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新一轮日本经济刺激计划:“安倍经济学”还有希望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黄刚

2016-08-04 10: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观点认为,安倍经济学并非什么改变日本经济颓势的诚意之策,更多只是“安倍政治学”,是安倍为了实现修宪强军等政治目的而抛出的“糖衣炮弹”。  视觉中国 图
8月2日,日本政府通过了总规模为28.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8万亿元)的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资金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改善人口结构、补助低收入人群、为可能受到英国“脱欧”影响的中小企业提供低利息融资以及支持熊本地震、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的灾后重建等方面。
安倍内阁希望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与日本央行上周决定追加实施的货币宽松政策一道,来加快推进安倍经济学,使日本经济摆脱通货紧缩。
但这一愿望很可能再次落空。
大概率落空的新刺激计划
首先,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的资金来源很难确保。从表面上看,总额高达28.1万亿日元的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为日本政府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所推出的第三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但在这28.1万日元的资金中,约有7.5万亿日元将来自于日本中央和地方财政直接支出,所占比重仅四分之一强,财政投融资约6万亿日元,剩余超过一半的资金也就是约14.6万亿日元,将来自于金融机构和民间企业投资。
在日本中央和地方财政直接支出的7.5万亿中,将有4万亿日元来自于2016年度第二次补充预算案,其余3.5万亿日元将来自于2017年度预算案等方面。而日本的财政状况本来就捉襟见肘,政府债务余额已超1000万亿日元,约为日本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32倍,而2015年度日本财政决算盈余只有2544亿日元。
因此,为了弥补财源缺口,确保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能够实施,日本政府将增发近3万亿日元的建设债券等形式的国债,但这势必导致日本的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使日本要在2020年实现基础财政收支盈余的目标变得更加困难。
其次,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的具体内容也存在疑问。按照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在日本中央和地方财政直接支出以及财政投融资的约13.5万亿日元中,将有近一半也就是约6.2万亿日元会被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也就是说,主要资金用途是基础设施建设。
借助基础设施建设和防灾领域的公共支出来刺激市场、拉动内需是日本历届政府惯用的手法,很容易导致对大型公共项目的“乱撒钱”。另外,日本政府为刺激个人消费,还准备向2200万名低收入者每人发放1.5万日元的补助金。
由此看来,尽管安倍内阁声称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旨在实现“对未来的投资”,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只求表面规模而不重实际内容。这种做法对拉动民间投资和个人消费产生多大效果,还是个未知数,恐怕最终很可能只会变成“对未来的负债”。
搞错时代的安倍经济学
日本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的效果存疑其实反映出安倍经济学的穷途末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12年底再度出山后,推出了被称为“安倍经济学”的一系列经济政策和改革措施,试图通过大胆的金融政策、机动的财政刺激政策、唤起民间投资的增长战略等所谓的“三支箭”,使日本经济摆脱长期以来的通货紧缩状态并重新回到增长轨道。
然而,事实证明,已经实施了三年多的安倍经济学,不仅没有实现当初所提出的“使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上涨2%、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均增长3%”等目标,甚至离这些目标渐行渐远,而大多数日本民众对于安倍经济学的评价也不断走低。
究其原因在于,安倍经济学的不识时务。按照一般定义,提出政策的用意就是利用时机,克服障碍,以实现某个既定的目标,或达到某一既定的目的。安倍经济学的目标或说是目的可谓很明确,但问题恰恰就出在时机上。
众所周知,日本曾经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从二战后的废墟中迅速崛起,在1968年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将这一头衔保持40余年之久,直到2011年为中国所取代。
然而,日本之所以能在战后重建以及上世纪50年代中期至70年代初期的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取得惊人成就,有着其特殊的历史背景。
二战结束后,在美国的积极推动下,资本主义世界建立了相对统一的市场体系。出于对抗苏联的需要,美国鼓励日本和西欧国家增加出口。美国也容忍甚至鼓励日本对美国长期保持贸易顺差以及实施歧视性的贸易政策。日本则利用资本主义统一市场,尤其是美国的市场,实现了经济复兴和崛起。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冷战结束、国际局势骤变的大背景下,日本的生存环境遭遇了巨大挑战,日本经济也经历了所谓“失去的20年”,长期陷入停滞状态。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日本经济的整体竞争力也在衰退。
而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武心波看来,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因为日本在冷战时期形成的体量太大,这种体量是被冷战的需求吹出来的,是泡沫。所以,与其说日本是经历了‘衰退的20年’,不如说是‘回归正常的20年’。日本不是在衰退,而是在‘消肿’,在回归到正常的状态。”
换言之,日本首先必须明确从“虚肿的世界大国”走向“消肿后的正常的中等强国”这一战略定位,然后再来规划经济重建的路线图。
斗转星移,今天的日本外有新兴市场国家的竞争、内有少子老龄化和财政赤字问题的困扰,已经不再享有经济高速增长时期那种得天独厚的市场条件、充裕的人口红利以及稳固的财政基础。在这种情况下,日本至少应该先提出措施应对人口减少和老龄化以及财政状况恶化等中长期问题。而安倍经济学却依然延续以往的以增长为本的思路,不惜以扩大财政支出来追求短期的经济效应,显然是本末倒置。正如京都大学名誉教授佐伯启思所说,日本与其勉为其难地强调增长,倒不如以低增长作为前提更为现实。
也有观点认为,安倍经济学并非什么改变日本经济颓势的诚意之策,更多只是“安倍政治学”,是安倍为了实现修宪强军等政治目的而抛出的“糖衣炮弹”。说到底,安倍不过是在“借经促政”或说是“借经强政”。
但即便不是如此,只要安倍还妄想着夺回冷战时期那个“美丽而强大的日本”,那么他心中“唯有此路”的安倍经济学就注定会是一条死路,最终将随着他的首相任期结束而“人亡政息”。
(作者黄刚,单位:上海日本研究交流中心)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安倍经济学,日本, 经济刺激计划

继续阅读

评论(10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