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头版谈电价改革:向“硬骨头”中的“硬骨头”开刀

人民日报

2016-08-16 08: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电价改革堪称“硬骨头”中的“硬骨头”。东方IC 资料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电价改革无疑是一个重要的环节。一来电力价格的降低直接关系到企业成本的降低,二来在构建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的价格体系改革中,电价改革堪称“硬骨头”中的“硬骨头”。
从2015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发布、新一轮电力市场化改革启动以来,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积极采取多项举措推动电改,“计划电”向“市场电”迈进的步伐不断加快,降低实体经济用电成本取得了明显成效。2015年以来,企业用电年成本下降幅度已超过1500亿元。
抓住窗口期,电价改革全方位推进
当97%以上的商品和服务价格都由市场说了算时,价格改革的“最后一公里”就只剩几块难啃的“硬骨头”,电力就是其中之一。2002年就出台的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十几年来少有实质性进展。近年来,电力供应能力快速增长,电力需求增长相对缓慢,电力供求关系呈现宽松态势;同时,随着一次能源和原材料价格回落,电力生产成本也明显降低。降低电力价格迎来了难得的窗口期。
抓住机遇、果断推进,用电价改革来为企业降成本,是一年来电价改革的主旋律,据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电价处负责人介绍,这一轮改革的方向是“管住中间、放开两头”,即创造条件让发电、售电两头的价格由市场来决定,以及政府通过核定和监管来管住中间环节的输配电价。朝着这样的方向,电价改革在诸多方面有力突进。
在电力体制改革的关键环节“提速”:通过输配电价改革严格成本监审,降低电网企业输配电费用。自2014年深圳改革试点“破冰”后, 2015年在安徽、湖北、宁夏、云南、贵州5个省级电网铺开试点。2016年,试点范围继续扩大,覆盖全国18个省级电网和1个区域电网。通过成本监审,核减电网企业不相关资产、不合理成本共210亿元,综合考虑未来投资增长因素后,用于降低销售电价的部分约80亿元。
在售电端积极探索降成本路径:一是推动电力直接交易,降低大用户电力价格。据测算,2015年全国电力直接交易4300亿千瓦时,按每千瓦时平均降低5分钱测算,减少了用电成本215亿元。2016年电力市场交易规模又进一步扩大,用电成本进一步降低。二是推动跨省跨区电力交易,降低受电地区用电成本。以北京电力交易中心组织的“银东直流跨区送电直接交易”为例,共成交90亿千瓦时,每千瓦时降价6分钱,减少山东用电企业支出5.4亿元。
在通过改革降低电价的同时,还在优化电价结构上做文章,把取消优惠、跨省跨区电能交易价格下降腾出的降价空间,用于降低工商业销售电价。初步测算可降价金额为168亿元。针对工业企业反映的基本电费过高问题,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完善基本电价执行方式的政策,预计实施后用电企业电费支出将再下降150亿元。
着力挖潜力,利好政策将陆续推出
如果算总账,一年多的电价改革使企业用电成本下降了很多。但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电价处负责人说:“我国电力价格仍有一定降价空间,所以我们还在千方百计挖掘潜力,进一步帮助企业降成本。”
比如,商业企业普遍反映电价偏高。对此,这位负责人介绍,从电价结构上看,目前我国农业、居民、大工业和一般工商业的平均电价分别为每千瓦时0.46元、0.56元、0.66元和0.81元,商业企业用电在各类电价中是最高的。解决这个问题,对促进第三产业发展有积极意义。近年来,通过实行工商同价政策,商业电价水平已有较大幅度下降。比如,2015年实现工商同价的贵州,商业电价平均水平从过去的每千瓦时0.95元下降到0.72元,下降了0.23元。对于峰谷分时电价问题,有关部门正在积极研究解决办法。此外,根据电力市场化进程,鼓励有条件的商业企业直接参加或委托售电公司参加电力直接交易,进一步降低购电成本。云南、贵州等地开展电力综合改革试点,广东、重庆等地开展售电侧改革试点,为售电公司代理一般工商业企业参加电力市场交易提供了制度基础。
据了解,下半年更多降电价的利好政策还会陆续推出。输配电价改革将继续推进,目前,成本监审工作组已经进驻18个省级电网和1个区域电网,拟用3个月的时间开展监审,科学核定电网企业输配电价,进一步降低用电成本。同时,大力推动电力直接交易。如果今年电力直接交易规模从去年的4000亿千瓦时扩大到10000亿千瓦时,按每千瓦时平均降价5分钱测算,可再减轻工业企业用电支出300亿元。在降低电能替代成本、促进节能减排方面,将完善峰谷分时电价政策,扩大弃风电量的省内、跨省直接交易,帮助电蓄热企业降低用电成本,进而降低包括北京在内的“三北”地区电采暖成本,推进电能替代燃煤锅炉和散煤燃烧,促进雾霾治理。
点评:改革深水区,小心更要有恒心
降电价,是一件看起来简单、实则复杂的事。
从发电端来说,不仅要考量煤、油、气等化石能源的成本水平,还要考量风、光、水等新能源的成本水平。从输配电环节看,要考量“过网费”,但如何确立合理的输配电价标准及核定办法,是十几年电力改革一直未能解决的问题。从用户端看,则要考量居民、农业、大工业、一般工商企业四大块用户的平衡。所以,电价改革涉及的问题都处在典型的电力体制改革深水区,是“硬骨头”中的“硬骨头”。而且,电力是特殊的商品,其稳定与否关系到经济、民生等方方面面。因此,从“计划电”走向“市场电”,步子必须既要快,更要稳。
其实,盘点一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相关领域,基本上都是要在深水区涉险过关。成败事关社会稳定,当然要小心操作。但深水区改革也往往触及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关键,成败更是事关发展未来,所以,攻坚更需要有恒心。就像电价改革,看准方向翻越一个一个小山丘,最后才能登上目标的高峰。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1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