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其人③|声称“总是击败中国”,他的商战真相竟是这样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修木

2016-07-22 12: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特朗普的故事进入第三篇,昨天说到他投资曼哈顿的房地产,的确是颇具眼光的大手笔,他的豪富与“经商能手”之名俱成就于此,如今更成了竞选中的卖点。本篇则是细细起底特朗普的商海生涯,看看“经商能手”的光环下的真相究竟如何?他又是用什么手段保有巨额的财富的?
美国民众崇拜财富者不在少数,而且这些年来许多人对华盛顿政客的表现极为失望,特朗普“政治素人”与“经商能手”的卖点都不难包装成为吸引选票的噱头。
只是剥去竞选文宣的包装,仔细观察几十年间特朗普从商的轨迹,他的成功能有几分真实?
风光一时,好景不长
特朗普在商界闯荡,如上篇所述,发迹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纽约。1980年代初,正赶上美国经济复苏,搭上顺风车的特朗普,生意随之进入巅峰时代,被人称赞为“房地产的天才”。正好赶上那段时期美联储减息,信贷扩张,银行四处寻找贷款业务,像特朗普这样春风得意的商界奇才是理想的对象。他借钱不需要找银行申请,只消一通电话,银行就会自动将上亿美元的贷款送上门来,连抵押都不用[1]。
特朗普的生意因此有一段大张旗鼓、迅猛发展的黄金时期[2]:在纽约有豪宅与酒店,在大西洋城有赌场,在佛罗里达有高尔夫球场,买下一支橄榄球球队,又买下一间营运短途航线的航空公司。
利用贷款扩张生意的特朗普,却没有相应的经营水准。到1989年联储政策转向,开始提高利率防止经济过热,特朗普马上遇到麻烦。
开发房地产,做的是一锤子交易,买得便宜的地皮建豪宅,卖出去就是大功告成。而赌场与航空竞争激烈,需要精心经营。特朗普却不长于此道,以富二代的习性只是舍得花钱也敢于花钱,不论是赌场的装修还是机舱的设置,都体现出他一贯的豪华风格,问题是高档路线放在赌场与航空却不大灵光。
对赌场收入贡献最大的人群并不是富人,而是自制能力有限、在日常工作中找不到盼头、收入偏低、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特朗普买下的航空公司,跑的是短途航线,起降不过一小时出头,旅客需要的是快捷方便,不是机舱的奢侈。
他大手大脚的风格,放在曼哈顿的豪宅项目上是眼光独到,放在赌场与航空的经营上却是典型的败家子。两盘生意耗去大笔资金,却无法达到盈利预期。到经济降温的时候,盈利下跌,利率却在上升,赚到的钱不够交银行利息,很快将特朗普推到破产的边缘。追在他屁股后边的,不再是提供贷款的银行,而是追息逼债的律师行[3]。陷入困境的特朗普只得将自己锁在房间内,到处打电话想办法。
欠债过亿,轮到银行怕他
看过账本的银行知道,特朗普的窟窿足足有38亿美元之巨[4],已经是山穷水尽,难以挽回。却也因为这个窟窿太大,送上破产法庭的后果实在难以想象,让几家债权银行踌躇不前。这不单单是银行难以承受其中的巨额损失,批准贷款的银行高层更是罪该万死。真的走上破产法庭,这么大的款项一定会引来调查,双方都吃不了兜着走,借钱一方有欺诈蒙骗的嫌疑,批出一方显然是玩怱职守。
用我们的话来说,绝境之下的特朗普是债多不愁,他被银行捧到万丈悬崖的旁边,摔下去一定会拖着银行陪葬
《纽约邮报》与《纽约每日新闻》关于特朗普财务麻烦的头条新闻集锦。(Politico网站根据美国国会图书收集编辑)
其后的讨价还价使双方达成一项复杂的交易,由银行指导特朗普进行债务重组:航空公司,高档酒店,私人飞机等等被拿去拍卖,得到的资金用来减轻特朗普的负债;纽约的几栋大楼与地皮以及大西洋城的赌场,则保留在特朗普名下;他的生意与个人支出必须接受银行的严格看管,每月消费限制在45万美元之内,人称“除了上厕所之外,做其它任何一件事都必须得到银行的批准”[5]。
对特朗普来说,最幸运的一条是逃过个人破产。协议达成之后,特朗普满口称赞:“这一协议以后将成为教科书中银行与企业家相互合作的典范。”
“总是击败中国”:特朗普的阿Q精神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特朗普一直试图重建自己在商界的地位。债务重组只给他喘息的机会,还没有填上他的财务大窟窿。此时的特朗普想做房地产却弄不到贷款,必须寻找有财力的合作伙伴来发展他拥有的地皮。
这其中最为有意思的项目是他和由新世界集团郑家纯领头的几位香港地区地产商的合作,由港商筹资兴建位于曼哈顿的滨河南区住宅项目。特朗普的公司将70%的拥有权转让给港商,承诺帮忙打通城市规划与建筑过程之中的各个关节,并为此获得一笔佣金。但是到建成分红的时候,只有在港商完全收回投资成本与利息之后才有他的份。也就是说,只占30%股份的特朗普不但要流汗出力,还要承担风险的大头,在交易之中拥有的是血汗股[6]。
这样的条件在当时摆在桌面上的合作建议之中,已经算是最优。为了达成协议,特朗普不辞劳苦专门跑去香港,与几位港商套磁。下飞机后还没缓过气来就要陪生意伙伴们去打高尔夫球,每个洞赌1000美元,特朗普是输多赢少。去主人家吃饭上的是典型的广东菜,第一道就是一条清蒸全鱼。这在好客的主人来说显示的是鱼的新鲜与完整,但是在美国煮鱼通常用的是食品加工厂里切好的鱼块,有些美国人看着呲牙瞪眼的鱼头早把胃口给吓跑了。特朗普就属于这一类人,但是有求于人的他只得硬着头皮坚持,合作的时候还得照顾港商关于风水、时辰等等方面的奇特要求。
合作项目最终获得成功,1990年代中期经济回升,房地产回暖,到2005年项目卖出的时候得到近18亿美元的高价。特朗普如约分到其中30%的利润,但是几位港商出售的时候根本都没有同他商量,只在成交之后告知一句。特朗普为此大为光火,一怒之下将港商告上法庭,指控他们违反诚信。官司拖过四年,最后以特朗普的完败告终。
这次大选之中特朗普旧事重提,声称“我总是击败中国”,让人听得一头雾水,他一个在美国做地产与赌场的商人竟然与中国有过节?这才有记者将这桩交易的过程与细节挖出来[7],让人们领教他“击败中国”的本领。
他的“成功”难以复制
