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立德的满文水平有多高?

李勤璞

2016-07-31 14: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笔者论文《明末辽东边务喇嘛》2000年9月在台北《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刊登,结论言及喇嘛的政治角色:“金人(清人)于此获得足够机会,乃有北京时期(1644-1912)对藏传佛教的信仰跟深切的成功的全面运用,塑造出大清朝特殊的政治构造-意识形态-族群关系”,语后加了一条脚注:
Evelyn S. Rawski就清朝的形成、统治方式、政权性质等,表达了有启发性的意见,见其著,‘Presidential Address: Reenvisioning the Qing: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Qing Period in Chinese History,’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55.4(November 1996), pp. 829-850。不过,渠对中国大陆清代史、满族史研究成果的评介,未免漫然称赏之嫌。
我当时的印象是,Rawski(汉名“罗友枝”)依据的那些二手论著,并不足以支持她的结论,所言不过是一种意见。逐一核对该文所引书目,不少甚至连出版机构都写错,更令人不得不对文章质量产生怀疑。张勉励译述罗友枝此文,刊登于北京《清史研究》季刊1999年第二期。这是今日所谓美国“新清史”跻身中国学界乃至在社会上引起波动之局的开始。
在这股浪潮当中,美国学者Mark C. Elliott(汉名“欧立德”)是最为积极的参与者,堪称领袖。他极力在中国推广“新清史”,呼吁中国学界改写清史,宣称新清史有几项特点,其中之一是运用满文史料,他自己也以能运用满文资料自诩,所著《乾隆帝》中译本的作者介绍说他“除中国历史外,并教授汉、满、蒙文历史文献”,此书乃是“基于扎实的满文史料研究”。他在中译本序里这样写道:“我本人也逐字逐句认真审阅了全稿,并做了进一步的校正和修改,因此,书中如果存在任何错误,责任自当由我承担。”而译校者贾建飞则在后记中说:“审校完成后,欧立德教授又逐字逐句进行了二次审读,他不仅提出了很多宝贵的修改意见和建议,还补充了译稿中缺失的很多原始引文。”据此看来,作者是能够对中文版内容负责的,排除了“手民之误”或译者犯错的可能。那么,不妨就以《乾隆帝》(以下引文仅标页码)为例,来看看欧立德的满文水平究竟如何。
《乾隆帝》英文版
钮祜禄氏
《八旗满洲氏族通谱》(jakūn gūsai manjusai mukūn hala be uheri ejehe bithe, 1744)卷五有满文Niohuru hala,汉字作“钮祜禄氏”,是乾隆皇帝生母孝圣宪皇后的姓氏。钮祜禄氏在八旗满洲姓氏中十分著名,但欧立德每次都写作“钮钴禄氏”(50页、270页)。钴(gǔ)、祜(hù)两字,音形义均不难区分。作为以满文从事清史教学与研究的学者,欧立德似乎并不清楚Niohuru hala的读法与汉字写法。
丰绅殷德
和珅儿子的名字“丰绅殷德”系乾隆皇帝所赐,欧立德说这个名字的满语意思为“祝他好运”(67页)。英文原文(48页)为:Fengšeninde(his name, which in Manchu literally means, “good luck to him,” was chosen by Qianlong)。
按,第一部满汉辞典《大清全书daicing gurun i yooni bithe》刊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由江苏太仓民人(irgen)沈启亮在北京编写,其中fengšen这个字意为“福分,造化”;《五体清文鉴》则解作“福祉”,名词;《佳梦轩丛著》“清语人名译汉”条也指出,“丰伸”的意思是福分。那么,丰绅应该是fengšen。另有形容词fengšengge,意为“有福分的,有造化的”。
翻检乾隆朝实录,当时有这样的人名:福康安的两个儿子分别叫“丰绅济伦”(fengšen jilan:福慈)与“丰绅果勒敏”(fengšen golmin:福分长久)。和琳(1753-1796)的儿子、丰绅殷德的叔伯哥哥则叫“丰绅宜绵”(fengšen imiyan:福聚)。若是满语,丰绅殷德应该是fengšen yende,意为福旺。Yendembi为动词,意思是“兴“旺”,Yende是其命令式。
满文fengšeninde,如果有这个词的话,应分开写成fengšen inde。Inde有两义,一是第三人称代词“i”(他,她,它)的与位格和方向格形式,意为“在他”“于他”“向他”“对他”,二则是动词indembi(意为“歇宿”)的命令式。
欧立德假设“丰绅殷德”为满语fengšeninde,意为“祝他好运”。按此解释,则inde是作代词“i”的与位格和方向格形式。从多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不成立的。
第一,满语里,动词在宾语之后。表达“祝他好运”之意,一定有动词“祝”字在inde后面,句式是这样的:
inde basubumbi,(被他笑话。)
inde acaha manggi bi sain fonjimbi se,(见了他时,说我问(他)好。)
si inde adafi yabumbio,(你贴近着他走吗?)
