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欧洲文明危机

2016-07-30 19: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2015年11月法国巴黎发生爆炸枪击事件以来,欧洲各国在短时间内连续发生恶性袭击事件。此类袭击事件已造成两百多人死亡。
在一系列巨大的灾难面前,恐慌的欧洲人开始聚焦其安保与情报能力,重新思考移民政策,但若要真正破解对伊斯兰的恐慌心理,从根本上改善安全环境,则必须改变其倾向于视自我为中心的文明观。
正是在这一文明观的驱动下,欧洲人在与其地缘政治近邻中东伊斯兰地区的长期互动中,漠视了伊斯兰文明的尊严和发展,从而造成了中东穆斯林与欧洲文明之间的巨大心理鸿沟。
首先,20世纪以来,欧洲对中东地区的主导,塑造了穆斯林的羞辱认知。1916年,英法两国签订的《赛克斯-皮科协定》,在没有考虑到阿拉伯人感受的情况下就将中东地区人为划分为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约旦等国家,由此形成了当代中东政治版图。
二战后,欧洲国家对以色列在不同程度上的支持使阿拉伯人加深了其无能为力的羞辱感。“9•11”事件后,欧洲各国在其内外政策的制定中,将阿拉伯-伊斯兰与恐怖主义相绑定,对内歧视穆斯林,对外有选择地打击阿拉伯政权,进一步激化了中东穆斯林的情绪,使长期的羞辱认知转化为对欧洲文明的愤怒。
其次,伊斯兰文明的网状传播特征限制了欧洲国家在安保及情报工作方面的成效。与世界其他主要文明的传播特质相比,伊斯兰文明的传播对民族国家的依赖较少,而人际之间的网状传播最为显著。穆斯林移民可以通过教义习得、朝觐、伊斯兰教跨国组织等社会网络与中东地区构建起“核心与边缘互动”之态势。中东乱局后,大量穆斯林在短时间内涌入欧洲,2015年底时经由陆路及海路进入欧洲的非法移民人数已超过100万,预计2016年底前进入欧盟的难民总数将达300万。新移民同时也将自己对羞辱的认知传递到了一部分移居欧洲多年、甚至已是第二代或第三代移民的穆斯林心中,从而扩大了恶性袭击的社会基础。
在近期欧洲发生的突发安全事件中,不少穆斯林袭击者并未受命于某个国际恐怖组织,而是多因经济、情感、心理等问题自发策划、准备和实施了所谓“独狼”式袭击。
恶性袭击事件频发,已经引起了欧洲文明的恐慌,但恐慌并不意味着恐惧。中东地区的乱局不会骤然结束,欧洲人仍将必须与穆斯林移民朝夕相处。欧洲的领导人必须引导欧洲社会树立新的文明观,让不同宗教的信仰者学会如何更好地相处、更好地倾听他者。“软治理”是欧洲应对当前恐袭频发危机的根本之道,也是其探索未来发展模式的智慧之源。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尼斯 穆斯林 移民

继续阅读

评论(2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