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汇点:有人提议南通如东县更名洋口港市,形成沪苏通城市群

王拓/交汇点新闻

2016-08-11 13: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南通市区
继本月淮安市洪泽县撤县设区后,南通市官方也传出正在推进海安县、如东县撤县设市的消息。交汇点记者注意到,无论是撤县设区,还是撤县设市,都是江苏城市化进程的重要推进。
何时落地:审批周期不一定,尚无时间表
据中国南通网消息,8月5日,中国共产党南通市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十二次全体会议举行。根据《中国共产党地方委员会工作条例》有关规定,全会讨论通过了市民政局关于提请市委全会审议同意海安县、如东县撤县设市区划调整的报告,同意按程序报批。
作为中国首批对外开放的14个沿海城市之一,南通市目前下辖如皋、海门、启东3市(县级),崇川、港闸、通州3区,海安、如东2县以及1个国家级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南通全市人口约765万人,总面积8001平方公里,总面积占了江苏全省的十二分之一。
交汇点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近十年来,江苏十三个设区市中,只有宿迁和镇江没有进行撤县设市或撤县改区的调整。经过数轮调整,目前,江苏南京、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和泰州这六座设区市“无县”。如果南通此番调整完成,将成为第七个“无县”设区市。
那么备受关注的海安、如东两县撤县设市何时能够落地呢?记者联系了江苏省民政厅区划处工作人员。这位工作人员强调,行政区划调整是非常复杂的事情,涉及方方面面,行政区划调整到最后落地完成,需要一个流程。“譬如县一级的区划调整,首先由县一级党的地方委员会讨论本地区行政区划调整方案并通过,然后上报到市一级讨论通过。南通此次的行政区划调整方案已经到了这一步。”他说,接下来方案要上报省政府审核,省里进行实地调研,并就可行性报告进行讨论;省里通过后,再上报到国务院进行相应的调研、讨论;等国务院批复以后,省里下发通知,才算完成整个流程。
此前几次江苏各市区划调整的方案周期并不一定,南通本次区划调整何时能尘埃落定还没有时间表。他表示,从之前一些区划调整的案例来看,这个批复流程时间长短不一,“而且并不是说所有的方案都会通过。省民政厅在调研中就是要研究区划调整的方案是不是可行,会不会影响社会稳定发展。如果不符合要求,方案也会被打回。”
专家看好:两县和南通,将迎发展重大机遇
交汇点记者了解到,海安县位于南通、盐城、泰州三市交界处,东临黄海,南望长江,是苏中水陆交通要冲。海安全县总面积1180平方公里,总人口96万;如东县总面积1733平方公里,总人口105万,南与通州区为邻,西与如皋市接壤,东面和北面濒临黄海。
“如果实现撤县设市,无论是对海安、如东而言,还是对南通市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机遇。”南通大学校党委书记、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告诉交汇点记者,南通目前已是江苏第四大经济体,在长江以北有着领头作用。今年出台的长三角城市群规划中,又明确了南通Ⅱ 型大城市的地位,“区划调整是南通经济实力发展到了一定阶段的需要,也是长三角城市群国家战略规划的顺势而为。”
两县计划撤县设市,有不少人提出“更名”,譬如如东县的洋口港是江苏沿海可兴建10万吨至30万吨级的天然深水良港,可以学习苏南的沙洲县早年更名张家港市,趁机更名“洋口港市”。成长春认为需要慎重。“海安和如东历史悠久,其实已形成了一定的知名度,原名撤县设市也有利于其发展。”
成长春表示,两县如果实现撤县设市,那么意味着南通在城市化进程中的区、市(县级)空间布局调整完成。“县、市看上去仅仅是名称的变化,但内涵不一样,两者的发展定位、任务与功能不一样。撤县设市以后,对于两县的城市发展空间争取到了更多的政策,对于招商引资也有很大好处,可以说是给两县发展带来很大机遇。海安是沪通铁路的交通枢纽,如东洋口港是上海港核心的北段,这对于南通而言也将步入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将更有利于其发挥‘江海联动’作用,成为上海、苏州在内的‘沪苏通’城市群和泰州、盐城在内的‘通泰盐’城市群的关键节点,更好地发挥南通在传导上海经济势能中的承南启北作用。
身份转变:撤县设市时隔20年再上议程
和此前淮安市洪泽撤县设区不同的是,这次南通的区划调整是计划将两县撤县设市。交汇点记者注意到,从2009年以来江苏行政区划调整来看,大多数城市化进程均为撤县设区,而无一例撤县设市。
成长春认为,区划调整后如果撤县设区,一般是与主城区紧密相邻的,而南通这两个县与主城区并不相连,中间隔了一块。从目前南通的城市布局来看,已经有三个区,基本完成了城市功能布局,并不需要另设区。南京是江苏唯一一个“全区化”的城市,因为其特大城市定位,城市功能要更加强势一些,对于扬州、镇江等周边城市,甚至安徽的辐射影响力也要更强一些。
交汇点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江苏上一次有撤县设市的动作还是在1996年8月,撤销盐城市大丰县,以其原辖区域设立大丰市。据公开报道,1997年,国务院叫停了撤县设市政策。原因在于,当时许多地方盲目追求“县改市”,造成了县级市市区农村人口比重过大、城郊比例失调等现象。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叶裕民告诉交汇点记者,与撤县设市叫停不同的是,撤县设区一直在推进当中,这背后有多种因素在推动。“这些县相对来说与主城区相连,经济比较发达,城市化水平比较高,而对于主城区而言,扩张的建设用地不足,设区以后有利于增加主城发展空间,纳入统一规划管理,更好地配置资源。当然也有一些政绩要求,比如对城市土地财政方面的考虑。在一些级别相对比较高的市,譬如副省级的市,区的行政级别就比县高,也会有这方面的动因。”
叶裕民指出,在中国,一些大县、强县甚至城镇早已是事实上的城市了,需要在行政身份上明确它是城市,而这正是在行政建制上最大的难题。“我国当前没有可执行的‘城市’界定标准,18年来中国城市数量不增反降,违背城市发展基本规律。日本每百万人拥有5个城市,而中国仅为0.5个。城市数量不足是中国城市病产生的第一原因。”
然而,解冻是谨慎的。2013年,仅吉林扶余、云南弥勒和青海玉树撤县设市,2014年仅云南香格里拉撤县设市。2015年以来,撤县设市的数量有小幅上涨。
“相对而言,对于县来说,更愿意设市,意味着权力更大,市辖区很多权力都上收到了地级市政府。”叶裕民呼吁进一步放宽撤县设市,“目前来看,不少县甚至城镇发展到了一定阶段,自然有扩张成为城市的冲动,这是符合发展规律的。如果海安、如东两县实现撤县设市,那么将拥有更多的资源配置和政策,身份的转变也将进一步解放生产力,提高其在区域的竞争力。”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区划调整,南通,如东,洋口港

继续阅读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