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闻丨《毒枭》的男主来自巴西,谈到家乡无奈苦笑

许文婷

2016-08-09 16: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作者自述】我在美国从事影视媒体工作,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俗称“金球奖组委会”)的会员。简单说,本人的日常工作可以概括为看片!采访!再看片!我是一名独立电影迷,喜欢赫尔佐格、文德斯和李安,也是 《欲望都市》脑残粉和《胜利之光》死忠粉。大家可以问我任何问题。 现在,让我们 “TING闻”好莱坞。
这一周,体育记者们都在里约忙着,娱乐记者们却在比弗利山庄宅着。
体育记者在看世界闻名后回到巴西走秀的吉赛尔·邦辰。
娱乐记者在看从巴西走向世界的瓦格纳·马拉。
瓦格纳·马拉是谁?他是NETFLIX自制剧《毒枭》的男主角,饰演哥伦比亚一代传奇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
该剧第一季在IMDB和豆瓣上均获高分,瓦格纳在今年年初还拿到了美国演员工会奖和金球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见到瓦格纳·马拉,是在上周的美国电视评论家协会媒体见面会上。这个活动每年举办两次,分为一月份的冬季见面会和七月份的夏季见面会。
这里,每天都有好看、好听和好吃的,最重要的是,各路明星演员们还特别友好,因为他们知道这个见面会关乎着下半年自己作品的媒体口碑。
NETFLIX《毒枭》第一季剧照:怀念那个销魂的小眼神吗?
我看到瓦格纳之后,不禁惊呼:“你!瘦了!”
现在的瓦格纳。
第一季《毒枭》中的瓦格纳自带萌感。
那么问题来了。演员都瘦身不追求人物造型了,《毒枭》第二季是不是就终结了?
NETFLIX官方回答“是的”。
《毒枭》根据哥伦比亚上世纪80年代的大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的真实生平改编,从美国缉毒警察的角度去说这个故事。第一季中,埃斯科瓦尔制毒、贩毒、藏毒、行贿、杀人、走私、洗钱……跟国际犯罪搭边的,他都干了。
在埃斯科瓦尔的高峰时期,他日入六千万美元,谁试图阻止他,他就杀无赦。为了干掉飞机上的一个人,他非人性地引爆了整架飞机,让所有无辜乘客陪葬。
一个字:壕!
罪行暴露后,哥伦比亚政府和埃斯科瓦尔达成狗血协议,只要他停止罪行和刺杀,埃斯科瓦尔和他的毒贩同僚们就可以住在他建造的豪华监狱里。第一季结束时,埃斯科瓦尔通过人脉成功逃狱,开始他的流亡生活。
现实生活中, 埃斯科瓦尔经过一年的逃亡,最后在与警方的激烈枪战中被射死。所以,《毒枭》第二季也就到此结束。
埃斯科瓦尔的击毙现场照片。
为了演好这么一个狗娘养的,巴西出生又只说葡萄牙语和英语的瓦格纳不仅增肥40斤,还在哥伦比亚生活了一年多,学习带当地口音的西班牙语。
瓦格纳透露,“剧组去了埃斯科瓦尔被击毙的那个屋顶,拍摄了第二季的大结局。那一天,我很激动,因为这个人物已经在我身体和精神里存在了两年。拍完那场戏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想回到一种非毒枭的生活状态。我想回到巴西。”
就这样,瓦格纳结束了《毒枭》的拍摄,请了一名营养师,过上了吃草和喝果汁的排毒生活,已经减重20多斤。
通过这次热播美剧的机会,瓦格纳不仅了解了巴西邻国哥伦比亚的时局,全球飞来飞去的宣传活动,也让他大开眼界。周游世界的他回到巴西后,感慨万千,他觉得自己国家的内核是腐烂的。
我问他:“那谈谈在你家乡举办的奥运会吧?” 瓦格纳立刻把脸捂在手心里,然后深吸一口气,看着我,说:“我可以说,问题是你有时间听吗?”
“巴西正在经历最糟糕的政治局面”,瓦格纳把现在的巴西和1964年的军事政变相提并论,他说,“虽然这次政变没有像当年那样动用庞大的军队力量,但其造成的后果是一样的。”
1964年3月31日,巴西经济形势每况愈下,军方在内部发起运动,政权被推翻,当时的总统古拉特离开巴西,过起了流亡生活。巴西建立了军人政府,反对政变的工人和学生遭到残酷镇压。
今年5月,巴西女总统迪尔玛·罗塞夫被弹劾,停职长达180天。瓦格纳说,自己不喜欢这个总统,但认为自己国家的民主体系有问题,不应该如此强权地弹劾一个总统。
贫富差距导致里约街头犯罪活动猖獗。
“虽然迪尔玛不是一个好总统,但她在过去十年的确用很多民主手段和社区改革缩小了巴西的贫富差距。巴西曾是一个用钱来区分阶级的国家,中产阶级占最小部分,两级分化严重,人民要不钱多到漏油,要不就是穷得叮当响。这一切在迪尔玛当政的时候都得到了改善,街上的小偷也少了很多。可惜,现在的政府为了在短时间增加经济收入,将取缔社区改革和扶贫项目。所以,你们看到的是倒退20年的里约。”
说到这个话题,瓦格纳根本停不下来。
说到“街上小偷”,中国奥运选手们刚到里约时也遭遇了一些“被偷”的经历。
史冬鹏发微博称行李被抢。
据巴西临时政府5月18日公布的数据,今年巴西政府财政赤字可能高达1705亿雷亚尔(约合485亿美元)。
瓦格纳苦笑说,“我会回巴西,但估计不会去看比赛,我不觉得奥运会给巴西这样问题重重的国家带来什么大的改变。但我觉得和世界杯一样,奥运会本身就是很好玩的国际赛事,去参加的人会玩得很开心。”
瓦格纳友情提醒,巴西在拉丁美洲是一个相当封闭的国家,因为巴西人说葡萄牙语,而不像其他国家那样说西班牙语,这让巴西人很固执,在很多层面上都无法和其他国家接轨,原本应该很简单的沟通变得非常艰难。
里约奥运会的警察和保安人数高达8万5千人,是伦敦奥运会的两倍。
目前,瓦格纳正在筹备自己的导演作品,这将是一部巴西政治题材电影,根据历史人物卡洛斯·马里盖拉 (Carlos Marighella)的革命生涯改编,他曾是巴西共产主义和反恐斗争运动的先驱人物。
瓦格纳说,他想通过电影,让巴西人重新思考过去和现在的政治错误,激发社会讨论,探讨巴西的政治和经济为什么会达到这种穷困状态。
现在,很想给瓦格纳看这张图,“钱不够,颜来凑”。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毒枭,奥运,巴西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