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报刊文评傅园慧走红:有些人眼中得金要感恩,没得要谢罪

李劭强/中国青年报

2016-08-09 08: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傅园慧在赛后接受采访。
中国青年报8月9日消息,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100米仰泳半决赛中,中国游泳选手傅园慧以58秒95获得第二小组第三名从而晋级决赛。傅园慧赛后接受采访,再现搞笑才能,她对自己能游出个人最佳成绩感到非常满意,并说自己已经“使出洪荒之力”。 记者问她对决赛有什么展望,这姑娘乐呵呵地再次说:“我已经很满意了,我对半决赛的成绩非常满意。”
为了让新闻报道有一个具体的落脚点和光鲜的主题,记者通常会用到“诱问法”:胜利时就问,对接下来的比赛有没有信心或最想感谢谁;失败时就问有没有觉得对不起谁或对未来有何期待。
以前看过一些采访,记者希望通过“诱问”,将采访引导到自己想要的某一个方向上去。这个方向通常与胜负之后的感悟有关。选手也会非常配合:要么是借机表达必胜的信心,并感谢领导的关心,而且还注意排序;要么是乘机作检讨,觉得自己没有完成任务,辜负了很多人。或许,在一些人眼中,比赛的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获得了金牌,一个是没有获得金牌,而获得金牌就要感恩,没获得金牌就要谢罪。
可比赛真的如此简单吗?金牌是对获胜者的奖励,但并不能代表体育的全部。体育是对更快、更高、更强的追逐,这个追逐的过程也是突破自我、不断拼搏的过程。获得金牌者,需要经历这个过程;没有获得金牌者,也会经历这个过程。这个过程背后的追逐和拼搏,才是最可贵的,而且没有高下之分。否则,中国男篮和美国男篮还比什么;国外乒乓球选手和中国选手还比什么?他们比的是对体育的忠诚,是对更好自己的追求。
运动员是真实的个体,也有着个体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他们不是竞赛的机器,他们也不能被成绩吞噬掉鲜活性。
所以,当看到傅园慧以表情帝和段子姐的身份出现时,人们被逗乐了,也被感动了。这是因为人们看到了一个充满生命活力和个人情趣的运动员,她不是言必称感恩,不隐藏内心真实想法。她可以在采访中,抱怨生不如死:“鬼才知道我过去三个月经历了什么,有时候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那种感觉,生不如死。”她也可以在比赛后“不思进取”:“我已经很满意了,我对半决赛的成绩非常满意。”她还可以夸张地自我表扬:“我确实尽力了,我已经使出洪荒之力。”这也许与我们印象中的运动员形象不同,但谁说不可以这样呢?
人们喜欢作为表情帝和段子姐的傅园慧,是因为她的真实、纯粹、活力,以及对体育的“享受”。即便是竞技体育,其最终目的也不是金牌,而应该是更好的自己——成绩不过是更好自己的一部分,除了成绩,运动员还应该有体育的热爱,对生活的热爱。
责任编辑:张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傅园慧

继续阅读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