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上海高温下的坚守者:是他们让城市的运行得以保障

澎湃新闻记者 周航 陈伊萍 张婧艳 陈逸欣 栾晓娜 实习生 韩冬 陈诗斯

2016-07-29 09: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3:40 直击上海高温下的坚守者:是他们让城市的运行得以保障
直播精选回顾|上海最高温直逼40℃,记录高温下的坚守者【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自7月20日出梅以来,上海出现持续高温天气,橙色、红色预警不断响起。烈日炎炎,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室内吹着空调享受清凉。建筑工、电力维修工、交警、环卫工……这些职业,无不需要坚守岗位。这是他们职业的特性,也是这座城市运行的保障。 
统计数据显示,自6月15日起,截至7月28日,国网上海电力共处理各类故障抢修88213起,平均每日处理故障约2004起,累计出动抢修人员13.2万人次。市容环卫方面,在持续高温天气下,上海市2.8万名道路保洁职工,全部在一线坚守。
7月28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兵分四路,直击了高架上沥青摊铺工人和电力维修工人的作业现场,以及宽阔马路上,交警和环卫工人们忙碌的身影。
建筑工、电力维修工、交警、环卫工……这些职业,无不需要坚守岗位。这是他们职业的特性,也是这座城市得以运行的基本保障。  视觉中国 图
高架摊铺工:在日头最猛的中午也不休息
伴随着机器的轰鸣,160℃以上的沥青均匀地摊铺在路面上。刚铺下的沥青柔软而黑亮,甫一落地,白烟哧哧冒出,空气似乎都随之颤动。
7月28日上午9点半,隧道股份路桥集团道路公司第一摊铺队仍在继续着沥青摊铺工程。如无意外,再过两个月,上海嘉定区嘉闵高架北段这段6公里的高架桥就将如期完工,从而对上海西部交通压力起到舒缓作用。
和以往一样,铺摊队6点从住地统一出发,驱车一小时抵达这段高架路,就这样一直要工作到傍晚6点。工程的重要性和工艺上需要连续施工的特性决定了,即使是在日光最猛烈的中午,他们也不能休息。
在采访过程中,因为施工现场的空气温度过高,记者的手机接连两次自动关机,从滩涂机上流出的沥青温度在160℃以上。
31岁的张国强蹲在刚刚滩涂沥青的现场,热浪从地面不断涌上来,他低头测着,保证整个路面的平整度在2毫米的落差范围内。摊铺机后,另外几个工人使着铲子,在道路边缘上做着调整。
作业时,他们全都戴着宽大的草帽,穿着厚厚的大头皮鞋,这些都是为了阻隔高温。而饮着盐汽水、喝着绿豆沙的时候,则是他们一天中最消暑的时刻。今年让他们稍稍开心的是,高温补贴涨了——从每月200块钱涨到了240块钱。
大多数时候,59岁的队长袁学强都在边上看着,时刻关注着作业时的各种细节。现场工人说,没人能“糊弄”到他。这支由他带领的40个人的摊铺队,也有着摊铺上海F1国际赛场等光荣历史,说起这些,这个干了四十年摊铺工作的老队长,神色无比骄傲。
环卫工:用努力让人民大道干净整洁
上午10点,环卫工人原兰英已经在人民大道上作业了。炎热的天气烤焦了行道树叶,落得满地都是。原兰英拿着扫帚,不紧不慢地扫着,背脊的衣服上渗出了明显的汗渍,她时不时地用手背拂去额头的汗珠。
根据班组安排,原兰英每周工作6天,逢周一休息,从5时30分一直持续到13时30分,一天工作8小时。她透露,工作地点离家近,她骑着自己的“小电驴”,5分钟就能抵达。但为了不耽误工作,她每天仍然坚持提前半小时出门。
“5点半的时候,我们清扫工作开始,虽然太阳还不烈,但由于清扫需要用力,因此常常也是一上班就已汗湿了全身。”原兰英说,常常工作没多久,衣服上就已能清晰看到因为出汗旺盛而沥出的盐渍。“白花花一片,”她向记者这样描述道。
原兰英的清扫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普扫,即整条道路可视范围内看得见的垃圾都要清扫;第二部分是清理垃圾桶,她要将垃圾桶内的垃圾清理干净,并擦拭垃圾桶。
她说,在清扫的过程中,让她感到最难清理的就是粘着在地面上的口香糖。“游客随地一吐的口香糖,我们清理起来可要花上不少功夫,拿着小刀在地上铲半天。”此外,游客乱扔的塑料饮料瓶也让他们头疼不已。“饮料含有糖分,大热天的洒在路上,黏黏糊糊的,清理起来困难。”
