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特朗普经历最糟糕的两周,是什么在阻止他问鼎白宫

沈辛成/佐治亚理工大学科技史博士生

2016-08-06 14: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4日出炉的McClatchy-Marist民调中,希拉里领先特朗普十五个点。
媒体几乎众口一词地称民主党大会结束后的这段时间为特朗普“最糟糕的两个星期”,羞辱伊战烈属,夫人裸照外流,通气外国黑客,拒绝背书瑞恩,伊朗赎金录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桩桩件件都在损害特朗普问鼎白宫的胜算。
于是毫不意外地,希拉里在民调上开始拉开差距。就连保守派频道Fox的民调也给出了49%比39%的两位数差;8月4日出炉的McClatchy-Marist民调,希拉里甚至领先十五个点。两场大会之前二人一直在5%的区间内撕斗,怎料两周之后情势竟会悬殊至此。一路都是靠大嘴巴过五关斩六将过来的特朗普,十六个人都干掉了,怎么就干不掉一个劣迹斑斑的希拉里?
所以特朗普究竟在哪些方面犯了错误?大选路上有哪些需要克服的挑战?
挑战一:认清受众
是的,特朗普还是那个特朗普,但是选民已经不是那批选民了。
本次初选,特朗普确实带起了一波投票热潮。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所述,今年共和党初选投票率为14.8%,上一次能接近这一数据,还是1980年里根大胜卡特的时候(11.6%)。但是一旦进入大选,选民盘面一下扩大了。初选投票总人数是5760万人,而全美具有投票资格的人口是在两亿两千万上下。如果取最近六场大选的投票率均值(54.19%),今年选民将达一亿两千万之众,特朗普手中的1300万票和这个数字相比,其构成和属性没有任何参考价值,策略应当要改变。
不仅如此,今年少数族裔票数占比将会突破31%。猜猜哪个族群是这个票仓增长的第一助推力?——西裔,特朗普的死敌。在过去四年间,适龄选民总体增长不超过5%,但西裔增长却高达17%。就年龄层次而言,年轻选民也与特朗普绝缘。哈佛政治研究院四月的民调中,18-29岁的人群支持特朗普的只有四成。到了八月,538的民调显示其支持率已落到9%,表现甚至不如绿党候选人。
更糟的是,特朗普在初选中已经相当程度透支了大选的票仓,这一点Politico五月的报道中就已提到:特朗普的初选投票率虽然高,但是投他的人中,只有一成不到的人没参与过大选。也就是说,原本十一月就要投给他的人,他们只是春夏之际先去投了一次。这意味着初选得票率高未必代表特朗普的言论和立场在死忠之外的范畴内能获得广泛响应。
挑战二:戒断推特
就在共和党最需要特朗普拓展格局的时刻,他却失误不断,其中遗毒最广的无疑是与伊战烈属可汗夫妇的嘴仗。这一事件已经引发多位共和党议员和金主公开跳反,并直接挫伤他在白人男性中的支持率。
特朗普在接受ABC采访时,暗示可汗夫人一言不发是因为穆斯林家庭中没有女人说话的份。此语折射出的战略误区却远比失德更让人担忧。他声称“许多人都写到了这一点”,然则当时主流媒体并无一家提及,“许多人”都是些什么人?这句话暴露的实际情况是,在可汗事件发生的二十四小时内,特朗普的团队都没能形成一套官方的回答方式,或者没能让特朗普按照台本念白。
特朗普的回答明显取材于推特和他线上的阴谋论朋友圈,对推特的依赖在初选时期没惹来太多麻烦,但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如前所述,初选受众有限,而且已有研究证实,特朗普对少数族裔的不利言论并不太影响党内选民对他的支持。由于彼时共和党人对当时身为特朗普最大对手杰布⋅布什的政治负资产三缄其口,口无遮拦的推特攻势在那一阶段替他加分不少;转发科鲁兹妻子的丑照也是可以接受的,因为社交媒体存在自有的道德底线,特朗普没有踩到红线。但即便是在当时,也已经屡屡发生特朗普转发种族主义者甚至新纳粹党人推特这样的乌龙,反建制派情绪高涨的初选选民可能不在乎这些,但是到了步步为营大选阶段,这类失误就不再享有同等的豁免权了。