inde benefi ša,(给他送去瞧。)
第二,无论满人还是汉人均认为福分与运气非常不同,因此,说这个名字fengšeninde意为“祝他好运”肯定是不对的。
第三,名字中有“inde”,意思是指向他人的,如果某人名叫“祝他好运”,那一定是祝福别人,而不是祝福拥有这个名字的人。
第四,在旗人满语命名习惯中,没有应用格助词形式的,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例证。常有以动词命令式(即动词词干)命名的情况,但都是具有一定意义的,或积极向上,或寄予期望,而 inde作为动词命令式意为“歇宿”,显然不适合用于人名。
丰绅殷德
男性美德
《乾隆帝》94页“寻找真正的男人”这个小标题下有一句:“乾隆有时喜欢将这些品质称为‘男性美德’(即满文hahai erdemu)。”
按,满文hahai erdemu指的乃是武艺、技艺、本事,并非“男性美德”之意。Haha意为:男子,丁;男的,雄的。I意为:的。Erdemu则指“德,能”。
说“美德,令德,懿德”,则必须加形容词sain:Sain erdemu。Sain的意思是“美,好,优,善”。
钦定
《乾隆帝》143页写道,乾隆皇帝“命人修订了官修辞书《钦定清文鉴》,将察哈台语编入其中”。欧立德想说的,其实是《五体清文鉴》,此书满语书名han i araha sunja hacin i hergen kamciha manju gisun i buleku bithe,藏文书名rgyal-pos mdzad-pavi skad lnga shan-sbyar gyi mañjuvi skad gsal-bavi me-long,蒙古文书名qaγan u biigsen tabun jüil ün üsüg iyer qabsuruγsan manju ügen ü toli bičig,汉文书名《御制五体清文鉴》,是一部满语及多语种同文辞典,但并非“钦定”(满语han i toktobuha),而是“御制”,即皇帝自己写的,书名开头已经写明:满文han i araha,藏文rgyal-pos mdzad-pavi,蒙古文qaγan u bičigsen。
御制燧囊诗
《乾隆帝》58页提到一首与皇后手制燧囊有关的诗:皇后“富察氏突然离世,乾隆遂命人制作了一个特殊的盒子专门盛放皇后最后进献的这件礼物。他解释了这件礼物的来龙去脉,并以满语赋诗一首,其中有这样的语句:‘睹旧物兮心悲恸,忆音容兮泪朦胧’”。
此诗的满汉文原迹图片,《乾隆皇帝的文化大业》《故宫文物月刊》都曾刊登过,汉文诗题为《朕读皇祖〈御制清文鉴〉,知我国初旧俗,有取鹿尾氄毛缘袖以代金缫者,盖彼时居关外,金线殊艰致也。去秋塞外较猎,偶忆此事,告之先皇后,皇后即制此燧囊以献。今览其物,曷胜悼怆,因成长句,以志遗徽》,诗云:“练裙缯服曾闻古,土壁葛灯莫忘前。共我同心思示俭,即兹知要允称贤。钩绦尚忆椒闱献,缜致空余彩线连。何事顿悲成旧物,音尘满眼泪潸然。乾隆戊辰清和既望。”落款日期为乾隆十三年(1748)四月十六日。看此诗满文本,并不押头韵或尾韵,音节不等,完全是散体文,再据乾隆朝《实录》所记朝廷满文翻译情况,此诗跟御制诗文和祭文之类相同,是撰写汉文定稿后,再经儒臣译成满文,并非用满语赋诗一首。其实未见乾隆皇帝写过满文诗文的记载。
欧立德称有一句意为“睹旧物兮心悲恸,忆音容兮泪朦胧”,比较起来,只能是满译最后第四联:
julgei giowanse i hūsihan cuse i etuku weilehe be donjiha,
seibeni boihon i fajiran hiyabun i dengjan be ume onggoro sehe,
mini emgi uhei mujilen i malhūn be tuwabuki sehengge,
ereni oyonggo be sahangge yargiyan i erdemungge,
hayame tabuhangge kemuni dulimbai gung ni yafahange seme gūnimbime,
