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老师还原“高考志愿篡改事件”:骂孩子牛鬼蛇神太沉重

王潇、徐佳晨/上海观察

2016-08-10 19: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郭某父亲掩面大哭,称自己平时忙生意,没把儿子教育好。  齐鲁晚报 · 齐鲁壹点记者 图
人生一路,天使与魔鬼,互相搏斗约束。志愿篡改事件一再发生的背后,实际上,有着许多人的影子。
8月7日,拿到“失而复得”的陕西师大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常升比记者预想中平静,尽管他挤出了“很开心”3个字。
篡改志愿的同学郭天宇(化名)的父亲,也发来一则短信:真心祝福你。
但在这之后,体育老师杨勋(化名)觉得,肩上的担子并没有减轻——好似跷跷板的两头,顾了这头,丢了那头。两边,都是他视为自家孩子的学生。
8月1日以来,青岛胶州一中体育高考生常升填报志愿被同学篡改一事广受关注。没几天后,同属山东的单县再曝高考志愿篡改事件,某考生篡改数位同学高考志愿,被当地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从发现常升志愿异常开始,杨勋就没停止过奔波,辗转于济南、胶州的招生相关办公室,希望能让常升回归本来的道路;同时他始终保持沉默,希望对另一个孩子的伤害减到最低。
然而,他看见有人言之凿凿将学生归为“恶人”,用远远超出事实本身的恶意去揣度学生的行为,用“欺负穷人”“牛鬼蛇神”等刺眼的字眼去总结郭家父母的纠结。身处其中的他感到这一切都超过了两个家庭本应承受的范围。
“是不是一开始就做错了?是不是应该在郭天宇认错之后,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还原?或许那样孩子就不会遭受到超出事件本身的攻击……”杨勋痛苦而纠结。从事发后沉默至今,杨勋第一次想道明他所知道的事实本身。
人心最难揣度。哲人说,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人生一路,互相搏斗约束。志愿篡改事件一再发生的背后,实际上,有着许多人的影子。
或许可以作为回答的,正是最近反复被提及的奥运精神——“奥运会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生活的本质不是索取,而是奋斗。”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于1936年奥运会演讲时这样说。
“老师,我想好了,就赌一把”
“行!咱愿赌服输”

与大多数人所知不同的事实是,郭天宇是直到7月5日下午16时左右(距离他修改常升志愿只有不到半小时)才下定决心和常升报同一所大学的。
“这与有人说的‘蓄谋已久’并不相符。”杨勋说。
7月5日,是山东省2016年体育类本科高校一批报考日。体育专业与一般专业的报考不同,需要根据文化成绩和体育专业成绩分别梳理,还要结合往年的报考经验分析。因此每年,体育生们和部分家长都会聚集到学校,反复与老师们咨询斟酌之后,才报上专业。
今年,包括郭天宇和常升在内,学校有50多位体育特长生。他们俩高二分文理班后分到一个班,同住一间8人宿舍,铺位在对角线的位置。郭天宇是练武术的,1米78的个子,在同学眼中“仗义”“热情”“开朗”,还是个蛮有“冲劲”的小伙儿,一次期末考试他的物理单科竟考取了班级第一;常升“善良”“内向”,“不过有时候也闹”,在班里关系融洽,男孩子们之间都互称兄弟。
对于体育特长生这群人,外界的普遍印象是,“不爱学习、好动”,但对杨勋来说,练体育的孩子都很“单纯、阳光”,他把学生们当自家孩子,甚至能帮着彼此有好感的男孩、女孩申请同一所大学。
7月5日那天上午,孩子们排着队,挨个在学校的政教办公室电脑报名,杨勋则在另一侧的电脑上琢磨每个孩子录取的可能性。
9时51分,常升用电脑登录了。他的文化课成绩为403分,体育专业分为90.64分。此前和杨勋讨论过,因为家里条件一般,目标就是免费师范生。而杨勋研究面向山东招收免费师范生的学校几年录取情况后,预判陕西师范大学今年很可能是“小年”,以常升的成绩应该够得上。
郭天宇当时就在常升旁边。他随后也报了名,但报的学校是山东师范大学,这也是此前他与体育老师们商量的结果。他的文化课成绩428分,体育专业为83分。
常升填完志愿后就走了,但还有很多学生和家长都没走。郭天宇也没走。
杨勋当时一直在琢磨各个学校的分数线,他希望能帮所有的学生,找到既能上又不亏的“最优解”。他强烈感觉陕西师范大学今年会相对冷门,只报一名学生有点可惜。而根据每位学生的文化成绩和体育专业成绩,梳理下来,常升、郭天宇和另一位学生相对合适。但另一位学生的文化课成绩偏低了,所以他就对还留在办公室的郭天宇建议,他的分数跳一跳或许够得着陕西师范大学,不报的话有点可惜,因为陕师大是原211大学,而山师大不是。
郭天宇当时并未采纳。下午14时,杨勋饭后回到办公室,继续接待下午来报考的学生及家长。郭天宇也来了,杨勋能看得出,他始终在纠结。
据杨勋的回忆:大约是下午16时左右,郭天宇终于下定决心。他对杨勋说:“老师,我想好了,就赌一把吧。”
“行!不过咱要愿赌服输啊。”杨勋说。
或许正是那时,魔鬼就已开始蠢蠢欲动。从后来常升打印的登录记录来看,郭天宇改完自己的志愿之后,就于16时01分登录查看了常升的账号。或是在确认账号密码是否准确,或是为了核实常升的志愿。
据郭天宇向派出所民警交代,他随后去了学校外的网吧,在16时20分登录,修改了常升的志愿。7月25日,郭天宇经受不住压力,把事情通过一位同学,转告了他的父亲。
记者问杨勋,是否想过可能正是因为自己的“鼓励竞争”而导致恶意的产生?
杨勋答:“没有这样想过。作为教师,我们都希望凭经验帮助每一个孩子找到最优的选择。如果事情重来,我还是会这样建议。”
数据可证。“华中师范大学免费师范生,面向山东只招收3名,我指导了2名学生报考,都录取了。陕师大是招6名,我让2名学生报,风险其实不是最大的。”杨勋说。
气得“想拿刀子跟他拼了”
但父母说,“他先错了,可如果你这样,那就是你错了”

