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妖怪”泄露中国军情?专家:玩家误闯军事禁地也是犯罪

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2016-07-22 20: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19日,印度尼西亚警方拘留了一名因玩“口袋妖怪Go”(Pokemon Go,又译“精灵宝可梦Go”)游戏闯入印尼军事基地的法国青年。几小时后,警方确认他只是在外出跑步时为抓游戏中的“小精灵”误入基地,最终将其释放。但印尼国防部长里亚米扎尔德随后指出,这类手机的高科技可能被不法之徒用来进行间谍活动。
自从由日本任天堂公司和“口袋妖怪”公司授权、美国Niantic公司开发运营的AR游戏“口袋妖怪”上市以来,关于它是否会威胁国家安全的讨论和猜测就在各国层出不穷。
近日,中国微博上一些关于“口袋妖怪”游戏可能泄露军事机密的讨论甚至引起外国媒体的广泛报道。据路透社报道,部分中国网民认为“口袋妖怪”游戏是美国和日本为探取中国军事机密设计的阴谋,进而呼吁抵制该游戏。
这些网民的依据是,一旦游戏在中国上市,如果游戏公司在地图上某处放置稀有小精灵但无人去抓,那个地方就有可能是限制进入的军事管制区域,外国情报机构可依此推断中国军事区域的位置。
对此,网络安全专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徐龙第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不能简单使用“阴谋论”的说法一概而论,虽然不能排除泄密的可能性,但各国政府和军事要地一般已有具体的安全规定,预防泄密发生。
游戏开发商曾与中情局合作
实际上,关于“口袋妖怪”游戏采集情报的“阴谋论”并非中国独有。自游戏在美国上线以来,Gawker、Reddit等科技网站上就开始流传关于美国政府利用游戏监控人民的猜测。
这些怀疑者的主要依据是,游戏开发商Niantic公司的CEO约翰·汉克(John Hanke)此前创办了致力于地理空间数据可视化应用的软件开发公司Keyhole,该公司曾获得中央情报局(CIA)旗下In-Q-Tel公司的风险投资。如今,Keyhole已被谷歌收购,其地球浏览软件变成了现在的“谷歌地球”(Google Earth)。
Keyhole与情报机构的联系并不是秘密。澎湃新闻记者发现,中央情报局在官方网站上公开介绍了其对Keyhole的支持,将“谷歌地球”列为中情局技术服务民用的重要范例。
不过,尚没有证据表明“口袋妖怪”也与中情局有关。在近日针对“口袋妖怪”的报道中,大多数主流西方媒体没有提及汉克创办Keyhole的背景,也没有对网民的质疑发表决定性的调查结论。
但在美国之外,担忧不在少数。据《莫斯科时报》19日报道,俄罗斯通信部长尼古拉·尼基福罗夫(Nikolai Nikiforov)表示,尽管他认为俄罗斯政府不需要禁止该游戏,但他开始怀疑“有情报机构为这个手机应用做出了贡献”,以便在世界各地搜集视频信息。
在此之前,俄罗斯国家杜马一名议员表示该游戏是美国为在高科技战争中占据有利地位而开发,玩家的手机摄影信息会被恶意用于间谍活动。他以书面形式要求俄联邦国家安全局(FSB)禁止该游戏在国内发布。
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徐龙第认为,不能排除有人带着某种目的在敏感地区中放置一些标志吸引玩家注意,但游戏是否真的会导致泄密,涉及游戏设计者、放置标志者、玩家、军事设施管理人员等等多方面要素,不能简单做出结论。
保护军事机密是常识
针对部分网民对境外势力可能借“口袋妖怪”定位军事重地的担忧,徐龙第认为,各国的政府、军事要地一般都有公开明确的标识,不能越过。各国对政府官员和军人也有明确的工作要求和职业规范,特别是在重要而敏感的区域。无论是否玩“口袋妖怪”游戏,这些人员都应遵守这些规范,否则就应受到相应处罚。
而如果有外人不顾保密规定、为寻找“小精灵”恣意闯入军事禁区而未被阻止,“那这不仅仅是泄密不泄密的问题,而是犯罪问题了。”他说。
据美国大型军事网站Military.com报道,美国国防部还没有计划在全军范围推行关于玩“口袋妖怪”游戏的相关规定,因为无论军人是不是在玩“口袋妖怪”,他们都应该遵守管制区域的规矩。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美国国防部已于7月12日在推特上发帖称,不允许在军事基地的管制区域内玩“口袋妖怪”。
