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分答创始人姬十三:精英圈觉得知识付费是件非常重要的事

澎湃新闻记者 张宁

2016-07-21 06: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王思聪到“国资小新”,越来越多的各色“大V”,正在涌入“分答”。
今年5月15日上线,仅两个月的时间里,从果壳网孵化出的语音付费问答产品分答,不断在各行各业的朋友圈刷屏。用户向“知识网红”付费提问,并得到一分钟的语音回答,若有围观者想“偷听”则需付款一元,提问者和回答者各得五毛。
如今,付费用户超过100万,交易金额超过1800万,每日付款笔数超过19万……分答撕开了知识付费的切口;另一方面,这种全新的互联网交互模式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兴趣,在红杉资本、王思聪普思资本等资本方领投下,目前分答已完成2500万美元融资,估值超过1亿美元。
“分答越来越火了,从最开始的王思聪、章子怡,到现在的国资委、投资机构,越来越多的网络大V进来,躺着也能赚钱了。”对于时下分答的火爆,不少网友这么看。同时也有声音对此表示担忧,所谓的知识分享和付费模式会让获取知识变得困难,并且质疑这些“知识网红”分享的是不是知识。
此刻,站在风口上的分答,究竟是吹起了泡沫,还是真正开启了知识分享经济的大门?
知识经济跟粉丝经济加在一起就是分答”7月1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走进果壳网,对分答创始人姬十三进行了专访。
分答创始人姬十三。
【从在行到分答,从卖1小时到卖1分钟】
澎湃新闻:分答为什么突然火了?
姬十三:信息碎片化的今天,语音问答的形式更加轻便灵活。人们写文章需要郑重一点,而语音的产生会更容易,所以你会发现很多名人到了分答,平时他们很难有时间去写一个长的内容。分答对于内容生产者来讲它是一个更方便的工具,对于需求者来讲,相比于文字,语音具有亲密感和私密感,它会带来一些不同的体验,触发了粉丝和网民的猎奇心理。再加上付费使得知识变现成为一种可能性。这些使得分答受到了市场的欢迎。
澎湃新闻:最初是怎么想到要做分答的?
姬十三:我们去年做了一款产品——在行,它是一个以人为核心的知识交易,当时做的相当于是让大家去卖1小时的时间,后来我们就想这个事情其实可以再延伸,1小时可能周期反馈太长,我们有可能卖得更碎片一点,所以在在行里面我们在去年12月开通了一个打电话的功能,大概一个电话通常是30分钟左右,测试之后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就想把这个时间变得更小,1分钟这么卖,于是就有了分答这么一个项目。本质上我们一直在做的是一个以人为核心的知识的服务和交易,每个人去卖出自己的智力和时间。
澎湃新闻:分答的迅速火爆你当初预料到了吗?
姬十三:分答火爆的速度的确超乎我的预料。一开始的预计没有那么快,创建分答之初,其实并没有做认真的规划,我们当时只是用了10个人、10天的业余时间来做。今年5月15号正式放出来,5月18号决定把更多的资源投进去。本来就觉得这是一个十几个人能干好的项目,结果发现要花公司更大的力量去做。分答的火爆程度很大原因,还是在于精英圈觉得知识付费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在知识付费上做了一点创新,所以在这个事情上,为大家所接受,但我觉得从产品周期来讲,它还是挺早期的,所以今天我对团队来讲,是要更加的归零,用平常心去做这个事情。
知识经济跟粉丝经济加在一起就是分答
澎湃新闻:明星给分答带来了大量的关注和流量,有学者质疑,获得现象级成功的分答离知识分享越来越远,反而逐渐向社交靠拢,其实是把私人的、独有的社交体验作为一种可复制的商品卖出去了。
姬十三:现在很多人把分答的蹿红归因于明星效应,而非知识传播,我认为在这一点上,分答兼而有之。事实上,简单地看粉丝经济和知识经济都是很偏颇的,如今这个年代,知识人应该拥有粉丝,有粉丝的人应该把自己变得更深度,所以知识经济跟粉丝经济加在一起就是分答。分答就要玩粉丝经济,但分答也在玩知识经济,这是完全不冲突的。每一个知识人都应该拥有大量的粉丝。

澎湃新闻:很多人注意到,一些明星、网红的提问价格动辄上千元,比如仅仅三天时间,王思聪就凭借32个几十秒的语音回答轻松将25.7万元收入囊中,而许多专家学者几十元的提问价格则显得“寒酸”不少。
姬十三:的确是这样,就像你说的,明星带来了大量的流量和关注,但我们无法保证明这些明星在分答上面的“黏性”。分答下一步需要更加关注各垂直领域内的专业知识服务建设,比方说法律、健康、心理、职场领域的知识服务,其实每个领域都有各自的特点,这里面最重要的是要让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能够涌现出来,来这里用一种很放松、很方便的方式为用户去提供服务。这是我们扎扎实实想去做的事情。
澎湃新闻:互联网产生了巨大的分享经济规模,从出租物品或劳动力衍生到基于资产、技能、时间分享的协同生活方式,分享经济也正在渗透知识领域,改变人们的获取知识方式。有人说,分答是在“躺着赚钱”。
姬十三:互联网终究会连接一切,而获取知识的过程可以变得轻松、有趣和简单,学习知识将不仅仅只是获取生产资料,而更会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昆仑万维CEO周亚辉看了APP十分钟就决定投资在行】
澎湃新闻:
能否讲一讲为分答找投资的经历?
姬十三:分答找投资就比较简单容易,我们去年4月份开始找,然后谈了1个月就差不多了,分答突然火起来后,有非常多的投资人想要见我。记得有一天我在广州出差时,还有几个投资人加我微信说,是不是可以从北京飞到广州机场来见我,谈一谈投资。
去年昆仑万维CEO周亚辉投在行的时候比较有意思,我其实没有跟他见面,是一个朋友推荐给他,他看了APP十分钟就决定投资。当时公司都还没有设立,他就把我个人账户拿过去了,下午就打来了500万元订金,因为公司还没有设立,这个钱真正转到公司账户其实还花了好几个月,所以我特别后悔没有把这笔钱放到余额宝里存几个月。
互联网产品创新,“乱”是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
澎湃新闻:互联网创业大潮之下,各种各样的群体涌现,你怎么看当前国内的互联网创业生态?
姬十三:互联网经济时代,依托互联网出现的产品层出不穷,也伴生着各种乱象,我觉得这很正常。其实互联网产品都是有概率的,没有人知道哪个互联网产品能成功,一个产品是否真正押对用户的习惯,这里面其实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说最重要的是量,量大很重要,100个产品去试错,最后试出来一个两个,而且互联网创业者的想法其实是互相叠加的,就是说你出来一个想法,我可能在你的想法上借鉴又有创新,你再跟着在我的想法上面又去创新,都是这么往前走的。所以没有一定的体量的、数量的规模,出不来好的创新的互联网产品,所以我倒觉得“乱”是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
责任编辑:孙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23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