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城管被杀案:和瓜贩各自留下寡母孤父,目击者称抢秤引发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发自河南正阳 实习生 邹丹娜 黄芷欣 吴梦晓

2016-08-02 09: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7月28日,河南正阳城管李伟被瓜贩张国友连捅数刀,经抢救无效死亡。目前,张国友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视频来源 目击者(00:16)
瓜贩张国友的出租屋。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
那是一把刀刃长10来厘米的水果刀,身穿白色背心的张国友紧紧握着刀柄,刀尖冲下。
李伟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下了,暗红色的血慢慢从身下溢出,他一动不动,脚上的一只白色鞋子也不见了。
正阳县南关街十字路口西北处,半车没卖完的西瓜暴晒在灼热的日头里。
河南省正阳县委宣传部事后通报称,7月28日上午9点30分左右,在县城南关街十字路口西、道路北侧卖西瓜的商贩张国友,与县城管综合执法大队五中队执法人员李伟起了冲突,张国友对李伟连捅数刀致其重伤,后李伟经抢救无效死亡。张国友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瓜贩张国友
事发前一天,张国友在微信群里开玩笑说:“小朋友们,你们见死不救吗?你们这么无情吗?”
那天天气很热,张国友卖瓜回家,他吃完中饭后,继续在群里聊天,他聊得很开心,不时邀人来家里拿西瓜吃。
“爱的.城堡”微信群里一共有14个人,都是张国友的亲戚。几个月前,在江苏徐州当兵的独子张海涛寄了一台智能手机给他,张国友开始学用微信。
45岁的张国友,初中没毕业即退学,20岁左右走出老家傅寨乡殷寨村去了县城,娶了县城姑娘李红,两人成家后一直租房子住。
正阳县南关街背后的小巷,张国友夫妇在这里租房子居住已有七八年。
房东张开香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房租很便宜,一年租金一千一二,八年前开始至今,从来没有涨过租金。”
“为什么没涨过?”
“看他家里穷,房租要等到收麦子才能给。”
出租屋门外挂了几件衣服,边上竖放一架拉车板。打开门,里面堆满了果篮瓢盆塑料瓶,还有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倚在一旁。狭小的空间,左右是卧室,只剩一个狭窄的过道,风扇“呼呼”地叫着,盖不住屋子的闷热。
屋里桌子上有一台老式电视机,有一两年没有打开过,布满了灰尘。张开香说:“一直没有去交有线(电视)费。”床边有一张柜子,是一个月前买的,也是家里最新的家居。“花了两百多块钱”,张开香说。
这个地方,张海涛住了五六年,他深刻懂得家里的贫穷。“原来在另外一个地方,房子比这还更破烂,下雨的时候屋子还漏水。”张海涛说,2013年出去徐州当兵的时候,父亲张国友鼓励他要冲在最前面。
张国友这个堆满杂物的家,在张开香印象里,连他亲戚都很少来。相处多年,房东对这位房客的爱好了解甚少,不抽烟、不喝酒,“不知道他喜欢做些什么”。
多年来,这对夫妻过着循环往复的日子。“卖完西瓜卖葡萄,卖完葡萄卖苹果,卖完苹果卖桃子。” 张开香说,收获农作物的季节,张国友就回农村的老家去,家里还住着他84岁的老父亲张铁旦,他曾多次叫张铁旦搬来县城住,但后者不愿意,说“住家里方便些”。
瓜贩张国友在殷寨村的老家。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
“出事的那天早上,他(张国友)还跟我说下午回老家,要去除花生地里的草。”张开香说。
在殷寨村一位村干部看来,村里也有人穷,但是大都比张国友家好点,“主要和个人有关”。
相熟的人大多说,张国友的脾气很倔。在84岁的张铁旦眼里,张国友好“和人论理”。“脾气大,不能吃一点亏,(但)对人好得很。”殷寨村一位村民张华(化名)说。
而和张国友打过交道的张东(化名)回忆,有一次张国友在一个地方卖水果,有另外的小贩争论这个地盘是他的,让张挪一挪,“张国友跳起来问‘是不是想干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透露,张国友曾加入当地一个叫“咆哮精武馆”的武馆,该武馆的成员包括市场上卖猪肉、卖菜、卖水果的一些商贩。
咆哮精武馆负责人李富山8月1日对澎湃新闻说,张国友已被武馆开除,“因为性格不好,太认死理。”但他不愿多说细节。
张国友家里最值钱的财产,就是街上那台卖瓜的卡车,那是两年前买的二手车。
每天早上五六点,李红便出门到县城水果批发市场进货,到七八点钟就回。水果中,只有西瓜是外地进来的,“好像是从信阳进来的。”张开香不确定地说,7月26日,张国友进了一车西瓜没卖完,27日晚上又进了一车。
