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位经济学家致信特朗普:若当选美国总统,要做这七件事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王盈颖

2016-07-26 21: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唐纳德·特朗普。
“我做生意赚了数以亿计的钱,现在,我要让我们的国家重新富起来。”美国当地时间7月21日晚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在正式提名为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演讲上如此说道。
美国大选正处胶着状态,经济学家们并不冷眼相待。若当选,作为美国地产大亨的特朗普会采取什么经济政策?近日,27位来自美国咨询机构和多所大学院校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联名给特朗普写了一封公开信,呼吁特朗普支持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在美国的重生。值得一提的是,27位经济学家中有15位为美国米塞斯研究所成员。
奥地利学派是一支自由主义经济学流派,坚持自由竞争的市场原则,强调最好的社会秩序是自发秩序,反对干预主义。在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家中,米塞斯和哈耶克是代表人物。
这份公开信带有鲜明的奥地利学派立场。文中对美国过去20年间经济的停滞做出解释,认为是繁重的政府规章和管制使得创新受到扼杀,并将平价医疗法案(ACA)、北美自由贸易区的自由贸易协定、联邦法律对毒品的一级禁令、美联储的低利率货币政策列为“有害的经济政策”。
如何重振美国的经济?公开信给出的答案是:保护私有财产权利,采纳自由市场。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在奥地利学派中占有极高的地位。信中,27位经济学家拟写了7条他们认为特朗普可以采纳的建议:
1.完全废除平价医疗法案,由市场调控医疗保健和医疗保险行业;
2.允许美国企业和消费者与世界各地任何企业和消费者,按照双方意愿进行贸易;
3.解除联邦法律对大麻的一级禁令,由各州决定大麻和毒品政策;
4.将目前联邦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永久固定或降低,由各州决定最新工资标准;
5.降低美国企业的税率;
6.结束美联储所有形式的量化宽松和利率调节,由市场决定储蓄和投资利率;
7.提供健全、基于市场的商品货币(如金本位),取代目前通货膨胀的纸币。
米塞斯研究所(Ludwig von Mises Institute)网站在转发这封公开信时,将这7条建议称为“特朗普必须要做的7件事”。米塞斯研究所位于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欧本市,是为纪念米塞斯和发扬奥地利学派思想而成立的机构。此次联名的27位经济学家中有15位是米塞斯研究所的成员。资料显示,米塞斯研究所的全部经费来自私人的捐款,没有实际参与公众政策的实行,也没有和任何政党正式结盟,不和任何公司或其他组织签订协议。
但从建议内容和特朗普所持观点的比较来看,这封公开信并非一次毫无选择的投掷。
作为7条中的第一条,公开信对平价医疗法案的反对程度最为激烈。在大麻、最低工资标准、企业税率的建议中,公开信留有余地,提出“理想情况下”的提议,但对于平价医疗法案,使用的是“完全废除”、“一律废除”。平价医疗法案是奥巴马医改(Obamacare)的一部分,自2013年实施以来已经帮助约2000万美国民众加入了个人医疗保险,但给保险公司带来沉重负担。特朗普对此的态度是废除平价医疗方案,授权要求美国民众购买医疗保险,和公开信的观点如出一辙。
就最低工资标准而言,特朗普本人及所在的共和党反对在联邦和州层面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得到了工商界的很多支持。此外,在降低美国企业税率、监管美联储、支持金本位方面,特朗普和27位经济学家也在同一阵营。
特朗普是商人出身,对企业的利益、竞争力颇为关注,这和奥利地学派坚持自由竞争,反对政府干预的主张不谋而合。公开信对特朗普称呼道:“作为一名成功商人,您一定能够明白,要想维持美国的效率和繁荣,过去这些有害的经济政策,必须由下一任总统和国会来改变。”
但也有一些观点相左。在贸易保护上,特朗普已多次表示当选后可能对墨西哥、日本和中国实行贸易壁垒措施,修改包括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内的贸易协定。这和公开信中开放市场,“在国内停止贸易保护主义”的建议有所差别。再者,针对公开信中抨击的美联储长达十年的低利率货币政策,特朗普一改去年的反对基调,在今年5月表示认同保持低利率政策的做法。
此外,有趣的是,这27位联名写信的经济学家中,Walter Block也在列。Walter Block任教于美国新奥尔良洛约拉大学,是一位无政府资本主义理论家,同时也是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高中好友,但两人在经济政策上的主张有着较大分歧。“社会主义者”桑德斯主张提高工人阶级的工资和福利水平,其中就包括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还提出要提高对大企业和金融机构的监管和税率,打击大企业的避税问题。这些无一不和Walter Block参与在内的公开信观点相悖。

公开信全文翻译:(来源:“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微信公众号)
我们联署人敦促您,美国共和党提名总统候选人,支持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在美国的重生。您反复说:要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我们深表赞同,并且主张,启动这一过程的最有效方法,就是您声言从原则上支持经济自由原则,支持开放和竞争市场,实施在国内停止贸易保护主义、在国外放弃干涉主义的外交政策。
