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摄影师神还原:那些文学名著中的食物

阅读时差

2016-08-17 17: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说到文学作品中出现的美食,不知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追忆似水年华》中的玛德琳蛋糕,《哈利•波特》系列中反复出现的黄油啤酒,还是《到灯塔去》中朗塞姆夫人所做的红酒煨牛肉?
对于暗含吃货属性的读者来说,这些文字能够让人身临其境一般体验书中人物的生活与心情。法国摄影师查尔斯•鲁(Charles Roux)的项目“虚构食物”(Fictitious Foods),恰恰满足了我们的想象。
《小红帽》
《爱丽丝漫游仙境》
说起来,这也并不是第一次有人尝试这么做。2014年,设计师Dinah Fried出版Fictitious Dishes一书,将多部文学作品中提到的美食用视觉化的方式加以呈现,一时间引发热潮。
《在路上》
《秘密花园》
《了不起的盖茨比》
相比来说,查尔斯•鲁的设计更具代入感。他在巴黎的私立摄影学校Icart读书时,就对静物作品十分感兴趣。在最初筹备“虚构食物”项目时,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是《追忆似水年华》中的玛德琳蛋糕,以及《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疯狂茶会。
“我十分注重细节,会根据原文描述以及文本中的象征、隐喻进行还原,同时也更尊重自己的直觉,包括对整本书以及场景的理解。”
《霍乱时期的爱情》
《尤利西斯》
值得一提的是,摄影作品中的所有食物,也是查尔斯自己制作完成的——而这是将项目视觉化的一个重要过程,“它能够唤起读者对阅读的记忆”。
“所有的道具都是我自己准备的,有一些是在老商店、家人朋友那里以及二手市场淘到的,食物是我自己制作的。所有事情亲力亲为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搜罗道具、刀具、盘子、鲜花,学着做菜,还有其他等等,都是项目的组成部分。”

文字与食物的遇合,是虚构却又真实的生活质感:

《追忆似水年华》 | 普鲁斯特
母亲着人拿来一块点心,是那种又矮又胖名叫“小玛德莱娜”的点心,看来像是用扇贝壳那样的点心模子做的。那天天色阴沉,而且第二天也不见得会晴朗,我的心情很压抑,无意中舀了一勺茶送到嘴边。起先我已掰了一块“小玛德莱娜”放进茶水准备泡软后食用。带着点心渣的那一勺茶碰到我的上腭,顿时使我浑身一震,我注意到我身上发生了非同小可的变化。
一种舒坦的快感传遍全身,我感到超尘脱俗,却不知出自何因。我只觉得人生一世,荣辱得失都清淡如水,背时遭劫亦无甚大碍,所谓人生短促,不过是一时幻觉;那情形好比恋爱发生的作用,它以一种可贵的精神充实了我。也许,这感觉并非来自外界,它本来就是我自己。
《最蓝的眼睛》 | 托妮•莫里森
在餐厅里吃中饭时她(莫丽恩•皮尔)从来不用寻找同桌伙伴——她选中的餐桌大家都会蜂拥而至。她打开丰盛的午餐盒,有切成四块的鸡蛋色拉三明治,带粉色奶油的纸杯蛋糕,切成条状的芹菜和胡萝卜,还有深红色的苹果。让我们只带果酱面包的人感到无地自容。她甚至还喜欢喝牛奶。
《巴尔扎克和小裁缝》 | 戴思杰
正当我们自己动手做得了一个香喷喷的菜,平日里时常饥肠辘辘的三个饿鬼闻着那肉香正吃得开心,假如此时有人敲他的门,一定会让他害怕得要死。他会立即站起身,把那碗肉藏到角落里,仿佛那是偷来的东西,再在桌子上换上一碗可怜巴巴的咸菜,发了霉的,臭烘烘的;吃肉在他看来似乎成了一桩罪过,是他的家庭所属的资产阶级特有的罪过。
《简•爱》 | 夏洛蒂•勃朗特
大厅还没有暗下来,厅里独一无二、高悬着的铜灯也没有点亮。暖融融的火光,映照着大厅和橡树楼梯最低几级踏阶。这红光是从大餐厅里射出来的,那里的两扇门开着。只见温暖宜人的炉火映出了大理石炉板和铜制的炉具,并把紫色的帐幔和上了光的家具照得辉煌悦目。
炉火也映出了壁炉边的一群人,但因为关着门,我几乎没能看清楚他们,也没有听清楚欢乐而嘈杂的人声,不过阿黛勒的口音,似乎还能分辨得出来。
《悲惨世界》 | 雨果
对那些有机会就近观察的人,迪涅主教所过的那种自甘淡泊的生活,确是严肃而动人。
和所有老年人及大部分思想家一样,他睡得少,但他的短暂的睡眠却是安稳的。早晨,他静修一个钟头,再念他的弥撒经,有时在天主堂里,有时在自己的经堂里。弥撒经念过以后,作为早餐,他吃一块黑麦面包,蘸着自家的牛的乳汁。随后,他开始工作。
《到灯塔去》 | 弗吉尼亚•伍尔夫
她对他们竟然选择今晚迟迟不归而生气。事实上她希望这顿饭特别愉快,因为威廉•班克斯先生终于同意和他们一起吃饭了;而且今晚有米尔德里得的拿手好菜——法式焖牛肉。
一切都取决于做好后马上就能上菜。牛肉、月桂叶、葡萄酒——一切必须烹调得恰到好处。做好了等着是不可能的。但是当然偏偏在今晚他们非得出去,非得晚回来。饭菜不得不撤回去,不得不保持别冷掉;法式焖牛肉就全给糟蹋了。
《变形记》 | 卡夫卡
他来到门边,这才发现把他吸引过来的事实上是什么:食物的香味。因为那儿放了一个盆子,盛满了甜牛奶,上面还浮着切碎的白面包。他险些儿要高兴得笑出声来,因为他现在比早晨更加饿了,他立刻把头浸到牛奶里去,几乎把眼睛也浸没了。
《白鲸》 | 赫尔曼•梅尔维尔
我的疑虑很快就被厨房里飘过来的浓郁的香气打消了。等那热腾腾的杂烩蛤蜊端上来时,我们俩心中的愉快是无以言表的。
这是用那种比榛子大不了多少的蛤蜊做出来的东西,掺着些碎面包和细细的咸肉条儿,又放了够量的牛油、胡椒和盐!面对如此美妙的食物,我们俩一句话也顾不上说,三下五除二就一扫而光了。
《钟形罩》 | 西尔维娅•普拉斯
宴席上整齐地排列着一瓣瓣对半切开的黄绿色鳄梨——里面塞了蟹肉和蛋黄酱——和一盘盘煎得嫩嫩的牛肉和冷切鸡。其间点缀着几只堆满了黑色鱼子酱的雕花玻璃碗。
鳄梨是我最心爱的水果。每个星期日外祖父都会给我捎回一只鳄梨,藏在他的公文箱底,六件脏衬衫和《星期日漫画》的下面。他教我吃鳄梨的方法:把葡萄,果冻和法式色拉酱一起放到平底煎锅里溶化,然后将这石榴红色的酱汁倒进挖出的鳄梨里。我真怀念那种酱汁。
《魔女嘉莉》 | 斯蒂芬•金
桌边放着两把折叠椅(当然用绉纸装饰起来了),桌面上铺着学校颜色的绉纸,上面放着一个插着蜡烛的酒瓶,一张舞会节目单,一支镀金的细铅笔,还有两份舞会的小食品——种植人牌什锦果仁,装在平底盘里。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塞林格
我在车站的存物处存好我的手提箱以后,就到一家卖夹馅面包的小饭馆里去吃早饭。我吃了一顿对我来说是很饱的早饭——桔子汁、咸肉蛋、烤面包片和咖啡。平常我只喝一点桔子汁。我的食量非常小。一点不假。正因为这个缘故,我才那么瘦。
照医生嘱咐,我本来应该多吃些淀粉之类玩艺儿,好增加体重,可我从来不吃。我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往往只吃一份夹干酪的面包和一杯麦乳精。吃得不算多,可你在麦乳精里可以得到不少维生素。
《雾都孤儿》 | 狄更斯
每个孩子分得一汤碗粥,绝不多给——遇上普天同庆的好日子,增发二又四分之一盎司面包。粥碗从来用不着洗,孩子们非用汤匙把碗刮得重又明光铮亮了才住手。进行这一道工序的时候(这绝对花不了多少时间,汤匙险些就有碗那般大了),他们坐在那儿,眼巴巴地瞅着铜锅,恨不得把垫锅的砖也给吞下去,与此同时,他们下死劲地吸着手指头,决不放过可能掉落下来的汁水粥粒。男孩子大都有一副呱呱叫的好胃口。
《纳尼亚传奇》 | C.S.刘易斯
女王又从铜瓶子里倒出一滴液体,液体滴落在雪地上,马上就变出了一个圆盒子,盒子上还缠绕着一圈绿色的丝带。盒子盖被打开了,那里面竟然装着质量最上乘的土耳其软糖。每一块软糖都又甜又软,埃德蒙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现在,他感到全身都暖烘烘的,非常舒服。
附:摄影师查尔斯•鲁个人网站
charlesroux.com
(本文转载自“阅读时差”公众号,澎湃新闻经授权发布。)
责任编辑:方晓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摄影,文学名著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