原兰英说,环卫工人干的活儿虽然普通,但对她来说,自己对这份职业仍充满了荣誉感。“人民大道是著名的旅游集散地,也是上海市政府前的门面道路。我的努力让这条道路干净整洁,自己觉得特别有面子。”
她说,对这份职业的荣誉感还在于别人的肯定。前几日,上海温度持续上升,高温预警一轮接着一轮。一名过路的路人看到烈日下的原兰英只身一人默默扫地,轻轻地给她一瓶水,说了声“辛苦了”。“我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她的这一举动让我非常感动。我的努力付出得到认可,我很欣慰。”
交警:骑着车身温度50℃的摩托追违法车
上午10点20分,黄浦区福州路上,交警徐建伟和陈伟两人正在查处一辆违法停车的白色面包车。
徐建伟和陈伟是上海黄浦交警支队机动责任区巡逻民警,作为叠加警力对南京东路步行街和外滩风景区进行叠加巡逻。
在来往穿梭的车辆中骑行,行驶车辆带来一波又一波热浪,汗水已经浸湿警服。因为头戴警用头盔,使得他们的头上更闷热,豆大的汗水清晰可见。
自诩“鹰眼”的陈警官在同事圈中是出了名的眼睛毒,常常能从细微处发现交通违法的蛛丝马迹。即使是持续的高温炎热天气,也丝毫没有影响他执勤工作的高效。
红色高温预警下的街头,警用摩托车的仪表盘上显示,此时的空气温度已经达到40℃,陈伟介绍,摩托车身的温度更高,可以达到50℃,处理完一个违法行为后,摩托车已经在阳光下炙烤了近10分钟,陈伟和徐建伟跨上摩托,座垫过高的温度,使他们无法直接坐下,需要适应几十秒。
“在驾驶警用摩托的过程中,手不能脱把,手臂经常被晒得又痛又痒,我们只能在红灯或停车时拍一拍,缓解难受的感觉。”徐建伟撩起袖管露出“熊猫手”,袖口处明显的颜色分界明显,防晒霜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什么作用,“一出汗就冲掉了”,高温下,巡逻民警根本喝不上一口凉水。
从摩托车箱子中拿出的矿泉水瓶已经发烫,“现在水的温度可能已经接近60度了。”陈伟推测。
一辆黑色奥迪车被拦停,“你好,你一连变了三根车道,请出示你的驾驶证行驶证,”徐建伟对奥迪司机解释。在开具处理单时,徐建伟一手在PDA上方遮着,一手输入驾驶证号码,直射的阳光让PDA的屏幕严重反光,几乎看不清屏幕上的字母,
采访过程中,陈伟和徐建伟目光仍不离路口来往的车辆,一旦发现违法情况便会迅速跨上摩托,拉响警报,发车追赶。
电力抢修工:争分夺秒赶往现场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当天气温,曹纪胜笑了,他说:“今天已经很不错了,温度高但不算很闷,最主要是习惯了。”这时,抢修室的电话响了,曹纪胜知道又有检修任务了。
曹纪胜是国网上海市区供电公司的一名维修工人,在平均气温35℃的三伏天,到居民家门口检查电闸开关、爬高修电路是他的日常工作,“不是在接抢修电话,就是在抢修的路上。”
电话中,有居民反映家中突然断电。电话一挂断,曹纪胜和同事带上抢修工具就马上驱车驶向了目的地。
10点55分,找到了居民家门口,曹纪胜和另外一名维修工郭申着长袖工作服、头戴安全帽,“全副武装”地围着一个配电箱忙碌起来。没多久,曹纪胜的后背衣衫已渐渐被汗水浸湿,汗水从额头渗出,顺着安全帽边缘往下流。
“这个电闸没问题。”曹纪胜擦了把汗,从包里掏出螺丝刀继续仔细检查。一番忙碌,在确定配电箱没问题后,和居民反复确认家中有电了才离开。曹纪胜说:“有时候居民家中几个电器同时使用引起跳闸后,他们自己会把电闸恢复。但对我们来说,接到抢修电话就必须到现场。大热天的,对居民来说停电是件痛苦的事,抢修工作不能马虎。天气越不好,发生电力故障的可能性越大,我们越得往外跑。
曹纪胜坦言,有时候工作压力很大,公司规定的抢修时间是40分钟,但是在路上的时间是不可控的。“晚高峰时段是用电高峰,抢修电话一个接一个,如果路上堵车耽误时间,就会担心影响下一单任务,不想让居民等太久。”边走边脱工装,曹纪胜透了口气。没想到同事一个抢修电话又接了进来,曹纪胜二话不说发动了引擎继续前往下一个抢修点。
据抢修队队长郭申介绍,曹纪胜所在的抢修室位于国家电网上海市区供电公司的瑞金南路驻修点,平时共有7-8人轮岗,他们所负责的抢修范围从西藏南路至瑞金南路瞿溪路。由于驻修点所辖范围内有不少老公房,入夏以来抢修强度相对较大,平均每天接30多个抢修电话是家常便饭。
“夏天是用电高峰,家家户户都要开空调,很容易因超负荷造成电力故障,为了保证更多人用电,我们辛苦点又有什么。 ”曹纪胜说。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高温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