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拟推28万亿日元刺激计划,3月份曾求教于全球智囊

澎湃新闻记者 丁蕾蕾

2016-07-28 09: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本经济新一轮刺激计划规模敲定,不是此前猜测的10万亿日元、20万亿日元,而是2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77万亿元)。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7月27日下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福冈发表演讲时透露,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规模将超过28万亿日元。其中13万亿日元的刺激资金将用于财政刺激。刺激措施将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支出和贷款项目。
日本将充分利用超低利率的金融环境,通过财政投融资向企业等融资6万亿日元。此外,磁悬浮中央新干线将最早提前8年延伸至大阪。还将在2016年内出台有利于吸引外国游客和农产品出口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力争实现高效投资。
此外,日本将政府暂不发行公明党提出的“超值商品券”,而开始研究向低收入者发放1万日元左右现金的措施。日本还考虑上调时薪以刺激经济。
安倍还称,经济刺激计划将在8月2日的内阁会议上正式敲定。部分措施将写入之后编制的2016年度第二次补充预算案,力争在预计于9月中旬开幕的秋季临时国会上通过。
分析人士指出,安倍在2012年上台后推行的安倍经济学目前依然看不到将日本经济拉出谷底的希望,单纯的货币及财政刺激手段效果并不明显,日本可能还需要推进改革。包括加快推进国家经济特区战略。
安倍3月曾汇聚全球专家求解增长难题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美联储主席博伯南克曾带领了一批美国经济学家到日本与安倍会谈,商讨日本经济问题。当时市场就猜测安倍会采纳伯南克提出的“直升机撒钱”策略,加码货币刺激。
不过,当时与会专家观点并不一致。 比如,纽约市立大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认为日本货币宽松迎来极限。3月,他在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等人举行的会谈中指出“货币政策必须有财政政策支持”,呼吁主要国家携手动用财政支出。
从安倍表态看,日本无疑采纳了财政刺激建议:一方面加大基础设施建设,一方面刺激居民消费。
但这似乎并不能解决深层次问题,哈佛大学教授戴尔·乔根森(Dale W. Jorgenson) 3月在与安倍晋三等会面时亮出了一组数据以证明日本自1995年以来生产率持续低迷的状况,敦促日本加紧实施生产率革命。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根森教授向安倍提出了一系列的改革要求,包括撤销阻碍竞争的“岩磐限制”、改变传统的劳动雇用制度、推进为社会保障提供资金的税制改革等。但到了要提出具体政策的时候,这些内容却很难达成共识。(编注:在日本,存在政府相关部门和业界团体等强烈反对放宽医疗、农业等领域的限制的现象,被称为“岩磐限制”)
日本一桥大学教授深尾京司关注的是劳动市场的改革。在日本,企业的非正式雇用人员比例不断增加,造成了员工间待遇差距扩大等问题。深尾教授提出“应依照‘同工同酬’的原则,对用人制度整体进行调整”。但在“终身雇用”和 “年功序列”的观念根深蒂固的日本,要实施这样的制度改革并非易事。
眼下,日本在推行国家经济特区战略,期待改革从特区开始。
关注日本央行动作
安倍就经济刺激计划强调,“将在下周完成汇总,写入对未来的投资,向‘农政新时代’迈出强有力的一步。”
上述消息一出,美元兑日元瞬间拉升逾1%至106.54,此后略有回落。日经225指数涨幅也从1.34%一度达到2.68%。分析人士指出,这让日本央行面临压力,不得不进一步宽松货币政策,以配合安倍的大笔支出计划。日本央行本周五结束的利率会议将受到密切关注。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目前安倍经济学效果不佳,前一段时间,日本使用的货币政策、超额存款准备金负利率等,都未能起到刺激效果。目前国内要求使用财政政策的呼声比较大,因此加大了财政方面的刺激。
而且,为了实现2%的通胀目标,日本政府27日还表示,将在本财政年度上提最低时薪3%,以增加低收入群体消费能力,提振国内需求。
上个财政年度日本全国平均最低时薪为780日元,上调3%约为不到24日元,但已创历史财政年度最大涨幅。日本政府在上个财政年度也将最低时薪标准上调了2.3%。
对于上调最低时薪,白明认为,更多是从中端消费来活跃日本经济、拉抬日本内需。目前日本外需不确定性因素很大,尽管暂时出现了顺差,但是这种状况能否持续还不肯定,更多的还是靠日本的内需。
27日早些时候,有媒体报道称,日本政府考虑发行50年期债券,这将是二战之后日本发行的期限最长的债券,可能最早于本财政年度发行。报道还称,日本可能减少短期日本国债发行,为50年期国债留出空间。日本也考虑发行更多的40年期国债。
但随后该消息遭到否认。日本财务省称,日本考虑发行50年期债券的说法不实。日本没有考虑发行50年期债券,发行50年期债券将摧毁40年期债券市场。
此外,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进展情况,安倍表示,“争取早日生效,积极促进经济合作,进一步扩大自由公平的机遇。”
但对日本央行决策者而言,日元走势和政治考量或许是决定性因素。日本央行决策者正在纠结,是再度扩大刺激措施,还是将日渐枯竭的政策工具留待经济形势更糟糕之时再用。

