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女儿失踪十年,上海警方用DNA技术帮贵州夫妇找回来了

澎湃新闻记者 何颖晗 实习生 张雪炼

2016-08-03 21: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7月31日,上海市救助管理站,熊国权夫妇与失踪十年的女儿熊芳(左一)团聚。 上海警方 供图
2007年9月的一天,52岁的贵州老汉熊国全(化名)像往常一样,在自家地里干着农活。突然,有亲戚捎话给他:小女儿熊芳(化名)在上海失踪了。
在之后的十年里,熊国全与老伴离开贵州,一边打工攒钱,一边苦苦寻找女儿的下落。2016年,他们终于在上海的一个救助站里和女儿相拥而泣。
他们一家能够团圆,除了两位老人的不懈寻找,还有上海浦东公安分局周浦派出所三任社区民警的不放弃。
线索中断
在熊国全得知女儿失踪的同时,上海浦东公安分局周浦派出所也接到了报案,报案人是熊芳家的远亲陈强(化名)。
陈强告诉民警,他与几名老乡(包括熊芳)在浦东新区周南村的一家鞋厂工作。2007年9月3日,有人说熊芳没有回到宿舍,直到6日依然不见她人影,于是大家建议他报警。虽然是远亲,陈强对熊芳家里并不熟悉,能提供的线索仅仅是模糊的老家地址,以及村里的一个座机电话号码。
民警从陈强那里得知,熊芳先天性聋哑,老家在贵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夹石镇熊家村,2007年6月随远亲来上海打工。
“那时她的老家地区通讯相当滞后,其本人又是聋哑人,沟通不便。我们所掌握的线索少之又少,案件的调查十分困难。”当时的社区民警唐卫东说,起初面临的是无从下手的局面。十年前的浦东,街道监控远没有现在的高覆盖率,周南村的监控摄像头更是少之又少。
“他们工作的鞋厂当时已濒临倒闭,职工人数不多,可靠的信息也很少。”唐卫东回忆说,他曾多次尝试拨打陈强留下的熊家村座机电话,不是打不通,就是没有回音。他还向熊芳老家的公安机关发函请求协助,也都没有找到有效线索。
之后,唐卫东想再找陈强仔细询问,可没过多久,陈强也离开了上海。
线索就此中断。
拼凑信息
自从知道女儿失踪后,熊国全与妻子便停止在老家的农活,一边外出打工攒钱,一边找寻女儿的下落。
2008年6月,熊国全来上海寻找女儿,一周后无奈离开。听闻一位熊姓老人曾到过周南村鞋厂找女儿,唐卫东迅速赶过去,最终还是失之交臂。
“(熊国权夫妇)头发白了不少。他们坐火车去,到了省会再转中巴车或者公交,到了乡下就一户一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聋哑女孩。都是徒步走,像大海捞针。”熊芳的表哥田军(化名)说,在过去的十年里,熊国权夫妇为了找女儿,去了湖南、湖北、河南、江苏、上海等地的乡下,多方打听,到处张贴寻人启事。
在找女儿的十年里,老夫妻俩不得不打工维持生计。熊国全在工地上做散工,妻子则给人打扫卫生,两个人每月的收入加起来有四五千元。田军说,两位老人几乎把钱都用在找女儿的路上,平日里节约得要命。他们租了一间十平方米不到的房间,里面仅有一张床,做饭靠外面捡煤渣回来烧,为了省电费,灯也很少开。“他们心情牵挂得厉害的时候,就出去找。没有消息,就回来继续打工攒钱。”田军说。
2012年末,唐卫东调离,民警王国强接过了他手中的案子。此时,熊芳已失踪5年。
“失踪这么久,她的户口很有可能被注销,身份信息就会无从查证。”王国强说,他当时心有不甘,再次联系熊芳老家的公安机关,在他们的协助下,多次梳理线索,逐渐拼凑出熊芳的相关信息:熊芳,女,1984年出生,黔籍,聋哑人,以及其父母的名字,父母俩人都在广东某地打工,但没有联系方式。
此后的两年里,王国强继续保持与贵州当地公安机关的联系,了解到熊国权夫妇常年在外,极少回老家。熊国权夫妇原本有4个孩子,熊芳是最小的女儿。
“这个家庭可以说是多灾多难,她的两个哥哥先后因病去世,大姐远嫁,聋哑的小女儿刚来上海不久就失踪了。两个老人一直没有放弃找寻,这也更加坚定了我们帮他们找回的决心。不放弃。”王国强说。
比对DNA
2015年底,民警王佳荣接替王国强,继续负责这起失踪案。
此时,DNA技术的利用已较为成熟,公安机关与民政部门的合作机制也日益完善,王佳荣想采集熊芳双亲的血样,与数据库中的信息进行比对。
为了找到两位老人,王佳荣多次联系熊芳户籍地公安机关——夹石镇派出所,一旦熊国全夫妇回到老家,请当地民警通知他们到上海,以便采样。
2016年6月,贵州警方传来消息:熊国全日前正好从外地回过一趟老家,并留下了联系方式。王佳荣总算和熊国全通上了话。由于老人说的方言较为难懂,为了顺利交流,当地派出所民警找到熊国全的一名亲戚,做起了“翻译”。
6月下旬,这名亲戚陪着熊国全夫妇一起来到上海,接受了采样。血样一完成,王佳荣就立刻送到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利用数据库进行比对。
一个月后,消息传来,比对成功。“心情并没有轻松下来,比中的情况时常凶多吉少,如果找寻了这么多年,结果是坏的,于心何忍。”王佳荣说,比对成功的对象是上海一个救助站内的一名31岁左右的聋哑女子。为了进一步确认,他随即将熊国全夫妇的照片发给救助站,请该女子辨认。
“在见到照片的那一刻,她不断地点头,示意她认识两位老人。”王佳荣肯定,这就是失踪十年的熊芳。
一家团圆
在得知女儿下落的当天,熊国权请求两位亲戚帮助,从广东连夜开车18个小时赶到上海。
“我们是7月31日凌晨3点到的,累得不行,在车里睡了一夜,看到天亮就联系派出所了。”熊芳的表哥田军说。
7月31日上午,在府村路的上海市救助管理站,熊国全夫妇见到了失踪十年的女儿,三人禁不住痛哭流涕。熊芳穿着一套白色的休闲服,扎着马尾,精神状态很好,与多年未见的父母交流也没有障碍。
田军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不幸中的万幸,2007年熊芳走失两个月后就到了救助站。但因为表妹不识字,使用的手语又自成一派,没有人能看懂,工作人员始终无法帮助她回家,十年间一直在救助站中生活。“听他们(工作人员)说,曾经也找来手语老师,但我表妹是从来没有学习过手语的,从小只有父母能看懂她的手势,所以也无法得到有效的信息。”他说。
田军说,回到父母身边的熊芳已经在慢慢适应,表妹一家打算今年过年的时候回贵州老家,不再在外面打工了。
2016年7月31日,上海市救助管理站,熊国权一家与民警王佳荣(左一)、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合影。 上海警方 供图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失踪,聋哑人,上海,社区民警,DNA技术

继续阅读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