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起冲突,学校到底有没有权禁止外卖入校

2021-10-23 09:2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据报道,近日,安徽滁州学院禁止外卖入校,保安没收外卖时,与学生发生冲突。在网传视频中,有保安正在将翻阅后的外卖一份份装回袋子中。有学生称,保安属于“私翻”,且表示要给予学生处分。该校保卫处回应,不让进校是上面的规定。随后,该校通报称,加强出入人员管理,是疫情防控和校园安全工作的需要。又表示,“校外人员认为滁州学院的严格管理影响到他们的饮食外卖业务,而在学校大门口拉横幅、造影响。”
校方的说辞,不能说毫无道理。在视频中,确实可见拉横幅的“壮观”场面,对该校“滥用行政权/职权控制市场”的指责也很犀利。但如果校方想以餐饮企业的“闹事”来转移矛盾,只怕也是徒劳。
谁都看得清楚,校方在通报里,有意回避了最为关键的问题:学校有没有权力禁止学生点外卖、禁止外卖入校?如果没有,即便有小餐馆老板们在“造影响”,也不意味着学校的做法就具有正当性。其实,翻阅从国家到地方上的相关防控和校园安全规定,都找不到一条明确规定禁止大学生点外卖、禁止外卖进入大学。只是在去年4月各高校陆续公布下学期开学时间时,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录召曾建议,“学校应该避免外卖入校”。但要注意,当时正处于疫情防控较为严峻的时刻,而且,既为“建议”,本就暗含了各高校应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采取措施。
“灵活”的最大公约数是什么?是将疫情对学生正常生活的影响降到最低。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高校有必要对外卖说不。按照“法无禁止即可为”原则,学生可以点,餐饮企业可以送。
而且,大学可以通过细致周到的服务,兼顾学生需求和疫情防控、校园安全工作。比如,和小区一样,在校门口设一个固定的外卖放置点,让快递员将外卖集中放置,再让学生来取,类似的问题其实也就解决了。
聪明的大学生们早就想出了很好的对接办法,比如很多大学里都出现了兼职取外卖的同学,一人负责领取多份,再分发给各个学生。如此即降低了防控隐患,还能以劳动赚取报酬。
总之,时至今日,再以疫情防控和校园安全为由,禁止学生点外卖、禁止外卖入校,已经经不起审视,干扰了学生的正常生活。至于保安私翻学生物品,如经查实,严重地说,或已经侵犯了学生隐私。
其实,类似事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今年3月,陕西西安思源学院就曾禁止外卖入校,学生吐槽,周边90多家以学生为主要消费群体的商铺叫苦。多数网友对校方做法表示质疑,一方面是对“一刀切”式行政管理思路反感,另一方面,是长期以来的“学校食堂与外卖行业利益之争”。
不是说每所大学的食堂都难吃且贵——相反,很多大学因为菜品丰富、多年不涨价的良心食堂火出圈;也不是说每所大学的后勤保障都克扣了学生“饭钱”、暗含了利益输送的猫腻,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禁止外卖入校的大学,往往都摆脱不了“食堂不太行”的槽点。以滁州学院为例,在校方通报下,清一色的学生留言表达“整治食堂”的心声。以提高自身实力增强对学生的吸引力,而不是靠禁止外卖入校这种简单粗暴的“垄断”干涉学生,才是高校该去发力的方向。这个朴素的道理,学生们都看得明明白白,学校就不要再视而不见了。
不然,对学生不能将心比心,对后勤保障做不到精益求精,又有什么资格阻止学生用脚投票,从市场购买性价比更高的食物呢?
文 | 汪灿
原标题:《​怎么总有学校和外卖过不去?》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