口袋妖怪-国防部。
多个美国军事基地近日也分别在社交网络发布通告,提醒军中玩家不要在玩游戏时进入基地上的管制区域、办公室和住宅。位于华盛顿州的刘易斯-麦科德联合基地官员对Military.com表示,这只是一个预防性通告,目前还没有听说基地人员因玩游戏造成了什么问题。
口袋妖怪-刘易斯-麦科德基地。
密西西比州的海军建设指挥部中心则说,不只是玩“口袋妖怪”,任何在基地使用手机摄像头的军人都将受到纪律处分。
美国之外的军政机构也提醒有关人员注意保密。新加坡《联合早报》20日报道,印度尼西亚军方发言人表示,即将禁止军方人员在执勤时玩“口袋妖怪”,因为当局担心“军人在玩游戏时会通过互联网把军事地点的数据传送到其他国家。”
以色列《国土报》14日报道,以色列国防军信息安全部对军人发布警告说:“这个游戏是采集数据的资源!不要在军事基地使用这个游戏!”此前,该部门已经控制军人使用手机应用和社交网络,禁止军人在军事基地和军事活动中在网上“签到”。
美国《新闻周刊》则于14日报道,克里姆林宫发言人提醒俄罗斯玩家,不要到克里姆林宫寻找小精灵,尤其是不要为此闯入总统普京的办公地点。尽管游戏尚未在俄罗斯上市,但已有许多俄罗斯玩家通过其他渠道下载了游戏。
口袋妖怪-海军陆战队。
不过,在不涉及军事机密的区域,政府高官和军队人员对“口袋妖怪”游戏仍然乐此不疲。澎湃新闻记者发现,7月12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官方推特账号上发布照片,显示两名持枪军人面前出现了一只皮卡丘。同日,美国陆军在推特上发布照片:一只杰尼龟出现在一群正在行军的军人面前。
口袋妖怪-美国陆军。
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Reuven Rivlin)则在脸书主页上发布了一张“口袋妖怪”中小精灵喵喵出现在总统官邸的照片,并配文字说明:“谁去叫叫保安。”
口袋妖怪-以色列总统。
“网络本无绝对信息安全”
对于“口袋妖怪“记录用户数据引起部分网民怀疑,长期研究科技创新与国际政治的同济大学研究员梅飞虎(Maximilian Mayer)指着自己的手机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这个手机里绝大部分的应用程序都会跟踪我的位置信息,没必要单独针对‘口袋妖怪’游戏。”
澎湃新闻查询游戏开发商Niantic于7月1日更新的隐私条款发现,“口袋妖怪”游戏将采集包括位置信息在内的一系列使用数据,并有可能在多种情况下与政府、执法机构或其他相关第三方分享数据。
隐私条款第9条表示,如果用户居住在美国以外并选择向公司提交个人可标识信息(PII),那么这些信息将被传输到美国进行处理。用户也可拒绝提交这些信息,但这可能会导致用户无法使用部分或全部服务。
隐私条款第7条则提醒用户,尽管公司会尽可能保护用户数据安全,“没有任何一种在网络上传输或储存信息的方式是完全安全的。因此,我们无法保证任何信息的绝对安全。”
梅飞虎告诉澎湃新闻,无论是游戏、社交还是健康应用,都会记录并传输大量用户数据。在大数据时代,关键问题不是网络应用是否采集用户数据,而是它们如何对这些数据进行加密。
据路透社报道,7月12日,美国参议院隐私、技术与法律委员会副主席阿尔·弗兰肯(Al Franken)已向Niantic的CEO汉克致信,要求对方在一个月内澄清“口袋怪物”游戏会采集哪些用户数据、会如何使用这些数据、又会与哪些第三方服务商共享这些数据。
截至目前,Niantic还没有回答弗兰肯的询问。
澳大利亚联合新闻社则报道说,澳大利亚政府信息专员办公室的隐私专员蒂莫西·皮尔格林(Timothy Pilgrim)已联系Niantic,要求公司遵守《澳大利亚隐私法案》。他提醒用户,在注册任何智能手机应用之前都应该看一看应用的隐私条款。
澎湃新闻也向Niantic发信要求公司进一步解释游戏隐私条款内容,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而与泄密、隐私问题相比,玩“口袋妖怪”游戏时的人身安全问题也许更为切身。徐龙第对澎湃新闻表示,如果游戏在中国上市,一大群人满大街地到同一个地方寻找东西,可能会造成一些现实问题:“特别是中国人多啊。”
责任编辑:李怡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口袋妖怪

相关推荐

评论(1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