sijime ufihangge untuhuri boconggo tonggo i miyamigan be tuwabuha,
aide uthai fe jaka oho ni seme nasame,
arbun mudan be sabure gese yasai muke sar seme tuhebuhe,,
意思是:“悲伤着因何原因(燧囊)顷刻变成故物?宛如看到(皇后)音容,眼泪簌簌掉下来。”这句满文里没有“睹旧物”、“忆音容”、“泪(眼)朦胧”的意思,仍是汉文原诗的意义:“何事顿悲成旧物,音尘满眼泪潸然。”
清孝贤皇后绣花卉火镰荷包
《御制盛京赋》
《乾隆帝》84页提到《盛京赋》,说赋中“乾隆以大段的文字描写了满洲故地的奇迹,即‘天佑之国,大汗兴焉’”。
按,汉文《御制盛京赋》乾隆八年(1743)写成于盛京,该年由儒臣翻成满文一并刊行,满文书名han i araha mukden i fujurun bithe。此赋汉文序有“因周览山川之浑厚,民物之朴淳,谷土之沃肥,百昌之繁庑,洵乎天府之国、兴王之会也”之语,不难发现,欧立德所引“天佑之国,大汗兴焉”即从“天府之国,兴王之会”这两句的满译本来,检《盛京赋》满译本此语:abkai iktambuha gurun, han i yendehe šošohon i ba,满译本与汉文的意思完全一致:(盛京,mukden)乃天生物产富庶之区(gurun)、既往帝王兴起之要地(ba),并无“天佑”、“大汗”之意。
《御制十全记》一
乾隆皇帝御制《十全记》载乾隆五十七年(1792)十月戊辰初三日《实录》,同一日,乾隆令人写为四体字(满汉蒙藏文)碑,立于拉萨。另有汉文御笔写本、《御制文三集》卷八本,则均有作者双行小注。
欧立德引了一段原文:“我武既扬,必期扫穴犁庭,不遗一介,亦非体上天好生之德。即使尽得其地,而西藏边外,又数千里之遥,所谓不可耕而守者,亦将付之他人。乃降旨允降班师,以蒇斯事。”又为之加脚注:“此段引自《十全记》。满文本:ede emgeri cooha horon be algimbuha be dahame. urunakū hūlhai yeru be geterembume efulefi emke seme funceburakū gisabuki seci. inu dergi abkai banjibure de amuran gūnin de acabume yaburengge waka. uthai tere ba be wacihiyame baha seme. wargi dzang ni jecen ci tulesi geli uttu minggan ba maktabuhabi ere uthai tarici ojorakū tuwakiyaci ojorakū sehengge kai. jiduji inu bai gūwa niyalma de bahabure dabala. tuttu hese wasimbufi baime dahara be alime gaifi cooha be gocifi baita wacihiyabuha. 中文译为:我军业已展示出压倒性的力量。因此,若谓必须逐个清除、捣毁叛军巢穴,将其一个不留地彻底粉碎,那么这一行动计划将不会符合上天好生之德。因此,即使尽得此地,自西藏之外其他千里(帝国内)不可耕、守之地亦将放弃,终究只能为人所取。故降旨晓谕(叛军)投降,体恤将士,终结这场战役。”(152页)
庄吉发先生《清高宗十全武功研究》(546-547页)附录了影印汉文《十全记》及其满文译本,译文与原文严格对照,可参考。笔者将这段满文翻译如下,以资比较:“因已宣扬了军威,如果一定要剿除、攻破贼穴,一个不留地剿杀,也不与上天喜好其生存的心思(gūnin)相合;就是把那地全都得到了,悬隔在西藏界外又这样(几)千里,这就是所说的“不可耕种、不可镇守”呀,最终也会白白被别人获得罢了。于是降旨,接受归降、撤回军队,使事情结束。”
