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一男子被控杀人终获无罪:曾7年未决,司改后一锤定音

澎湃新闻记者 林平

2016-07-19 07: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吉林雍奎魁故意杀人案在历经司法程序“空转”7年之后,恰逢当地司法责任制试点改革之机,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按照“疑罪从无”原则,宣告雍奎魁无罪。
“改革前7年未决,改革后一锤定音。”吉林省高院常务副院长李成林认为,这是司法责任制改革试点工作对法官责任担当的巨大“牵引”。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悉,雍奎魁曾被一审法院多次认定故意杀人罪,两次判处死缓,一次判处死刑。其间,吉林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两次发回重审,此案在一、二审程序中“空转”了7年。
2015年,一审法院第三次判处雍奎魁死缓,雍奎魁上诉到吉林省高院后,合议庭提出认定故意杀人证据不足应宣告无罪的意见,审委会按照疑罪从无原则宣告雍奎魁无罪,当庭释放。
合议庭还权到位,审委会职能回归
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对完善司法责任制提出了要求,司法责任制改革被视为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牛鼻子”。吉林省是全国第一批7个司法改革试点地区之一。李成林认为,新一轮的司法改革,不仅推动了审判权运行和司法责任的制度完善,更给法官思想意识、精神追求带来了深刻变化。
“法官办案责任意识明显增强。”李成林说,以往法官最大的烦恼来自于外部干扰和关系压力,现在法官最大的压力来自于无法回避的司法责任,“司法责任制改革对法官责任担当、对法院公正司法、对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等都起到巨大的牵引作用。”
如今,司法改革试点两年期即将届满,改革迈入全面攻坚阶段。在司法责任制改革推进过程中,吉林省高院制订了《审判主体职责和权限清单》,明确了改革后各类审判主体权力界限。
司法责任制的核心是权责一致,前提是权责明晰,以往‘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的问题正是源于职责不清、权限不明。”李成林说,吉林省高院的作法包括四大方面:第一,对独任法官放权到底,促进简案快审;第二,对合议庭还权到位,推动繁案精审;第三,让审委会职能回归,加强审判指导;第四,让院领导带头办案,增进改革认同。
院领导重点办重审、再审等案件
据李成林介绍,在司法责任制推进改革试点工作中,吉林省三级法院共有372名院领导入额,占院级领导职数的45.9%,今年上半年共计办案3868件。
“我们对院领导‘限额’的同时,明确规定了办案指标,并要求重点办理发回重审、指令再审、检察监督等案件。”在李成林看来,让院领导带头办案,能起到“名医把脉”、“患者心安”的良好效果,提升人民群众改革获得感。
与此同时,吉林省高院还出台了《审判责任制暂行规定》,明确了案件质量责任、违纪责任和违法审判责任范围、认定和追究程序。
“批评教育、诫勉谈话成为常态;较轻处分、离职培训成为少数;延期晋升、退出员额成为极少数;免职辞退、司法处理成为极极少数。”李成林认为,司法责任制改革即要求放权到位,但绝不意味着放任,要通过司法责任刚性约束确保“有权不任性,用权受监督”,形成司法责任认定、处理的“四种形态”。
据吉林省高院统计,近期有两名吉林中院的法官因涉违法审判行为,被给予严重警告和记过处分。
【司法责任制改革之地方样本】
上海市检察院
除绝对不捕、存疑不捕、不诉、撤回起诉、初查、立案、不立案、案件侦查终结、撤销案件、提出抗诉和再审检察建议等决定权,必须由检察长或是检委会行使外,其余办案职权均可授权独任检察官或检察官办案组行使。区分不同层级检察院、不同办案部门检察官的办案职权,确保授权更加符合司法办案实际。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授予主任检察官办案职权41项、检察官72项,授权比例达66.9%。
湖北恩施州法院
以“问题案件”评查、追责为抓手落实司法责任制。对被发回、改判、指令再审、抗诉、多次申诉投诉等案件建立问题案件清单库,由审管办对实体、程序或司法作风方面存在问题逐一查找原因,明确承办法官有无责任、是否应当追责,已评查88件,对缺乏法律依据、法官责任心不强的5件案件予以纠正并通报。
南京中级法院
依托信息化建设规范审批流程。根据案件类型,将审判流程划分为立案分案、庭前准备、开庭审理、合议评议、文书制作、宣判送达、案件报结、执行查控等60多个节点,将所有节点纳入网上办理,做到全程留痕、规范管理。设置各类数据自动生成功能,加强对海量审判信息的分析研判,院庭长和审判管理部门对每个法官承办案件的节点进展情况,可以随时查询、网上催办。
重庆市检察院
实行“谁办案谁负责、谁决定谁负责”的司法责任制,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过去司法责任追究“责任分散、主体不明”的问题。对绝对不诉的职侦案件、捕后撤案、撤诉后不诉、诉后判无罪、非法证据被排除、申诉复查纠正等可能存在司法过错责任的案件,由上一级院检委会专职委员牵头组织逐案审查,应当追责的移送纪检监察处理;对故意违反法律法规或有重大过失的司法责任线索,建立由各院纪检监察部门统一受理,市检察院纪检监察部门集中管理、调查核实的工作机制,并与将要建立的检察官惩戒委员会进行工作对接,力求把责任真正落实到“人”,确保检察官对所办案件质量终身负责。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司改,上海,冤案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