在张开香眼中,张国友夫妻倆一直卖力干活,却一直没有什么钱,“我问他小孩大了,不存点钱,怎么给他买房子娶媳妇?张国友说,‘我没有那个钱,房子他自个搞’。旁边的妻子李红只是笑:‘西瓜进三毛四毛,卖五毛六毛,能赚多少钱?’”
瓜贩张国友卖瓜的车。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
杀人事件
7月28日早上,张国友夫妇早早出门。“那是最早的一次,没到9点就出门了。”张开香说。
在南关街十字路口往西一百米,靠北的马路边,张国友的车长期停在这里。“他在这里卖水果有一年多了”,附近一商铺老板说。
正阳县位于驻马店市东南部,史书有载此处为“膏粱丰腴之地”,以花生和生猪为支柱产业。正阳县城管局党委书记汤东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从2016年起,正阳开始创建国家卫生县城,城管工作一直不敢松懈。
7月28日早上9点左右,环卫工郭莲芝路过张国友蓝色的西瓜车时看到,一辆城管执法车由西驾驶而来,掉头在距离装西瓜的车约一百米处停下后,从车上下来几名城管队员。
正阳县城管局执法大队下分多个中队,各自负责不同区域,其中36岁的城管队员李伟负责的区域,包括事发地南环城路。
李伟和另一名城管走向张国友的车子,拿了他车上的水果秤,当时张国友正在撑开遮阳伞。
郭莲芝看到,张国友想要回秤,城管说:“你把车开走,秤会还给你,你到执法大队来取。” “你把秤给我,我就走开。”张国友回应。
水果秤被拿到一百米外的执法车上,正在搭太阳伞的张国友,突然用水果刀割断多余的绳子。
目击者看到,就在这个时候,张国友的妻子李红追过去要秤。李红抢过了秤,慌忙往回走,城管李伟见状,立即下来夺秤。
一名目击者向澎湃新闻回忆,一名城管队员和张国友理论,张国友拿刀晃来晃去,对方说:“你拿刀干什么?你拿刀捅我啊?”张国友说:“我就捅你。”那名城管队员听后赶紧跑开。
目击者说,这时,另外一边,李红在与城管李伟争夺秤,她突然倒地,一把抱住李伟的腿。此时,张国友追不上那名城管,掉头看见李伟和妻子在拉扯,从李伟身后捅了他几刀。
没发出一点声音,城管李伟倒地,一只鞋子被跌掉。
8月1日,李红对澎湃新闻回忆:“他拿走了我的秤,我想过去拿秤,他说‘你找死’,拽住我的手臂,把我摔倒在地,后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伟拽你手臂了吗?”澎湃新闻问。
李红点了点头,随后摸着她的头部,表示自己头很不舒服。“现在(她)浑浑噩噩,不知道啥情况。”李红的姐姐对澎湃新闻说。
当天包括李伟在内,一同乘坐执法车来到现场的,共有4名城管队员。
另一名目击者向澎湃新闻描述,他看到李红并没有晕过去。李伟倒地后,她又站起来,抓住另一名在场的城管,那名城管吓坏了求饶,被张国友踢了两脚,跑开了。
在一份拍摄的现场视频中,穿白背心的张国友,提着水果刀,在倒地的李伟身边来回转了一会,围观的人群不敢向前。“后来人山人海,堵了好几个小时。”郭莲芝对澎湃新闻说。
有目击者称,至少有半个小时,“110”和“120”都没有来。最先到达的是城管,15分钟后,队长赵亮(化名)赶到现场,他看到李伟一动不动躺在地上,边上几位城管队员在帮忙止血。“当时,张国友手中还拿着刀。”但他很快就被控制了。
郭莲芝说:“他还说不怕,说要自己走。”
瓜贩张国友的出租屋。  澎湃新闻记者 明鹊 图
城管李伟
李伟被送到正阳县人民医院抢救,同时被送走的还有倒在现场的李红。“她是轻微脑震荡。”李红的主治医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因伤势严重,李伟经抢救无效死亡,那时,李红也正躺同一家医院病床上。事发第二天,李伟的母亲袁荣也住进了这栋住院楼。
“我都不想活了,几个晚上没闭眼。”袁荣说,媳妇跑到医院来安慰她,“她说会把我当亲妈一样,为我养老送终,要我打起精神来。”
袁荣今年60岁,她在14年前失去丈夫,如今又失去唯一的儿子。“我还有个7岁的孙子!”袁荣擦着眼泪说。
曾经生活在正阳县的农场,2002年丈夫死去后,为了刚当兵回来的儿子,袁荣来到县城生活,十几年来,一直在街上卖金鱼,补贴家里的生活开支。
“开始的时候,帮别人打工开车,2012年才安排到城管。”袁荣说儿子内向,不爱说话,在城管负责开车,“他(李伟)咋这狠心啊?”
李伟是李家四兄弟的唯一单传,每年清明都回家给爷爷奶奶扫墓。李伟的大娘李淑芳说:“以后谁来给李家祖宗扫墓?”
殷寨村,张国友老家的土坯房在柿子树边,电线在头顶穿梭,墙壁裸露出红砖。家里一来陌生人,两条狗不停狂吠。
屋里杂乱无章,张国友的父亲张铁旦躺在床上喘气,他一边指着墙壁上妻子的遗像说:“她属猴,我比她大4岁,我今年84岁了。”他清楚得记得,老伴去年8月20日下午两点半过世。
从县城回来,他伤心的吃不下饭。张国友是家里最小的、也是张铁旦最喜欢的儿子,“他对我是没得说的。回来给我买烤鸭,给我弄烟,给我弄这弄那的……”
事发第二天,张铁旦跑到县城,被挡在拘留所外面,最终没能见到儿子的面。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河南 正阳 瓜贩 城管

继续阅读

评论(4.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