欧立德在这段脚注中对实录满文译本的汉文翻译,无疑是其满文能力的展示,然而,检查一下满文,可知他的译文是几乎完全脱离原文的“再创作”。例如,“西藏边外,又数千里之遥,所谓不可耕而守者”,满译wargi dzang ni jecen ci tulesi geli uttu minggan ba maktabuhabi ere uthai tarici ojorakū tuwakiyaci ojorakū sehengge kai,意思是说该地在西藏边界之外又几千里之遥,不宜纳入中国版图。欧立德所译“西藏之外”“其他千里之地”,并已经在“帝国内”,可谓荒腔走板。
再如满译本baime dahara be alime gaifi,欧立德译作“晓谕(叛军)投降”,实际意思是“接受归顺”,即允许其投降,没有“晓谕(叛军)”之意。《十全记》“上天好生之意”的“意”字,被欧立德误作“德”,于是满译本(dergi abkai banjibure de amuran gūnin)的gūnin(汉文:意)也被他错译成“德”(满文:erdemu)。
乾隆帝画像
《御制十全记》二
除了以上内容,《乾隆帝》中还提到了一次《十全记》:“乾隆皇帝他在1795年一篇有关其退位的文章中是这样结尾的,其中反映出他的世界观发生了转变:‘知进知退,易有明言。予实服膺弗敢忘。而每于用武之际,更切深思,定于志以合乎道。幸而五十七年之间,十全武功,岂非天贶。然天贶逾深,予惧益切,不敢言感。惟恐难承,兢兢惶惶,以俟天眷,为归政全人,夫复何言。’”(153页)
欧立德大概没有完全读懂这段文言,标点有误,现重新标点如下:“知进知退,《易》有明言,予实服膺弗敢忘,而每于用武之际,更切深思,定于志以合乎道。幸而五十七年之间,十全武功,岂非天贶?然天贶逾深,予惧益切,不敢言感,惟恐难承,兢兢惶惶,以俟天眷,为归政全人,夫复何言。”
欧立德为《十全记》这段话加了如下脚注:“满文本:šumilame gūnimbi jabšan de susai nadan aniyai sidende. coohai gungge be juwan mudan yongkiyahangge aika abkai kesi de waka semeo. tuttu seme abkai kesi de ele šumin ofi. mini olhorongge ele hing sembi. gelhun akū hukšembi sarkū bime. damu alime muterakū ayoo seme gingguleme gingguleme olhoxome olhoxome abkai gosire be baime. dasan be targalafi yongkiyaha niyalma ojoro erin be kiceme erere dabala. geli ai gisurere babi sehe. 中文译为:在我(登基)57年间,幸有好运相伴,成就十全武功。能说这不是上天赐恩吗?天赐愈多,我对上天之敬愈诚。我不敢冒昧地去获知如何表达我的谢意,惟愿以我的赤诚与惶恐之心去祈求上天之福佑。若弃帝位,唯盼成为一介全人。此外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153页)
这条脚注,分《十全记》满文转写及其欧立德的译文,理应是上引独立引文对应的段落。可是出乎寻常,并非如此。