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成熟理性的民族不会推崇暴力

公方彬/光明网

2016-07-20 20: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17日,一篇《我在中国影视剧中扮演外国人》的文章引发舆论关注。文章引用美国演员乔纳森·科斯-瑞德在中国拍戏的感受:在中国拍戏,“不是杀日本人就是伺候娘娘”。
此文引来网友大量跟贴,更多带有反思性。有网友认为这很好地诠释了盲目狂热的民族情感和仇恨等自古至今都存在于血液中难以泯灭的特质。其言语有嫌过重,但却引发思考。
长期以来,我们社会涌动着一种强烈情绪,就是以爱国的名义,表达过激思想,抑或发泄内心积怨。于是“虽远必诛”、“以10亿生命”对决,类似的语言充斥网络空间。再就是“日本花巨资删除的视频,不转不是中国人”,诸如此类的裹挟和强迫。由于网民情绪化越来越严重,且网络暴力无底限,无约束,导致有分量的理性分析越来越少,这是很可怕的。
暴力语言与爱国风马牛不相及
其实,暴力语言与爱国风马牛不相及,甚至相对立。因为由此而来的只能是恶果。一是恶化国家人文生态。不探求本源和本质,只求口舌之快的网络暴力一旦成为常态,非理性狂欢、反智主义就会成为主流和主导,理性和智慧就会远离我们这个民族。所谓爱国主义就异化为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而这些都注定抑制民族开拓创新能力。
二是冲击国家经济秩序。高喊贸易制裁者其实不智,围堵肯德基、毁损日本车者,更是无知。因为类似行为都属非理性,且不了解今日世界与经济社会规律。且不说中国在世界上打出的旗帜是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更反对贸易战。仅仅从自身利益角度讲,中国是世界经济大国中对国际贸易依存度最高者之一。正如有人所说,经济全球化、贸易自由化,获益最大的国家有两个,一个是美国,另一个是中国,美国在高端,中国在低端。既然我们高度依赖国际市场,如果主动开展贸易战,结果可想而知。
三是扭曲民族前进方向。中国崛起的根本目的是什么,我们该以什么样的价值观支撑崛起?这是必须回答的问题。很显然,我们的发展不应是以他国衰落为前提,更非谋得一己私利。因为那是霸权思想,因而丧失大国应有的道义力量。我们追求的是与世界各国共建文明,共享发展成果。我们强调以史为鉴,不忘苦难史,不是为了强化民族仇恨,而是为了避免重复历史。简言之,中国崛起,持有的一定是开创文明的新政治观,是与世界和谐共处、平等互利的价值观。否则,崛起也便失去了意义,甚至导致灾难。
其实,一些打着爱国主义旗号的人,未必真正发自内心的爱国。一位名叫传播小王子的网友,就赵微事件点评:网络“舆论看似百家争鸣,但真正获得关注和有影响力的意见是少数人的意见,他以爱国为旗帜,带动判断力和理性缺乏的大量网民的参与实现个人目的。”此判断很有道理。
理性爱国要有正确的打开方式
上述分析是否说明笔者反对民众表达爱国热情?当然不是!如果国家利益受到伤害时,民众无动于衷,就说明一个国家和民族失去了内聚力、向心力。这里强调的是以正确的方式表达诉求。实践证明,“泼妇骂街”式的表达,只会丑化自己的形象,不会让对手损失分毫。只有理性和智慧才让人敬服。笔者入伍当兵之初就走上战场,先后三次参加边境作战,过程中并没有太多的豪言壮语,只是在给父母的信中说了一句话:“你儿子活着是英雄,死了也一定是英雄”。如果今天再受命走上战场,这样的语言也会省却。因为军人效忠国家、履行使命是天职,牺牲于战场是本份。但内心深处的价值尺度一定是、永远是珍惜生命、热爱和平,不惧战,但不轻言战。应该说,这就是理性。
警惕“政治正确”下的贴标签和大批判
非理性爱国行为的损益不难分辨,为什么问题愈演愈烈呢?主要原因在两个方面:
一个是惯性思维和既成价值系统长期影响的结果。因为我们的价值系统建构于二元对峙,精神力量源自阶级斗争。虽然我们一再阐释中国共产党的新政治观乃开创文明,但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而言,要改变惯性思维和既成的价值系统,难度很大。特别是日本侵略导致的痛苦,刻印于民族灵魂深处,这些东西很容易外化为民族情绪。换言之,尽管经济飞速发展支撑中国参与世界规则的制订,我们要有更为宽广的胸怀与包容度,但大量网民更愿意继续传统的阶级斗争的思维,尤其愿意坚持“政治正确”下的贴标签和大批判。这就出现奇异现象——尽管一些专家教授活跃于网络,在别人眼里已是“公知”,却不停地漫骂别人是“公知”。尽管很多人对国家和社会寸功未立,甚至有的情况下已然社会负能量,却热衷于揪“汉奸”,臆造敌人,大有唐吉诃德大战风车的招式。如此泛政治化、泛敌人化,导致的只能是“洪洞县里无好人”,这一定形成社会伤害。
另一个是传统文化与传统认知原因。从民族发展史来看,我们秉承的是成王败寇的逻辑与价值观念,尤其是近百年屈辱史形成了一些人严重的弱国心态、怨妇心态。即使中国已经由农业经济进入工业经济,传统社会转型为现代社会,但很多人的思维和价值判断囿于传统,僵化又顽固,既不了解世界已经走到何种地步,更不接受新思想、新观念,结果必然是行为的扭曲。
引导网民需要基本启蒙和正确的历史观
要跳出当下困境,还需对网民正确引导,在更广泛意义上对国民实行启蒙,真正弄清一些基本问题:人类文明的主流方向、何为普遍价值、我们该走什么样的大国道路……要弄清这些问题,就必须树立正确的历史观。的确,中华民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但苦难并不必然导致扭曲,也会孕育智慧。全世界承受苦难最多的是犹太民族,但这个民族走向了智慧和创造,仅有1600万犹太人,产生了四分之一的诺贝尔获奖者,任何民族无出其右。当我们真正跳出旧我,实现时代跨越之时,世界便会更好接受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一种良性互动和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也将得以产生。
最后,借用澎湃新闻昨日社论标题:《爱国不要折腾自己人》,再加上一句:爱国也不要折腾外国人。追求和平发展的中国,应当也必须讲道理,且追求公平正义。
这是我们唯一可行的大国道路。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爱国

相关推荐

评论(28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