杨勋是最早发现事情不对劲的。
7月21日,郭天宇把自己被录取的消息发到体育生QQ群里。而常升直到7月22日仍未查到录取信息。
“那一刻有点灰心,就安慰自己,今年也算是个遗憾吧。实在不行,要不就复读。”常升说。
但22日下午,杨勋就发现,山东省教育招生考试院公布了2016年体育类本科高校第一次征集计划,陕西师范大学并没有录满,处于缺额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常升未被录取显然是不合理的,因为常升高考分数超过了该校体育生最低录取线。于是师生二人开始联系陕西师范大学招生办查询原因。反复确认后发现,常升的档案并没有投到该校。
7月23日中午,杨勋又带着常升和他母亲赶到山东省教育招生考试院,才发现常升的高考志愿被篡改为鲁东大学的社会体育指导与管理专业,该校则因分数原因未录取。工作人员当时建议报警处理。
在从济南返回胶州的路上,常升在学校体育生报考QQ群里发布了一条信息,“谁把我的志愿改了?12小时内请联系我,否则报警。”
7月25日,在胶州市招生办公室,常升拿到了报考意愿当天本人的操作日志。该日志显示,7月5日填报意愿当天,常升共进行了4次登录退出操作,其中1次在9时51分,其余3次均在当天下午。
也是在25日,杨勋原本在办公室工作。郭天宇的父亲突然走进门,满头大汗,对还不知情的杨勋说:“老师,我儿子作业(山东方言:闯祸)了!”
杨勋在发了一通火之后,联系了常升的父母来商量。
而电话那头,挂掉电话的父亲把消息对家人一说,常升气得“就想拿刀子跟他拼了”,但立刻被父母阻止。他们说:“错已经是他先错了,可如果你这样,那就是你错了。”
7月25日的见面并没有好的结果,常升一家随后报警。
舆论反复谴责郭家拖延时间,“竟然还让常家签谅解书”,旁观者杨勋看得更明白:“两家实际上没办法谈拢。因为两边其实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常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让常升上学,那么招生办就必然需要一个公安机关认定郭天宇犯错的证明;但另一方的父母,唯一想保住的就是孩子不留下案底,除此之外,什么都愿意配合……”
而班级群里,一知道是郭天宇干的之后,一名管理员当即就把他踢出了群。
全班60位同学在群里讨论,不少人发出支持常升的声音,要让常升上学。
8月1日发布那条广为关注的帖子“请把我上学的机会还给我”,已经是常升走投无路的时刻。当天晚上,全年级的同学们一起奋力帮忙,将帖子在微博、微信上广泛传播,其中仅微博,一晚上就有1万多阅读量,事件很快被推上了热搜榜单。
同学刘佳(化名)说,那时大家齐心协力,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希望常升能被大学录取。正如常升说的那样:“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都要争取。”
“怎么可能是他?!”
“到底是为什么?”