我们先看庄先生书中《十全记》那段独立引文的满文对应段落(阿拉伯数字表示行次):(页548)⑽ibere be sambi bederere be sambi seme jijungge⑾nomun de getukeleme gisurehe be dahame bi yargiyan i gūnin de⑿tebufi gelhun akū onggorakū, cooha baitalara dari, ele⒀mujin toktobufi doro de acanaki seme alimbaharakū⒁šumilame gūnimbi jabšan de susai nadan aniyai⒂sidende, coohai gungge be juwan mudan yongkiyahangge,⒃aika(页549)⑴abkai kesi de waka semeo, tuttu seme⑵abkai kesi de ele šumin ofi, mini olhorongge ele hing⑶sembi gelhun akū hukšembi sarkū bime damu alime⑷muterakū ayoo seme gingguleme gingguleme olhošome olhošome⑸abkai gosire be baime dasan be targalafi yongkiyaha⑹niyalma ojoro erin be kiceme erere dabala, geli ai⑺gisurere babi sehe
这段满文,笔者翻译如下,以资比较:“所谓知道向前、知道后退,《易经》中既经明白地说了,我实在是存于心而不敢忘。每当用兵,无不深思,越加坚定心志,以合于道(doro)。有幸在五十七年间,成全十番武功,难道不是由于天的恩典吗?然而,天恩越深,我的畏惧越发诚笃,怎敢不知感戴,且只怕不能领受,谨慎再谨慎,央求天的怜爱,而希望退出(dargalafi)政治(dasan)、变成完人之时而已,又有什么说的呢。”
满文从行10至行14“šumilame gūnimbi”止,是汉文独立引文“知进知退,《易》有明言,予实服膺弗敢忘,而每于用武之际,更切深思,定于志以合乎道”的译文。alimbaharakū šumilame gūnimbi即《十全记》中的“更且深思”,深思对象是用兵“定于志以合乎道”,因之属于上面的一句。在欧立德的“满文本”中仅仅剩下不成句子的“šumilame gūnimbi”两个词,剩下的全丢掉了。
行14剩下的语句加上行15,意思是:“有幸在五十七年之中,把武功十项全备”,也就是汉文中的“幸而五十七年之间,十全武功”,不是欧立德所译“在我(登基)57年间,幸有好运相伴,成就十全武功”的意思,尤其没有“好运相伴”之意。
满文里没有targalafi(targalambi)这个词,欧立德并未指出这个事实。该词应是dargalafi误写(两个字只差一个点);“dasan(政治)be(把)dargalafi(退职)”意即辞去政治,“归政”(举例来说,dargalaha amban意为“原品致仕大臣”,字面意思则是“退休大臣”)。欧立德将dasan be targalafi译为“若弃帝位”,全无根据。末句“夫复何言”满译本意译为geli ai gisurere babi sehe,并不是“此外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没有“此外”这个意思。
如果欧立德能读懂满文的话,他应该会注意到这个词:jijungge nomun,也就是经书名《易经》,那么,他对文言文的标点可能会更准确些。
《乾隆帝》约有十二处运用或提到了满文词汇或语意,九处有误,这里讨论了八条,此外有一条关于大清国号(daicing gurun)的议论(78页),涉及满文、蒙古文知识和明清史,此处不作讨论。在本文列举的错误当中,前几条显示欧立德在基本的满文阅读能力方面存在欠缺,而有关满汉合璧《十全记》的最后两条,欧立德的译文则是脱离满文原文的“再创作”。由是观之,我们该如何看待欧立德关于清代中国的论断?更进一步的,美国新清史所宣称的“重视满文”以及基于满文史料的“满洲帝国”、“内亚史”研究,又意味着什么呢?
(本文载2016年7月31日《东方早报·上海书评》)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清史,欧立德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