利用伊斯兰社会男尊女卑这一点来反击实际上并非完全无效,是高血压还是过度悲伤,可汗夫妇口径不一,应对得有些狼狈。然而在这个本就没有较真余地的死局里,特朗普不做个姿态见好就收,还得靠副总统候选人彭斯出来打圆场,将矛头指向错误的伊拉克战争和投票支持伊战的希拉里,才勉强脱身。团队精心设计的策略却无法从总统候选人的嘴里说出来,真是令人叹息。
推特可以用来散播信息,但不能用来吸收信息。这些不经大脑的措辞也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特朗普只能存活在网红的小圈子中。网瘾人人都有,但是选总统的时候能不能就先别刷推特了。
挑战三:稳定党内
其实一直到民主党大会结束之前,特朗普这一点都做得还不错。
初选时反建制派的特朗普,党内团结对他而言重要么?重要。为什么?因为他没钱了。初选尘埃落定时,特朗普的选举经费已花到只剩129万不到,而彼时希拉里在稳操胜券后,还剩下4246万美元在账,几乎是特朗普的33倍。特朗普自掏腰包已后继无力,这也就解释了六月时,特朗普为何会与瑞恩积极求和,虽然他广告开销不大,但是仍然严重低估了美式选举的吞金能力。
坐上共和党的船与建制派携手后,特朗普展现了可观的吸金能力,七月间,他已募得2672万美元,刨去成本后到手近2000万,虽然和希拉里4400万的储备还有很大差距,但已经比入夏时要宽裕多了。不过,这些钱主要来自于小额捐款,大金主对特朗普依旧不感冒。
对于打“人民战争”牌的特朗普来说,大金主重要么?重要。举例来说,共和党大会的金主们今年都表现得十分抠门,微软只出电脑不出钱,可口可乐将上届六十万美元的资助降到了可怜的七万五,惠普更是一分不给(总裁惠特曼八月三日已宣布支持希拉里),表现出大宗资本高度担忧特朗普个性及其与共和党联盟的不稳定,这也直接导致共和党大会开得不如对手气派。
特朗普可能不明白,共和党大会之所以短期内效果可喜,是因为人们看见他能对着提词机老老实实念稿一小时。这一行为本身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这意味着特朗普个性开始趋于稳定,也意味着共和党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他的政策,这对他应该要拉拢的选民,尤其是大资本来说,是一个非常利好的讯号。
然而,会后见风头被民主党盖过,特朗普立刻甩锅,回到了单兵作战的不稳定状态,自毁胜果。
此刻特朗普与共和党是唇亡齿寒,哪怕是阶段性地拒绝为中期选举中的瑞恩和麦凯恩背书,都无疑是战略自杀。针对瑞恩,特朗普还特别不上道的用了六月瑞恩对他用过的句式“我还没准备好”,这种睚眦必报的行为令人心寒。至于麦凯恩,两人素来不睦,但是这次可汗事件本就事关烈士,特朗普居然还以麦凯恩不善待退伍军人为由,拒绝背书这位“军界楷模”,无疑是自己点火自己浇油。内讧至此,恐怕连麦凯恩的母州亚利桑那,大选时都要一起赔进去——这个1996年后民主党就再也没能染指的地方,最新的民调却显示希拉里正领先三个点。(注:最新进展是,特朗普终于在当地时间8月5日在威斯康星州绿湾市的竞选活动中对瑞恩和麦凯恩进行了迟到的背书。)
斤斤计较,心无大局。在很多人看来,烈属论战之后退无可退的红线应该是紧守住共和党的团结,保障钱流畅通,可惜这条线已经快被特朗普踩没了。
挑战四:守住底线
所以我们再来说说下一条红线,也是最后一条——退税表。
三月时,我写过一篇《别急着说特朗普是疯子》,当时很多人还在看他笑话,我却觉得其言行和政策倾向是具有内在逻辑的——商人思维,重利而轻义,故而党内大佬和北约盟友对他来说都是可舍弃的。只要有套路可循,就会增加可预判性,就会形成利益群体,就能够吸引到选民和资本,这是我当时在很多人不看好他时,看好他的原因。