而作为郭天宇和常升的班长及双重好友,高强(化名)在班级群里一直没有表过态。
“伤心,但说不出口,就像是亲兄弟犯了错误,不知道该怎么办。”
高强曾是郭天宇的初中同学,还曾做过同桌。高强记得,郭天宇因物理单科考班级第一,总成绩排名有所提升,学校颁予他“进步之星”的小奖状。他当时拿着奖状,得意地说:“你看,我这段时间的努力,我还是很有潜力的嘛!”那时的他,笑得特开朗。
郭天宇不是学霸,却对物理情有独钟。“他想认真做一件事,就会做得好。”高强曾和他聊人生理想,他说自己向往机械类的专业,喜欢实践,对精密仪器之类很感兴趣。
他还热心。对自己的学习不大上心,在自习课上愁成绩上不去,愁英语太差,然后愁着愁着就睡着了。但如果是自己懂了而别人没懂的题目,他常会抽出时间来帮忙,直到让对方懂为止。“有一道题,他给我讲了三四天,差不多讲了十遍。”高强说。
郭天宇还是寝室长。常升说:“他是大家一致选出来的,我当时选他就是因为他实在,大家都不喜欢那种什么事都给老师汇报的人,他就是有什么事也会自己担着的。”
室友蒋雨(化名)记得,刚住进宿舍时,有位同学想对另一位同学恶作剧,郭天宇及时制止了;买公用的宿舍锁,他自己贴钱也不抱怨。
“怎么可能是他?!”“到底是为什么?”同学们互相问。
常升收到录取通知书后,高强在班级群里发起了“为郭天宇写一封谅解书”的动员,他说要让正处于困难时刻的郭天宇感到,“他犯了一个错误,而勇于承认、敢于面对,那么他身边的朋友也一直都在”。
在这些谅解书里,有人说“郭天宇,你一定是一时糊涂、鬼迷心窍”,因为丝毫没看出端倪。填完志愿后的几天,郭天宇还曾约同学王珂(化名)出来吃饭,一切如常,他还说自己这次被录上是挺困难的。
常升等待录取通知的日子里,每天都会和郭天宇通电话,问他收到了没有。而郭的回答一如平常地“愁”,说:“我考不上……没希望了。”
还有同学猜测可能是“他爸给他的压力”。高强说:“他爸对他比较严格,给他报了蛮多辅导班。”
对郭天宇进行审讯的民警说,郭天宇是8月2日在父亲陪伴下来到派出所的,“一五一十,全部交代,没有任何隐瞒”。他感觉这位刚刚19周岁的学生“就压根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后果严重到会触犯法律,他觉得鲁东大学也挺好,感觉自己就是耍了个小聪明而已”。
审讯之时,郭天宇没哭,却在结束之后与民警的谈话中后悔地哭了。
“以为高考就是人生最后一场考试”
“人生的考试还长着”

最让杨勋心疼的是,这件事走偏了。
胶州市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刘方亮也觉得,当前的舆论似乎过于渲染了两个家庭的背景。“常升家没有描述得那样穷,郭家也没有被声称的那么富。”
但理智的声音太少了。
“知道他可能要受处罚,感觉心里,这个事儿,挺不好受。”常升说。
8月9日,胶州市检察院。常升的父亲为郭天宇签下谅解书。“孩子现在知错了,我们也特别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宽容的结果。”
胶州市的出租车上,一位司机表达了自己的反思。“孩子考学压力太大了。想想我自己,对孩子有时也太强调考分。这孩子大概以为高考就是人生最后一场考试,其实到我们这个年纪就会知道,人生的考试还长着……”
郭天宇最后一次在学校露面,是警察们带他去指认现场。手是被拷着的。
去报考志愿的办公室时,他自始至终不敢与坐在里面办公的杨勋对视。
要离开了,杨勋叫住他,指了指门口的凳子,“你坐下吧”。
他看看民警,民警说:“老师让你坐就坐下吧。”
依旧不敢对视。
“你作业作大了啊!人生,有些错可犯,有些错无论如何也不能犯啊……”当着民警的面,杨勋一个大男人抱着郭天宇的肩,落泪了。
郭天宇也哭了,但他仍旧一句话也没说。
8月7日,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常升约了几位兄弟吃了顿饭,算是短暂的送别。
高强也去了。“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我只是希望,这件事之后,我依然可以是他们各自的好友。”高强说。
平常不喝酒的常升,那天喝了几杯。
开场按当地风俗敬3杯酒。他说,第一杯,感谢帮助他的人;第二杯,敬郭天宇,原谅他;第三杯,希望以后大家都能好好上学。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考志愿,篡改,山东

相关推荐

评论(27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