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企业做公益遭躺枪背后

2016-08-03 19: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1日,一家企业在其官微发出“关于克林顿基金会的情况说明”。之所以有此“情况说明”,是因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高层职员之间的邮件往来近日遭黑客窃取,被曝光的邮件显示,包括上述企业在内的多家中国企业曾向克林顿基金会捐款。但在一些媒体报道中,中国企业的捐赠成了“政治献金”。
克林顿基金会由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卸任后建立,是一家全球性非政府慈善组织。一家中国企业向美国具有免税资格的慈善组织提供政治献金,其可行性微乎其微。因为,美国法律严格禁止慈善组织从事任何政治活动,包括游说、支持政党候选人选举等,都被列入明确禁止的范围。因此,从美国政府的相关法律规制上看,上述中国企业向克林顿基金会提供政治献金的说法很难成立。
事件背后折射的是部分媒体所欲迎合的某种复杂国民心态。中国经济总量已成为全球第二,但并未有相应的国民养成,“大国小民”与民粹主义等现象丛生,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个信任感、安全感都缺乏的状态。上述中国企业不是第一次躺枪,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家中国企业躺枪。
当我们谈论如何给慈善家一个宽松的环境,远远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本。更需要做的是改善社会生态环境,促进公民养成。那么今天,要让公益慈善成为促进公民养成的重要载体,还需要解决哪些瓶颈?
首先,基本定位上应该认识到,公益慈善不仅仅是扶贫济困。扶贫攻坚只是公益慈善事业一个部分。公益慈善真正能发挥的更好作用,是通过改变引发贫困和不公的社会根源,促进社会发展。就国家战略而言,从社会管理向社会治理转型,一个重要因素是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社会组织和政府共同参与社会问题的解决和公民精神的培育,才是真正的社会治理。
其次,改进监管模式是保证公益行业公信力的前提。从全球来看,做公益都不是一件简单和容易的事情。有些发达国家对慈善行业的税收支持优惠力度很大,但对慈善行业秉持谨慎和严厉管制的态度。相比之下,我们的监管极度严格的同时却又宽松过度,严的是准入门槛,宽松的是过程监管,比如在防止利益输送方面,我们的监管反而是宽松过度的。在这种情况下,利益输送就难以避免,一个负面事件就会影响整个行业。因此,中国公益行业需要在降低准入门槛的同时,提高过程和实质层面的监管。
最后,人人可做慈善,才能真正改善社会生态。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的出台使得当前大量企业家发起成立非公募基金会成为可能。正是非公募基金会的出现,改善了我们整个公益行业的生态。即将实施的《慈善法》中所确立的慈善组织直接登记制度能否真正落实,成为发挥好公益作用的关键。只有当人人可参与慈善的时候,改变才会真正的发生。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克林顿基金 慈善公益 美国选举

相关推荐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