jones:我觉得不一定是说必要,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主意,因为银行是有分布非常广泛的网点,他们建立了受信任的品牌,而且P2P的企业有先进技术,还有长远对市场思考还有先进的商业模式,它们能够合作的是非常好的事情。
区块链也是类似的,将来所有的人都会用区块链技术,但是只有很少的几家专门区块链技术的公司是会存在,它们将帮助未来的用户真正使用这个技术。
金融科技公司应该致力于帮助人们建立起对金融的一个健全的概念,改善他们在金融方面或者投资方面的措施,从而改善他们的生活。
澎湃新闻:您之前讲过中国的传统金融业并没有很好针对消费者以及小微企业产品,所以消费金融有更大的商机,但是如果将来信用卡普及了,这块蛋糕还会那么大?
Jason Jones:在美国不能说所有人,确实有非常多的人有信用卡,我认为这个问题有两个方面,首先普惠金融的概念,真正的普惠金融的意义在于:那些非常贫困的人、没有办法获得信用卡的人通过小额贷款来做一些投资,来真正的改变他们的生活,脱离贫困,像这样的一种贷款其实是真正能够改变他们的生活,这也是为什么穆罕默德·尤努斯博士因为创立了格兰珉银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真的是改变人们的生活。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如果所有人有信用卡而且有很多信用额度,大家不负责任的用信用卡,就会深陷债务当中,对他们的生活会造成很负面的影响,我们要保持这样一种平衡,一方面没有信用的话你是很难生活下去,但是如果信用滥用的话又是一件坏事。
在美国的话,这些金融科技的公司,比如Lending Club、RateSetter,这些公司都是致力于帮助人们建立起对金融的一个健全的概念,改善他们在金融方面或者投资方面的措施,从而改善他们的生活。比如Mint(美国一家在线个人财务管理服务网站)有一个APP可以帮助人们整理现金和信用卡,更好料理自己的财务状况。Lending Club是可以帮助人们把债务进行再融资,可能原来需要很长时间还清贷款,现在比较短的时间可以还清。Betterment(一家美国金融科技公司)致力于让投资者有更加全面的投资理念,让财富随年龄而增长。在提供这些产品和服务以外,它们的宗旨是帮助人们获得更好的生活。在中国的话,我也寻找有相同的思想的公司,他们确实在为整个世界做出很积极的贡献,我也确实找到了这样的公司。他们所做的不仅仅是放贷,其实想要让大家对于金融的知识有更多的了解,能够改善他们生活。
澎湃新闻:你曾经说过在这个行业当中有很多的新的技术,比方说区块链、智能投顾,在区块链这个技术方面,有一些批评的声音,因为大家目前还没有看到这个技术有实际的应用,你觉得未来在P2P行业当中会怎么得到应用?
Jason Jones:区块链技术可以把它和以前的Linux技术相比较,Linux刚出现的时候是作为开源软件,但是很少有几家是做Linux技术成功的公司,虽然这个技术在各个行业加以应用,但是很少有专注于做Linux技术的公司,主要是Linux是由专家组成的,为其他Linux用户或者是企业提供一些咨询的服务。区块链也是类似的,将来所有的人都会用区块链技术,但是只有很少的几家专门区块链技术的公司是会存在,它们将帮助未来的用户真正使用这个技术。
澎湃新闻:怎么在P2P当中应用?
Jason Jones:将来只要需要用到会计都会需要用到区块链技术,最简单应用应该是把投资人和借款人进行匹配,比方说借款人需要一万元贷款,一万元分成几千个小块,每一块是五块钱,可能有几千个投资人投资。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清楚看到哪一个投资人拥有哪一块贷款,所以他是一个非常透明的安全的技术可以提供会计的证明,如果一家公司声称把贷款给这几个投资人,而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投资人,这个公司就是在诈骗,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贷款被分成几份。
中国企业和其他国家的行业相比,对于政府监管以及相关政策更多有畏惧情绪,这可能是文化造成的,在中国政府对于整个社会都有非常深远影响,我不知道这是好事是坏事,可能这只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现象。
澎湃新闻:相比于美国,中国的P2P更容易受政策环境的影响,比如打击非法集资等,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Jason Jones: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对于政府的监管是有畏惧情绪,很多公司告诉我不知道政府下一步怎么做,他们会比较担心,有很多人提到监管会对他们的业务产生怎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这种情况在其他的国家比较少看到,监管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中国企业和其他国家的行业相比,对于政府监管以及相关政策更多有畏惧情绪,这可能是文化造成的,在中国政府对于整个社会都有非常深远影响,我不知道这是好事是坏事,可能这只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现象。
澎湃新闻:您来上海之前参观了很多中国企业,又了解美国P2P企业,你觉得中美两国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企业有哪些?
