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红军郭德琳逝世,长征途中曾负责徐特立等“五老”行军安全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2016-08-07 12: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浙江日报》报道,浙江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离休干部、原浙江省计划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兼国防工办主任、老红军郭德琳同志(享受省长级待遇)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8月4日13时34分在杭州逝世,享年101岁。
公开报道显示,郭德琳是江西省兴国县人,1931年5月参加红军,历任旅政治部主任、铁道兵团政治部组织部长等职务。
1949年6月后,郭德琳历任浙赣铁路军事总代表、杭州铁路局党委书记兼局长、浙江省计划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兼国防工办主任等职务,1982年7月离职休养。
郭德琳于1955年9月被授予大校军衔,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2013年9月出版的《浙江老年报》曾记载了几则郭德琳对红军时期工作生活的回忆。
1934年夏天,郭德琳从红军大学调到澎洋学校工作。当时郭德琳在9连当卫生员,他回忆,陈赓是校长,当时学员到野外演习,卫生员也要去。
陈赓先做好演习计划,会提前赶到演习地点,找个隐蔽的点坐下,别人看不到他,他却能清楚地看到演习的每一幕。
演习差不多结束了,陈赓出来,走到郭德琳面前说:“小鬼,你今天学到什么了?做笔记没?画图了吗?”郭德琳拿笔记本给他看,不对的地方、写的白字都被他改正过来,他还告诉郭德琳图画得不好:“山最高的地方画上点,山坳处画上点,连起来就是山了……”
“陈赓关心战士们的学习生活,他喜欢叫我小鬼,我学画作战图最早就是他教的。”郭德琳说,每一次演习完,陈赓都要叫“小鬼,笔记本拿来看看”。
1934年10月12日,长征的大部队从瑞金的九堡出发。当部队走到湖南时,上级干部队接到了一个任务——保护“五老”(徐特立、谢觉哉、董必武、林伯渠、陈芳武)的行军安全。郭德琳回忆,“肖劲光(上干队队长)直接点了我的名,保护‘五老’的光荣任务就落在我身上了,高兴得难以形容。”
“‘五老’中,徐特立年纪最大,59岁。他们都当我小孩一样。”郭德琳回忆道,大家把徐特立亲切地称为“怪老头”。为什么?这个“怪老头”看到别人扔掉的破草鞋,他就会捡起来,有空时洗干净、拆掉,把草条一捆挂在杆子上挑着走,太阳一晒就干了。“怪老头”看看周围的同志,谁没有草鞋或者草鞋太破了,他就给人家一捆草条打草鞋。
长征途中休息时,“五老”就开始给大家讲故事了,八国联军、义和团、21条约、南昌起义,郭德琳的很多历史事件最早都是从那里学到的。
1936年郭德琳从红军大学结业后,被分配做校政治部的青年干事。7月31日,校政治部主任罗桂波带了2个美国人来,指定郭德琳等3个青年接待。一个美国人持着生硬的普通话:“他叫马海德,是医生;我叫斯诺,是记者。我们来参观的。”小宣传员还和他开玩笑说:“你是‘死老’。”没想到斯诺还能更正说:“我不是‘死老’,我是斯诺。”
郭德琳称,当时相机算是稀奇货,两位国际友人身上各挂着2个相机,拍照动作看起来很专业。斯诺更活跃些,跑来跑去地照个不停。
待了一个多礼拜,斯诺临走前说:“红军大学是个了不起的学校,是个中国工农革命胜利的学校!”
郭德琳认识夫人胡玉时,正在党校四部学习。胡玉21岁,在四部卫生所工作。1943年11月18日,郭德琳和胡玉结为革命伴侣。
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夫妻俩到总务处领来一块木板加宽床,领了一斤棉花、十尺布加宽被子。“那个艰苦的年代有什么可准备的呢?我们就是买了几斤红枣和花生、几包纸烟,借了几把水壶。”郭德琳只请了本支部的同志,可是其他支部的老战友闻讯不断赶来,窑洞都坐不下了。郭德琳有点沉不住气了,没那么多吃的招待大家啊。还好支部的同志帮忙解决了难题。
“我和胡玉同志结婚,没想到陈赓来要好吃的,否则他就不走了。”郭德琳清楚地记得,陈赓、罗瑞卿、薄一波是第二天早上来的。陈赓开口就说:“好啊,你郭德琳结婚也不通知我,是怕我们给你添麻烦吗?快把你的新娘请出来,把好吃的东西拿出来,否则我就不走了!”
新婚的郭德琳面红耳赤。罗瑞卿出来打圆场。陈赓走的时候,亲切地说:“不要送了,有空时和你爱人一起到我处来玩玩。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们讲,能帮忙解决的我会帮忙的。”
1944年12月4日,郭德琳的第一个宝宝出生了。因他出生在革命圣地延安,取名为延生,大名叫郭福兴,“福兴”是对全中国革命胜利包含着无限希望之意。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逝世

继续阅读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