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土耳其政变后社会呈两极化:“25%对50%的战争”

澎湃新闻记者 任丹妮

2016-07-23 10: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16日,当军方的坦克开上伊斯坦布尔街头,占领博斯普鲁斯海峡(Bosporus)的跨海大桥时,安卡拉人Anar正在北京长城的迷雾里为信号发愁。
“谁能告诉我土耳其发生了什么。”他在Facebook上问道。
“不要回来。”有人留言道。
政变发生后4天,Anar返回了安卡拉,他把头像换成了自己坐在长城上的照片,下面还有人回复,“情况很严重,不要回来。”在这4天内,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下令大规模肃清,近5万人受到牵连。肃清范围从军队、司法、安全到公共服务部门,一直蔓延到媒体和教育界,其中1577名大学院长遭解雇,2.1万名教师被吊销执业资格。
“我的父亲就是教授,不过还好他没事,他与居伦没有关联。”Anar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土耳其当局誓将清除所有与居伦有关联的人,这位目前正流亡美国的土耳其宗教领袖被埃尔多安指控是此次政变的主谋。埃尔多安发誓,“要让政变者付出沉重代价”。
“我们将把他们连根挖除,以保证再也没有任何鬼鬼祟祟的恐怖组织胆敢背叛我们神圣的人民。”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说。
而今,政变已经平息一周,但土耳其当局清洗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20日晚,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进入为期3个月的“紧急状态”,并准备中断执行《欧洲人权公约》,试图在国内重新恢复死刑。
近4天内,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下令大规模肃清,近5万人受到清洗。
“也许明天就会收到停职通知”
政变后5天,成千上万的人仍在涌向伊斯坦布尔的博斯普鲁斯海峡,政变者的坦克曾占领这里,掐断通道。而现在,人群持着土耳其国旗像一片红色的海洋把每一寸空间都挤得满满当当。这种“民主守夜”还出现在塔克西姆广场(Taksim)上,埃尔多安号召人民夜里出来占领主要广场,在发给民众的短信中,他这样写道:“不要放弃你们英雄般的坚持,为了你们的国家、家园以及国旗。”
“告诉那些叛国者,那些恐怖分子(埃尔多安对居伦追随者的称谓),继续你们的坚持与义务来守卫民主。我们的广场属于人民而非坦克。”就像政变夜扭转局面的号召之力,人们又纷纷涌上广场。
而“清洗”还在扩大,20日,土耳其教育部进一步宣布,禁止学者公派出国,并要求海外学者尽快回国接受身份调查。
“政变后的社会气氛比较紧张。”现就读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外交学博士的土耳其人Fatih对澎湃新闻表示,Fatih的父亲也是一名教师,但暂未收到正式停职或者调离岗位的通知,然而,其父亲的几个朋友都已被开除,“也许明天我父亲也会收到相关的通知。”
“政变之后,国内产生了明显的两极化趋势,支持埃尔多安与反对他的阵营撕裂得相当厉害。”Fatih说道。
Anar形容,这是一场“25%与50%之间的战争”,“喜欢和不喜欢埃尔多安的大概各占一半,不喜欢的人里,又有一半的人希望他下台,我算剩下中立的25%吧。”
在喜欢埃尔多安的人眼中,他就像一个需要顶礼膜拜的符号。“他是我的苏丹!(意思相当于皇帝)。”居住在伊斯坦布尔的生意人Kadir对澎湃新闻说道,政变当晚,在接到埃尔多安的号召后,Kadir当即走上了街头抗议。
在被问及后政变时代的肃清时,Kadir说道:“现在土耳其没有任何问题,每个人都感觉非常好。”肃清的恐慌在这批人身上丝毫没有显露,上万人的抓捕在Kadir看来是一种安全的保障,“他们都是叛徒,他们想分割国家。”
政变当天,当埃尔多安紧急赶回阿塔图尔克机场,参加新闻发布会时,他曾称这场政变为“安拉的恩典”,并说“这是我们肃清军队的绝好机会”。
精英层和媒体界都有自危感
而精英层对愈演愈烈的“清算”显得忧心忡忡。
“1980年,土耳其曾发生过一次最大的政变,当时4891人受到清洗,而现在短短几天,这个数字超过了6万人。”Fatih说道。
现而今,在宣布了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埃尔多安有权力越过议会直接颁布法律,使得限制个人自由与搁置某些法律条文得以实现,很多土耳其人因此担忧,“清洗”会进一步扩大,埃尔多安可以将目标锁定在任何反对者身上。
“这个数字恐怕还会继续上升,因为政府无法令人满意地解释,依靠何种证据来确认这些人与军变有关系。”Fatih表示,“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很紧张,甚至彼此怀疑对方是个‘叛国者’。”
政变当天,当埃尔多安紧急赶回阿塔图尔克机场参加新闻发布会时,他曾称这场政变为“安拉的恩典”,并说“这是我们肃清军队的绝好机会”。
还不止于军队,根据《纽约时报》报道,21日,土耳其著名的人权律师坚吉兹(Orhan Kemal Cengiz)在伊斯坦布尔遭到逮捕。坚吉兹长期以来都对埃尔多安政府持批判态度。
“这种紧张就变为了,要么你支持埃尔多安,要么你就是个叛国者,精英层和媒体层都有这种自危的感觉。”Fatih说道。
22日,欧盟外长莫盖里尼表示,土耳其政府在政变未遂后采取的行为不可接受,“这种破坏基本自由和法律的行为没有任何开脱的理由。尤其在大学、媒体、司法系统中的所作所为是不可接受的。”
土耳其政府似乎也意识到了民众的疑虑,埃尔多安与副总理希姆谢克纷纷站出来通过电视表示,紧急状态不会限制个人自由,民众“无需担心”。
而另一边,21日土耳其政府宣布暂停实行《欧洲人权公约》以为清洗开道,这意味着监狱里的人有可能会受到与该人权公约相违背的对待。
德国的土耳其研究专家本德·利特克(Dr. Bernd Liedtke )曾向俄罗斯“卫星”新闻社表示,怀疑土耳其7月15日爆发的军事政变是排演好的。他称埃尔多安总统利用这种方法修宪,土耳其今后再也无法奢谈民主。
根据土耳其一份报纸(Sozcu Gazetesi)的报道,在以参与军事政变的理由被调离岗位的2745名法官和检察官中,有一位名叫Ahmet Biçer的检察官被发现早在57天前就已去世,“所以名单可能早在2个月前就已经拟定好了。”Fatih告诉澎湃新闻。
但埃尔多安一直指控居伦是整场政变的幕后指使。据路透社7月22日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1日表示,在上周土耳其发生的未遂军事政变之前存在“特大情报失误”,并称土耳其军队将尽快重组,注入“新鲜血液”。
不过,俄罗斯卫星网19日曾报道,土耳其武装部队发布的新闻稿中称,军方事先知道一组军人企图政变,土耳其情报组织事先也获得了有关企图发动政变的情报。
在澎湃新闻的社论中,北京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昝涛写道,居伦曾与埃尔多安友好合作,后因政治权力之争而分道扬镳,双方都代表了伊斯兰复兴,并无本质差别,主要还是权斗。
“政变未遂将加速埃尔多安主导的政治进程。”昝涛写道,埃尔多安将一步步离其渴望的实权总统制愈来愈近。
责任编辑:李怡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土耳其政变,清洗

继续阅读

评论(1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