Jason Jones:等待这个问题等了很长的时间,刚才在记者会的时候在写一个名单,我认为非常成功的企业有哪些,这些也是我愿意投资的企业,所以我很高兴你问了这样的问题。首先我要说的一个是陆金所,这是一个典范,因为平安集团是一家提供全面的金融服务的公司,他们是真正的把互联网技术变成他们集团不可或缺的部分,因为他们意识到技术是能够颠覆整个金融行业,我觉得全世界的互联网金融的企业都应该来看一下平安集团,陆金所成功的经验,因为他们并没有忽视或者害怕这种新的技术,而是真正的通过纳入这样的技术,并且进行孵化,使它成为自己业务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是成功典范。
另外,我非常喜欢腾讯和阿里巴巴的金融平台,他们在技术领域非常激进会用到很多很先进的技术,比如大数据,通过技术进行贷款审批,还有一些生物信息的识别技术,人脸识别,通过这些技术促进他们业务的发展。
还有一个领域,有些企业希望帮助个人能够提高他在金融方面的知识或者理财水平,在中国很多人都只是关注于固定收益,比如一定要有8%的收益保证,但是这种保证其实是一个很不好的概念。现在有一些平台,可以让个人来建立他们的资产负债表,包括储蓄有多少,信用卡有多少,贷款有多少,让他们能够做出比较完善的理财规划。在这个领域当中,比较看好的公司叫挖财,提供个人记账平台。
另一个是在智能投顾领域里有一个技术是叫智能贷款,也是新的公司,真融宝,在中国可能也是文化的关系,大家比较偏好这个固定收益的产品,但是像在通过智能贷款,人们可以看一下在不同平台上的各种投资的机会,所以机器会智能分配你的资产而不是让你把所有资金放在一个篮子里。
还有一个比较看好的领域是保险,中国在保险方面也有很多的创新,比如最近我在深圳看到一家保险公司,他们一款产品是下雨天的时候,保险公司会给你打车费,让你打车上班,如果你看了一个电影,不喜欢的话,再加上15个朋友都不喜欢,保险公司会给退还你电影票的费用。我觉得保险领域非常有前景,非常创新,中国在这个领域很有前瞻性。
澎湃新闻:现在是P2P优胜劣汰的时期,您觉得最后还会剩下多少家企业,什么企业能够幸存?
Jason Jones:基本上有四种企业能够幸存下来。第一种是以技术为DNA的企业,比方说点融网,他们非常擅长通过技术来找到最适合的借款人。第二类,对资本市场有独到见解、有专业知识的公司,比如陆金所,他们知道资金在市场上的流向,知道在哪个环节可以把资金吸引到自己的产品当中。第三类,做贷款审核专长的公司,他们能够了解借款人的信用是怎么样,信用是不是好,给他确定相匹配的利率,可以区分高质量和比较差的借款人。第四类,通才企业,他们各方面都做得非常好,并没有在特定的领域有专长,比如宜信,他们是白手起家,这样一个创业经历是非常成功的创业故事。我认为还有很多非常成功的企业,整个行业还远远没有达到顶峰,刚刚开始及还有很多很有实力的中国企业正在发展当中,而且是处于如鱼得水的状态,将来肯定会发展成相当大规模的企业,会有更多的新的形式的产品和服务。比方陆金所在四年前不存在,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很好的发展。从长尾效应来看确实有很多的公司倒闭,这些都是会被倒台的,但是我觉得有超过200家公司最终会存活下来,而且会发展得很好,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些胜出的企业。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