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出生后诊断书上性别矛盾:医院称笔误,家长要求亲子鉴定

冯华妹/京华时报

2016-08-13 08: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17日,小雨(化名)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儿童医院(以下简称北大妇幼)产下一女婴,但医院出具的《疾病诊断书》上,孩子的性别前后矛盾,出生日期和身长与事实不符,家长怀疑抱错孩子,北大妇幼产科主任称是笔误。至今,家长还未给孩子上户口,目前已申请做亲子鉴定。
家属:诊断书上孩子性别前后矛盾
2016年7月19日,郭姓医师签字的《疾病诊断书》显示,产妇7月16日产下一女婴,身长50厘米,段尾却是“男”。 
产妇小雨称,7月16日上午,她入住北大妇幼待产。次日12点47分,她产下一女婴。19日上午出院时,医院开具的《疾病诊断书》中孩子性别前后矛盾,出生日期错写为7月16日,身长也与事实不符。
小雨说,22日,母亲去北大妇幼核实,妇产科答复称,可能是打印时没有将错误改过来,遂重新开具了一份《疾病诊断书》。但是孩子的身长还是错的,医院表示孩子身长写错没有大碍,如果妨碍生育险报销,再过来改。几天后,北大妇幼产科一名医生给小雨的爱人小磊(化名)打电话,让其再到医院修改诊断书。
28日,小磊来到医院拿到再次修改的《疾病诊断书》,这次,婴儿的身长被改回“50厘米”。小磊说,当天他给北大妇幼产科打电话,一女领导说“你当时不是在一旁陪产嘛,你看不出男女呀”,但自己当时根本没有进过产房。小磊怀疑孩子抱错了。小磊后来发现,出院通知单上孩子的性别也是男。
小磊多次到北大妇幼产科讨要说法,对方称是笔误。家属提出要做亲子鉴定,费用由医院承担,并要求医院道歉和赔偿,包括误工费、交通费、饭费和精神损失费。
“因为这事至今没给孩子上户口,所以我要求医院负责亲子鉴定,证明孩子是我的。”小磊说。
小磊表示,8月2日,北大妇幼回复称同意家属找机构做亲子鉴定,由医院承担费用。3日,小磊和院方确认此事时,对方却称已经上报医患协调办公室。医患协调办公室负责人表示,做不做亲子鉴定要等领导批复,并且不予以任何经济赔偿。
小雨表示,生孩子本来很高兴,但这事发生后,夫妻间争吵,感情受影响,双方老人也跟着着急。“家人整天愁眉苦脸,我现在心情极不好,连奶水都没了。孩子每天吃不饱总哭,作为母亲,我的内心无比痛苦和自责。”
护士长:诊断书出错系进修医生笔误
2016年7月19日,郭医师签字的出院通知单中也写到“足月活婴,男”。
11日,记者随小磊来到北大妇幼产二病房。护士长称,小雨7月19日出院,医院出具了《疾病诊断书》。次日医护人员整理病历时发现错误,主动打电话告诉家属来医院修改。
“之前也出过类似问题。”护士长说,两份错误的《疾病诊断书》都是由一名郭姓医师出具的,该人是来医院进修的,但不清楚来自哪家医院。郭某已经写过检讨,产科也对其作了处理。因进修医生每个月都会轮转,目前不在产二病房。“她就是笔误,产科科室已经对其进行了批评。”护士长说。
护士长称,事发后医院领导已向家属道歉,但家属不接受。本来承诺由郭某和她出费用给家属去做亲子鉴定,但8月1日,家属却给北京投诉服务热线打电话,还向北京市卫生部门投诉,所以目前此事已经上升到医患纠纷的程度,不再私下解决,只好公事公办,走法律途径解决。
对于护士长的说法小磊称,7月22日,是岳母主动找到医院修改的《疾病诊断书》,之前根本没有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
医院:要做亲子鉴定可去法院起诉
2016年7月22日,詹姓医师签字的《疾病诊断书》中,婴儿出生日期改为17日,性别统一为女,身长改为52厘米。
昨天,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医患协调办公室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北大妇幼妇产科尹主任称孩子出生后家属已签字,确认无误。《疾病诊断书》中的错误是工作中存在瑕疵,确实没有核对精准,就是笔误,已经向家属道歉。
“孩子没有抱错,医院没有给家属带来损害后果,所以不会承担做亲子鉴定的费用。”该负责人称,家属可垫付费用,如果孩子抱错,费用由医院承担;如果没抱错,那就跟医院没关系了。“家属也可向法院起诉,费用以及赔偿问题,医院会听从法院的判决”。
当天,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回应,承认《疾病诊断书》有笔误,但无法答应家属做亲子鉴定的要求。
“分娩记录、新生儿病历、出生证明都经过家属确认,医护人员不会弄错。做亲子鉴定的话,要去法院起诉,由公安局来做,不在医院职责范围内。”该工作人员说。
2016年7月28日,家属拿到再次修改后、由郭医师签字的诊断书,婴儿身长又改为50厘米。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诊断书,医患纠纷

相关推荐

评论(85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