美国经济已经背上越来越繁重的政府规章和管制,尤其在过去二十年里,创新遭到扼杀,经济阻滞不前。极其明显的例子,就是平价医疗法案(ACA)的实施,产生了一个命令和管制多如牛毛的制度;蓄意贴错标签的“自由贸易”协定(如北美自由贸易区),实际上了损害了某些美国企业,摧毁了就业,而给予有政治关系的企业以补贴;还有失败的所谓“毒品战争”,浪费私人和公共资源,导致暴力犯罪率持续上升;效率低下以及侵犯人权的环境法规,阻碍生产力的提升,增加了人们做生意的成本;最后,美联储所实施的有害措施——长达十年之久的低利率货币政策,(再次)制造了大量住房和华尔街投机泡沫……结局注定是悲惨的。
作为一名成功商人,您一定能够明白,要想维持美国的效率和繁荣,过去这些有害的经济政策,必须由下一任总统和国会来改变。您也一定能够明白,在美国,任何经济重生的关键,不是老套的凯恩斯赤字开支、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或水平更高的最低工资立法。任何经济持续复苏的关键,是对私有财产权利的法律保护,是对自由市场的采纳。只有在自由市场上,才有对价格和利润信号高度警觉的企业家,才能把稀缺资源引导到最有生产效率的用途。下面,我们提议了一份简明清单,列举了若干首要的公共政策,有助于您的新行政团队确定优先的议程:
1)完全废除平价医疗法案。正如您指出,任何妨碍医疗保险业州际竞争的禁令也都应该一律废除。医疗保健和医疗保险应该留给市场。
2)长篇累牍的最新国际贸易协议,应该被替换成表达明确的简单一句:允许美国企业(或消费者)与世界各地的任何企业(或消费者)按照双方满意的条款进行贸易。
3)您或者国会,立即解除大麻在目前联邦法律下第一级的禁止状态,关于大麻和毒品的政策应该完全留给各州决定。(理想情况下,整个毒品战争应该被废止,任何“毒品”的成人生产和消费应该合法化。)
4)把联邦最低工资永久固定在目前水平或降到更低,法定最低工资应该完全留给各州决定。(理想情况下,所有最低工资法应被废除,因为它们损害就业。)
5)降低美国企业的税率,让税率在全球工业中居于最低(而非最高)。理想情况下,企业税应被完全废除,因为它构成了对企业股东的双重课税——企业股东还要缴股息税。
6)借助法律,要求美联储结束所有形式的量化宽松和利率调节,这些调控现在主要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完成。储蓄和投资利率应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此外,美联储预算应由国会拨款来确定,就像其他联邦部门或机构。
7)最后,作为我们经常遇到的金融问题和经济衰退的长期解决方案,像金本位这样的货币安排——提供健全的、以市场为基础的商品货币,取代目前的通货膨胀纸币——值得认真考虑。
民主党人和(某些)共和党人会反对这些变化。注定如此。但您的工作就是坚持基本原则,说服反对者,无论机场安检的长队,还是不断上升的医疗费用,都是基于完全错误的经济思想。社会主义、进步主义和“裙带资本主义”(注:权贵社会主义)已经宣告悲剧性的失败。
我们需要常识性的资本主义。现在明确委托您,重启它的新生!
联署人:
Joseph T. Salerno, Pace University
Mark Thornton, Auburn University
Henry Thompson, Auburn University
Jo Ann Cavallo, Columbia University
Dominick T. Armentano, University of Hartford
Christopher Westley, Florida Gulf Coast University
Murray Sabrin, Ramapo College of New Jersey
Thomas Tacker, Embry-Riddle Aeronautical University
Peter M. Kerr, Southeast Missouri State University
Thomas DiLorenzo, 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
Marshall DeRosa, Florida Atlantic University
Walter Block, Loyola University New Orleans
Robert Batemarco, Fordham University
Samuel Bostaph, University of Dallas
Paul A. Cleveland, Birmingham-Southern College
Peter G. Klein, Baylor University
Thomas L. Wenck,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John B. Egger, Towson University
Douglas Butler, 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
William N. Butos, Trinity College
Paul Prentice, Colorado Technical University
Butler Shaffer, Southwestern University Law School
Judd Patton, Bellevue University
Paul Gottfried, Elizabethtown College
Jim Cox, Georgia Perimeter College
Roger Clites, Tusculum College
Bruce Koerber, Divine Economy Consulting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自由市场,奥地利学派,联名公开信,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27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