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和未来,世界体操男团的主题都将是中日对决

澎湃新闻记者 朱轶

2016-08-09 05: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北京时间9日凌晨,里约奥运会男子体操团体决赛战罢,中国队在优势项目吊环上发挥一般,在跳马中出现致命失误,最终以总分271.122获得一枚宝贵的铜牌。
日本队发挥稳定,以总得分274.094夺金,俄罗斯收获银牌。
从北京到伦敦,中国男子体操队连续两届奥运会都包揽了男子团体的金牌。在里约再次卫冕实现三连冠也曾是男队全队上下的心愿。
在去年的格拉斯哥体操世锦赛上,男团7连冠的梦想被内村航平领衔的日本男队终结。出征里约全队也仅仅只有队长张成龙拥有奥运参赛经验。

中国男队摘得铜牌。
从小弟弟到带头大哥
格拉斯哥的失利一度让队员们异常失落,队长张成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不吃不喝。总教练黄玉斌告诉小伙子们“既然是自己丢掉的,就要亲手拿回来”。
无论是外国媒体,还是荷兰著名的数据统计公司Inforstrada都唱衰中国男队的里约前景。
在Inforstrada的预测中,中国体操队甚至将无缘奖牌。
“我不能让男子体操的荣耀,在我们这批队员中丢掉。奥运会上我们要把男团冠军夺回来。”
在这支男队中,没有了邹凯、冯喆,伦敦奥运会时的新人张成龙已是这支新老交替队伍名副其实的带头大哥。
绰号“大个子”的张成龙也是单杠高手,但他却在资格赛中出现失误中途掉杠。还好日本队的内村航平也出现了失误,男队有惊无险以排名第一的总成绩跻身男团决赛。
日本队在比赛中。
“可能因为对这个项目渴望比较多,反而影响了发挥。”资格赛结束后,张成龙说自己本届赛事最大的心愿就是男团卫冕,无缘单杠决赛有遗憾,“但现在,我只想和队友拿下团体金牌,这是我一直最看重的。”
“我们争取要做到零失误,落地站稳,把握好每个细节。”决战前,张成龙和他的好兄弟林超攀、邓书弟、尤浩、刘洋一一交代,“决赛的结果取决于比赛中的发挥,哪支队伍发挥得更好,就能站在最高领奖台上。”
就像总教练黄玉斌常说的那样,“决赛比的就是成功率,谁失误少,谁就是最后的冠军。”
资格赛排名第4的日本队在决赛时从他们并不擅长的鞍马开始,最后两项是耗费体力的单杠、自由操。中国队的项目顺序是自由操、鞍马、吊环、跳马、双杠、单杠。
但是,中国队在跳马上出现较大失误,第一个出场的林超攀落地时出线,仅拿到14.400分。日本队最后一项自由操,三人发挥稳定,六项总得分274.094获得金牌。俄罗斯获得亚军,中国队以总分271.122得到铜牌。
鞍马一直是中国队的强项。
过去和未来,主题都将是中日对决
实际上,这么多年来,男子体操团体赛一直是中日争霸的格局。
去年的体操世锦赛上,中国体操男队26年来首次滑落到第三名,而日本队时隔37年重新站上男团最高领奖台。
教练组其实并不遗憾这个结果,“在格拉斯哥男团没拿金牌,对我们备战巴西奥运会是个好事情,因为你提前发现存在的问题,也知道输在什么地方,我们有针对性地解决。”
中日之争一直是近30年来,男子团体体操的主题。
团体比赛是衡量一个国家体操整体水平的一个重要标志,影响力大,含金量重,是五个人配合夺取一块金牌。
“世界体操强国总是把争夺团体金牌放在首位,我们也不例外。”黄玉斌承认,体操队一直以来的宗旨就是“团体优先兼顾单项”。
日本队说他们希望这枚金牌能让更多人来练体操。
“日本把我们当作为30年的对手,一直在输,他们也从来没有放弃。同样,我们不会因为失利而丢掉卷土重来的信念。”
日本男队的里约阵容以四年前参加伦敦奥运会的班底为主,4老1新,由内村航平领衔,其中3位全能选手,加两个单项冲金兼补项选手,队伍比赛经验很丰富。
“日本队的动作质量现在真的很难企及,但是我们的难度是领先的。”领队叶振南不否认,中国队今后要想胜过日本队只能靠难度和稳定性。
“即便未来,男团中日角逐的局面也不会改变。”叶振南相信,这是一场持久战,但中国队的小伙子们从来不畏惧挑战。
小伙子们为自己打气。
最后一次带队,功勋教练依然会失眠
对于总教练黄玉斌而言,这是他最后一次带队出征奥运会。
1985年,27岁的少帅到如今58岁头发花白的老帅,31年的时间,他是中国体操辉煌和低谷的亲历者。
面对很多第一次参赛的选手,他会开玩笑自己是奥运的老客户,“但无论新老客户,专注是第一位的。”
黄玉斌并不讳言自己将在里约奥运会后卸任,即便是第7次率队出征奥运,无形的压力还是如影随形。
一个教练的压力究竟有多大?杨威曾经在访谈中透露过一个细节: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在男团夺冠返回奥运村的大巴上,黄玉斌一直虚扶车把手,但事实上他身前并没有把手,压力和紧张让他游离出神。
来到里约,黄玉斌仍然会失眠,他却从来只会叫队员放开比,“输赢是竞技场上最常见的结果,既然到了最后就不要再去想结果。”
而平时备战,他考虑了方方面面的可能,在最后的备战中,特意安排一些模拟实战的训练,包括环境、器材以及打分情况,尽量的模仿只为了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场面。
他对男队女队的目标和期望就是让队员们减轻压力,
上一届的伦敦奥运会,总局下达给体操中心的任务是两枚金牌,最后黄玉斌和他的弟子交出了3金的好成绩,甚至陈一冰的那枚银牌如果不是裁判问题,也应该是一枚沉甸甸的金牌。
不出意外,这一次体操队的里约任务依然是两金。
在期待交出最后一份答卷的同时,这位老帅也希望体操这项昔日中国的王牌项目不要逐渐边缘化,希望未来能去推广快乐体操,“不要把小孩过早地专业化。练习体操,你有条件就继续地往下走,如果没条件的话就锻炼身体,为其他体育项目打基础。”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里约奥运,体操

继续阅读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