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与IS有瓜葛?要死磕这点,特朗普需下足外交政策功夫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高骏

2016-08-10 17: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月,“维基解密(Wikileaks)”网站公布了20000封此前黑客获得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的内部邮件,导致DNC主席舒尔兹辞职。近日,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又宣称将公开希拉里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之间存在联系的证据。早在此之前,法国主流媒体《世界报》以及叙利亚反对派控制的媒体就曝出一家向克林顿基金会捐助的法国公司“拉法基”涉嫌和IS做交易。拉法基曾是世界最大的水泥公司之一,并参与了巴黎市政府主持的塞纳河人造沙滩工程,它于2015年被一家瑞士公司并购。
根据媒体披露的拉法基管理层的邮件显示,其在叙利亚城市阿勒颇东北部地区的分公司自2010年起就和当地的IS组织开展交易以保证其人员和货物的安全通行。同时,这家公司还向IS缴纳税金和购买石油。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2015年2月该地区被库尔德武装占领,该公司所在地成为了英美法特种部队的基地之后才终止。据《华盛顿邮报》披露,希拉里曾是拉法基董事会成员,并和其夫为该公司在美国的发展提供过庇护。
希拉里与IS的壮大:剪不断理还乱
特朗普自然没有放过这样的机会做文章,声称希拉里和IS有联系。这种说法显然有罗织的嫌疑,但却触碰到了希拉里中东政策的缺陷。希拉里作为国务卿时期的美国中东政策紧随布什政府的“大中东民主计划”,通过大力资助非政府组织培养反对派来推进中东国家的民主化。在2010年中东进入了动荡时期后,美国更加大了相关的活动并且深度介入了该地区的冲突。其中的利比亚内战成了希拉里外交政策的一个污点。
2011年的利比亚曾一度被西方认为是“人道主义干预”的好例子,但结果却造成了利比亚国家的分裂和无政府状态。《纽约时报》提供的既有证据显示,作为国务卿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希拉里是对利比亚军事干预政策的主要推手,她说服了避免干预的奥巴马总统。她领导的外交系统还被怀疑不顾情报机构和国防部的不同意见,夸大了卡扎菲政府军屠杀平民的情报,以此来为“人道主义”干预利比亚提供支持。希拉里还曾亲临利比亚会晤了反对派并承诺提供数百万美元的援助,在事后还对着媒体宣告美国干预的胜利。
然而事与愿违,利比亚恶化的安全形势导致班加西美国使馆被袭,利比亚的乱局更致使大量武器落入国际恐怖势力手中,IS势力得以在利比亚迅速蔓延。希拉里是奥巴马政府从伊拉克撤军时的国务卿,其所处之位必然让她和支持奥巴马的中东收缩战略联系在一起。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认为希拉里的政策间接推动了IS的发展并无问题,更何况她还曾是投票支持伊拉克战争的国会议员之一。
谁的中东政策更胜一筹?
阿桑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希拉好战的性格和政策导致了IS的崛起,她若当选将让美国陷入无止境的恐怖主义之中。他声称所要揭露的希拉里黑材料很可能也和美国外交和情报机构的失误如何助长恐怖势力有关。
在外交上毫无经验的特朗普自然想将外交上更偏新保守主义的希拉里和当前的中东乱局联系起来,希拉里的政绩缺陷和维基解密的材料都为他提供了可供利用的素材。此前共和党一直就此对希拉里的施政能力进行攻击,希拉里侥幸过关了马拉松式的班加西事件听证会,但却牵扯出了邮件门事件。邮件门事件让希拉里是否能维护美国安全的能力受到了质疑,而如今维基解密声称要爆出希拉里国务卿时期的黑料可能更会加深选民的不信任。
然而即使如此,希拉里在外交上仍然有着高于特朗普的能力和眼界,在联邦政府的官僚系统中也有着远超特朗普的人脉和领导力。希拉里在各个场合的外交政策发言中将自己表述为一个比奥巴马更为鹰派的领导人,她将继续保持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存在并在必要时介入地区争端。她在保护以色列安全和解决伊朗核问题上的立场相当坚定,也更倾向于继续支持叙利亚的反对派。她的这种鹰派政策有助于稳定中东那些盟友的信心,也获得了不少共和党人的青睐。希拉里更大的优势是对内一直表面上支持族裔平权,在穆斯林群体内有着较好的形象。
特朗普基于商人思维的政策并不能获得中东盟友们的信任,他对于沙特应该依靠自身并应付钱给美国的言论也激起了盟友政府的不满。特朗普反穆斯林的形象不仅让他失去了国内穆斯林的支持,同样对于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也会是个巨大的打击。