安倍自2012年底上台以来,推行了一系列经济政策,这些政策基于所谓三支“箭”——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体制改革,旨在使日本摆脱经济衰退和通货紧缩。
彼时,这些政策很受市场欢迎,日经225指数从安倍就任时的9000点出头一度飙升至2015年4月9日的20952点。此后,市场仿佛对安倍的政策有了免疫,政策效果越来越差。
于日本的决策者而言,财政政策是非常难以动用的工具。虽然其很明白有必要推出刺激政策令经济走出长期困局,但同时,日本的债务水平是发达国家经济体中最高的,意味着任何刺激政策都可能加重相关债务负担。因此,日本政府不得不在短期刺激经济与长期巩固经济之间努力寻求平衡。
而货币政策,当前的基准贷款利率已经接近零,由于量化宽松的水平已经非常之高,而日本央行行长黑田此前也已宣布“直升机撒钱”不合法,许多人提出质疑日本央行下一步还能做些什么,似乎只有进一步削减单侧存款利率是可能的。
澎湃新闻根据日本媒体报道,不完全统计了自安倍上任以来,所推进实施的多项经济刺激措施,具体如下:
1、2013年1月11日,日本政府通过了20.2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措施,中央财政投入10.3万亿日元。
2、2013年2月,日本参院全体会议通过了2012年度补充预算案。该补充预算案以紧急经济刺激措施为核心内容,总额超过13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810亿元)。其中,紧急经济刺激政策的费用达10.28万亿日元。
3、2013年1月29日,日本政府在临时内阁会议上敲定了2013年度政府预算案。一般会计预算总额为92.6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万亿元),由于一些支出已纳入了2012财政年度补充预算,和上一年度相比,最初预算减少3000亿日元。
其中,公共事业项目相关经费比2012年增加了7100亿日元,达到5.29万亿日元,反映出安倍政府希望通过公共事业支出促使经济触底反弹的姿态。
4、2013年12月24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上正式批准金额高达95.88万亿日元(约合9220亿美元)2014财年政府预算案,其中,国防防卫预算同比增加,为连续两年增拨。市场认为,从这份预算案可看出,日本政府正试图借助提高消费税率和经济状况改善这两大变化为大幅增长的防务开支开辟新空间,以期朝着财政平衡迈出第一步。
5、2014年4月起,日本将消费税率从5%提高到8%,原计划于2015年10月再提高至10%,但安倍认为,增税会压制个人消费,不利于抗击通缩,因此于2014年11月决定将再次上调消费税率的时间推迟到2017年4月。
6、2015年1月14日,日本内阁会议正式通过了2015年度的财政预算案,草案显示,新年度的一般会计总额高达约96.34万亿日元。
7、2016年3月29日,日本参院全体会议表决通过了2016年度财政预算案,这份一般财政预算支出总额为96.7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53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其中,包括养老金与医疗在内的社保费用高达31.97万亿日元,同样刷新纪录,防卫费更是首次超过5万亿日元以加强岛屿防御。
8、2016年6月1日,安倍正式宣布将2017年4月消费税税率上调至10%的原计划,再度推迟至2019年10月。
9、2016年7月27日下午,安倍晋三在福冈发表演讲时透露,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规模将超过28万亿日元,其中13万亿日元的刺激资金将用于财政刺激。同时,日本还将充分利用超低利率的金融环境,通过财政投融资向企业等融资6万亿日元。
责任编辑:丁蕾蕾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经济,刺激,时薪,澎湃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