不过,这个论断的基础,是“特朗普是成功的商人”这一命题。特朗普作为政界的外行人,可以被允许犯各种各样的错误,但是如果作为商界的成功人士,都成功得不体面,那就要另当别论了。这也是最近希拉里团队在烈属风波熙熙攘攘的明面之下釜底抽薪的暗算。
第一招,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他在民主党大会上讥讽特朗普不是成功人士。布隆伯格在纽约任市长十二年,身价四百亿美金,是全纽约最富有也最受欢迎的人,他代表特朗普老家的富豪圈贬低特朗普,此招意义深远。任何人质疑特朗普的富有,都会被“你行你上”的舆论挫败,但同样的话从一个身价数倍于特朗普的人口中说出,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果不其然,布隆伯格此举引发了特朗普不多见的真怒火,在艾奥瓦的集会上他说要把那个“小矮子”“打得脑袋转得都找不着北”,咬牙切齿,证明是被戳到了痛处。
第二招,股神巴菲特,他为希拉里站台,剑指特朗普迟迟不肯公布的退税单。公开退税单是必经程序,特朗普以资产在听证为由一再推脱,如今巴菲特公开站出来挑战特朗普,要同时公开退税单进行比较,这一招瞄准的其实不是特朗普偷税漏税海外资产这样的瑕疵,而是质疑特朗普压根没他说的那么有钱。同理,巴菲特是福布斯排行榜上全球第二富翁,此质疑自上而下抛出,杀伤力非比寻常。特朗普非常罕见的至今没有正面攻击巴菲特,而是说他与希拉里是朋友所以偏私,如此甘吃哑巴亏的表现再一次证明,退税单里的玄机,可能真的在于他注水的财富。
第三招,媒体开始形成策应。华盛顿邮报梳理了特朗普的慈善捐赠记录,发现过去十六年间,特朗普捐出的金额总计380万美金,数额不小,但是相形见绌——与他排行并列的导演乔治.卢卡斯,单年就曾捐出九亿两千万美金;比他排名靠后的对冲基金大亨杜拉肯米勒,也有一亿两千万。至于布隆伯格,迄今为止已经捐出惊人的370亿美元,几乎是特朗普的一万倍。福布斯杂志早就对特朗普的房地产投资能力做了评估,得出结论其投资回报率低于同行48-57%。财富杂志也指出特朗普公司的净收入不符合他自曝身价的规格。
穷或者抠门,对特朗普的形象都是致命打击。自参选总统以来,媒体已经不止一次爆出特朗普赖账的新闻。五月他曾允诺要给退伍军人捐款一百万,却一拖再拖,最后在媒体逼迫下才忍痛捐出。还有那支走朝鲜风的美少女合唱团,她们为特朗普暖场,结果2500美元的酬劳都被赖掉,以至于经纪人反目成仇要将特朗普告上法庭。希拉里团队最近也开始大书特书特朗普的赖账史,其广告中建筑设计师委屈申诉,称特朗普早年在工程建成后以不够满意为由拒不付账,导致他险些破产。件件桩桩汇聚在一起,都直指特朗普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富豪形象。希拉里在这个局中是赢上加赢,原本一直被桑德斯等诟病的与华尔街的暧昧关系,现在成了她最大的武器,实现了从初选到大选的战略大翻盘。

人可以犯错,但不能犯傻。特朗普自称“团结者”,却四面树敌,拉不拢手下败将,挑衅建制派盟友,在他最需要钱和格局的时候,要凿穿自己坐的船;党外触怒军人,自绝于男性选民,言行举止毫无整肃,赢不到新人,又亏掉老本。面对希拉里本就跌破谷底的诚实度问题,他花了整整四天的党代会,画蛇添足描了又描,却没能看明白问题的要害并不在于她有多糟糕,而是在于你不能比她更糟糕。
市场变了,产品就要变。如果连这点营销的常识都没有,特朗普要说他是成功的商人,我还真不信了。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特朗普

相关推荐

评论(1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