更为重要的是,目前看来特朗普并没有能力用已有的丰富素材讲好一个希拉里在中东失策的故事,这个我行我素的候选人也似乎缺乏一个专业化团队定制的剧本更有策略地打击希拉里的弱点。
他的中东政策言论例如派驻地面部队打击IS和反对伊核协议也与他自己提倡的中东收缩逻辑是自相矛盾的,那样做的后果很可能还是会回到干涉主义的老路上去。相比强硬和灵活并存的希拉里,特朗普显然缺乏对其政策风险规避方案的准备。
中东献金,美国高层“利益均沾”
拉法基事件对于希拉里的第二个挑战也是个老问题,就是她缺乏诚信和特殊利益代言人的形象。克林顿基金会去年就被媒体曝出接受来自海湾国家如沙特等国的捐助,这些国家因为有着不那么光彩的人权记录,因此让特朗普和选民有理由攻击希拉里在女权问题上的虚伪。
也有观察家怀疑希拉里利用国务卿时期的职务之便为克林顿基金提供中东项目的机会,同时中东国家则通过给基金会捐款以及各种其他隐性的“献金”的方式来影响美国的政策。
克林顿基金会作为一个致力于解决全球问题的非政府组织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捐款本无可厚非,按照美国的法律只要是注册的非政府组织都可以接受世界各地的捐款。除了类似《克林顿献金》一书那样的阴谋论,目前并没证据显示克林顿基金会涉嫌参与了希拉里的竞选活动。
即使存在真正的政治献金,这也是长久以来沙特等中东盟国和美国密切关系下一个约定俗成的产物。按照前中情局中东区的官员罗伯特·拜尔的说法,早在尼克松时期沙特王室就已经开始直接向美国政府高层提供政治献金,而其他如捐款、演讲、中间人佣金和参股投资等隐性方式进行的两国政商合作都是美国政界公开的秘密。
拜尔认为在华盛顿对中东政治圈内的高层决策者几乎都以某种方式和沙特等国精英统治阶层的利益联系在了一起。
例如布什家族财富重要来源的凯雷集团就邀请了老布什总统做顾问,让他帮助与沙特和科威特等国商谈油气生产投资和订购美国军备。此外,如亨利·基辛格、乔治·舒尔兹、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乃至克林·鲍威尔等前官员都和沙特等海湾国家有着个人经济上的往来。如此来看,克林顿家族即使和中东海湾国家存有经济往来也不具有特殊性和党派性。
而根据国会下属的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候选人资料显示,特朗普自己就是沙特第二大城市吉达一家酒店集团的主席,他和中东政权更为人所知的关系莫过于他曾将自己的纽约地产租借给了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居住。
虽有黑材料,鹿死谁手未可知
在美国中东战略收缩和中东剧变的大前提下,现存的中东盟国政权包括沙特都是美国打击IS等极端势力的重要盟友,它们同时也发挥着制衡伊朗势力和维护地区稳定的作用。如若特朗普阵营不能看到这一点而一味斥责沙特,结果可能造成美国失去对这些地区国家的掌控力,会造成地区冲突的进一步恶化。
结合特朗普近期的表现来看,法拉基的丑闻并没有给予特朗普显著的优势。如果特朗普阵营想在外交政策上胜过希拉里,除了要善于利用希拉里的旧账和维基解密的信息之外,还必须学会更多听从他团队乃至共和党内的专业建议了。
对于希拉里来说,安全渡过班加西听证会和邮件门的调查只是开始,她的信誉危机远还没有过去,维基解密的重磅炸弹随时可能引爆。成功的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不仅要求决策班底自身的专业化和领导力,还需要决策者和国会等利益共同体进行协商的能力。对此,今年必须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美国选民应有着他们自己的答案。

(作者系南加州大学研究助理和智库政治经济战略创始人)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希拉里,IS,中东

相关推荐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