经过十年的努力,特朗普倒是成功填补个人债务的窟窿。1990年代中期经济好转之后,他在银行的帮助下将旗下一间赌场上市成为股份公司,由自己担任董事长。以公司的名义,他可以卖股集资,也可以发行债券,同时领取数百万的年薪[8]。他私人公司名下的债务,也可以通过买卖转至上市公司的名下。
他个人的债务问题终于得到解决,但是他的上市公司却背上巨额债务,年年亏损,最后走向破产。只是这一回破产,特朗普与银行都没有损失,亏钱的是债券与股票的投资者,而且法庭查下来也找不到什么毛病。
特朗普在大西洋城的大型赌场,借用印度著名古建筑“泰姬陵”(Taj Mahal)作招牌,投下上十亿美元巨资之后,却无法吸引足够的赌客。特朗普于1995年将赌场上市,作为财务运作的工具。赌场现在已是年久失修,连招牌都无法完全点亮。(照片取自Mark Makela, The New York Times)
特朗普经商并没有留下一个耀眼的记录。他的发迹得益于父亲的政治人脉,玩的是权贵资本,正巧碰上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经济回升。其后的快速扩张则是建筑在庞大债务之上,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触礁,几乎走到个人破产的边缘。只是因为欠债太多,大到不能倒,才被银行救回。以他的理解,欠债不还是勇气的表现,面对愤怒的债权人“你要有足够的坚强拒绝付钱”[9]。
只是他的经验对普通百姓并不适用,一般人还不起利息的时候只能申请破产,房屋、汽车以及任何值钱物品都要被没收。没有几个人可以像特朗普这样,达到债多不愁的水准。
再其后,他玩的是金融资本,通过上市公司集资,填补个人的债务,却导致上市公司的破产。选举期间,多次有人指出他经商能力不咋地,搞得生意破产。特朗普却大言不惭地反驳那只是他的公司破产,他个人从未上过破产法庭,反倒从大西洋城的赌场赚到许多钱[10]。
他的从商经历并不是普通人可以实现的美国梦,而是只有富二代才可以上手的权贵资本的游戏。
(作者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
注释:
[1] Castro J. “Banks owned up the loss: Trump Trips Up.” Time. 1991 May 06: p.46
[2] Friedrich O, McDowell J. “Flashy Symbol of an Acquisitive Age”. Time. 1989 Jan 16:48.
[3] Singer M. “Trump solo”. The New Yorker. 1997 May 19: pp56-62.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1997/05/19/trump-solo
[4] Castro J. “Banks owned up the loss: Trump Trips Up.” Time. 1991 May 06: p.46
[5] Greenwald J. “Taking Away His Credit Cards.” Time. 1990 Jul 09: p.51.
[6] Singer M. “Trump solo”. The New Yorker. 1997 May 19: pp56-62.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1997/05/19/trump-solo
[7] Stockman F. and Bradsher K. “Donald Trump Soured on a Deal, and Hong Kong Partners Became Litigants.” New York Times. 2016 May 30 http://www.nytimes.com/2016/05/31/us/politics/donald-trump-hong-kong-riverside-south.html
[8] Buetiner R. and Charles V.B. “How Donald Trump Bankrupted His Atlantic Casinos, but still Earned Millions.” New York Times. 2016 June 11. http://www.nytimes.com/2016/06/12/nyregion/donald-trump-atlantic-city.html?hp&action=click&pgtype=Homepage&clickSource=story-heading&module=first-column-region&region=top-news&WT.nav=top-news
[9] D'Antonio M. Never enough : Donald Trump and the pursuit of success. 1st ed. New York: Thomas Dunne Books, St. Martin's Press; 2015. pp.211.
[10] Harwell D. “As its stock collapsed, Trump’s firm gave him huge bonuses and paid for his jet.” Washington Post. 2016 June 1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economy/as-its-stock-collapsed-trumps-firm-gave-him-huge-bonuses-and-paid-for-his-jet/2016/06/12/58458918-2766-11e6-b989-4e5479715b54_story.html?hpid=hp_hp-more-top-stories_trumpstock-355pm%3Ahomepage%2Fstory
责任编辑:庄晓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特朗普, 经营能力

相关推荐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