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盗墓笔记》:卖腐,赚钱

戴桃疆

2016-08-07 08: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其实,如果把忽略《盗墓笔记》这个片名,纯粹当作一部喜剧类爱情片看,李仁港和南派三叔联手鹿晗、井柏然打造出的这部坟头蹦迪、专业搅基、吹箫救世界的片子也还是有其独创性和亮点的,鹿晗的表现比起同档期真正青春爱情片里的女主角表现好多了,单就这一点就值得所有讲述男欢女爱的电影电视剧学习。
不声不响提前上映的《盗墓笔记》是一部成熟的作品,充分地知道自己的缺点在什么地方,有种不打自招的诚实,特效技能点全部加在了预告片里,审美全在鹿晗脸上,既不宣扬自己有剑指好莱坞美国大片的志气,也不讲奇幻,就扔出一对瓶邪CP,卖蠢卖腐做得都十分刻意,剧本不知道会不会也像单位领导的大会发言稿一样标注出一个括号,把“此处有掌声”替换成“此处开始腐”或是“此处开始犯傻”的提示语,值得表扬的是《盗墓笔记》在向观众投喂槽点时很好地把控了节奏,槽点和槽点无缝对接,连续供给槽点一二三分钟无休止本身就是看点。
电影版《盗墓笔记》终归是今年暑期档烂片里的沧海一粟,它非常机智地选择在烂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封神传奇》后面上映,观众已经把能用在烂片身上的词汇全部倾注在前者上了,没想到《盗墓笔记》来得如此突然,接踵而至,猝不及防,差评基本也没有脱离批评电视剧版《盗墓笔记》时的观点和层次。《盗墓笔记》算是南派盗墓,没必要和北派的《鬼吹灯》系列作比较,南派三叔左右互搏,打了个平手,也算是赚了。
《史努比》里有一金句:“才智带来的名气消逝得非常快,我们得趁你还红的时候赶紧赚钱。”这句话放在南派三叔身上再恰当不过了,南派三叔从幕后走到台前,从卖版权的变成做剧本的,电影里更上一层楼地亲自上阵,一开场就显现出一定要把能用的卖点全用上的决心,原作者亲自出马,拍出来的还是像瓶邪同人,不过是比读者更深刻地抓住了人物的核心内涵进行一次再创作,带着看原作的心态匆匆跑进电影院,失望是必然的。
《盗墓笔记》原作本身就充满漏洞,千疮百孔,大坑小坑,填不满也填不完,一开始就奔着商业化去的作品,必然迎合市场,而一旦市场打开,必然对作品进行反噬。《盗墓笔记》本身毋庸置疑地具有被商业化的潜质,前期故事中也能看到优秀的通俗作品中草蛇灰线、千里之外的特质,找个恰当的时机一收口,真相大白于天下,对于读者和作者都是一件特别爽的事情,可是市场不同意。
市场不同意的事情多了,前几部和男主角吴邪互动频繁的胖子在人气上输给了冷面寡言、下了大墓全知全能的张起灵,瓶邪呼声高传到市场的耳朵里,市场就要发力,闷油瓶在《秦岭青铜树》的故事里基本没有出场机会,到了后期却和男主角捆绑,并在整体上营造出一种一直走双男主路线的错觉。
这种错觉被延续到《盗墓笔记》所有的衍生作品中。
由于政策限制,《盗墓笔记》不得不放弃原著中“盗”的概念,转攻冒险情节,地下世界为中国电影人提供了广阔的想象空间,可惜很少有技术派电影人花时间在这上面,作为纯粹的商业作品,在不愁卖的前提下,成本当然是越低越好,特效费钱,《盗墓笔记》只剩下最后也是最廉价的卖点:腐。
瓶邪基情的呼声虽然高,但支持者的基数未必和电影市场腐概念的买家基数成正比,“腐”仍然是一种亚文化,对于要进入主流市场的电影作品来说未必是一个好的卖点,何况还是强卖,当鹿晗深情地望着整体造型像窦骁的井柏然说出那些“你是风儿我是沙”的台词时,观众都能感觉到鹿晗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做出的努力,出现在大银幕上的效果自然不尽如人意。
两个男人之间生拗出来的恋情本来就很别扭,李仁港这样追求颠覆性与视觉猎奇的导演为这段别扭情谊布置的背景,使得这段感情更加虚幻,毁掉了明朝的《锦衣卫》,毁掉了东汉的《见龙卸甲》,毁掉了秦末的《鸿门宴传奇》,回溯历史,掐指一算,《盗墓笔记》总算是毁到了春秋战国,可惜向左把反映夏商周的《封神传奇》拍完了,只剩下几个盛世听凭调遣。画风奇特的镜头叙事背后,其实是历史虚无主义作祟。
国产保护月概念产生以来,市场在被爱的感觉中生出一种错觉,观众很蠢,只要出现一两张招人喜欢的脸,就会有人走进电影院,即便今年暑期档票房已显现出颓势,对于想方设法挤进这个档期捞金的片方而言,想要的不过是多赚点是点,明年再说明年。电影《盗墓笔记》就是这种观点最好的招供书,一百二十三分钟只能看到四个字:卖腐,赚钱。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盗墓笔记

继续阅读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