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屡禁不止的奥运兴奋剂,中国才是最大受害者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实习生 江奕文

2016-08-16 16: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俄罗斯代表团与国际奥委会、世界反兴奋剂组织“互撕”开始,里约奥运会就深陷兴奋剂泥潭。
近日,美国媒体《纽约时报》刊载了一篇调查报道,其中选取了基于2016年6月国际奥委会所公布的、自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以来的兴奋剂数据。
文章还收集了约翰·格拉索,马伦比尔以及杰伦·海杰曼斯共同所著的“奥林匹克运动的历史字典”第5版的相关信息,结果是在近48年的奥运史上,至少有25枚奥运金牌涉及兴奋剂,而中国是兴奋剂作弊的最大受害者。

至少25枚金牌与兴奋剂有关
调查结果显示,自1968年以来,运动员本该获得的至少25枚金牌在很久之后才被重新授予。
在整篇报道中还指出,至少有41枚银牌在很久之后才被授予了本该获得它们的运动员。至少有54位铜牌获得者最后无法作为一个奖牌获得者登上领奖台拿到属于他们的奖牌。
环法自行车传奇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的铜牌因兴奋剂而被剥夺。
琼斯和阿姆斯特朗最大牌
自1968年以来,来自俄罗斯和美国的奥运会奖牌获得者被发现使用兴奋剂最多,其中最有名被剥夺金牌的运动员无疑是美国女子短跑名将马里昂·琼斯,她在2000年获得三金两铜的好成绩,但七年之后,她承认赛前服用过类固醇类兴奋剂,5枚奖牌全部被剥夺,这也是被剥夺奖牌数量最多的运动员。环法自行车传奇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的铜牌也被剥夺。
来自俄罗斯(包括前苏联)和美国的奥运会奖牌获得者被发现使用兴奋剂最多,前者具体数字为12,美国为11,当然他们被“坑”的奖牌数同样多。排名第三被发现服用兴奋剂的奖牌者国家是保加利亚,人数为7。
美国女子短跑名将马里昂·琼斯承认服用兴奋剂。
奥运会后剥夺42枚金牌
当一些奥运奖牌获得者被发现服用了兴奋剂时,他们的奖牌通常会被召回,然后把这些奖牌颁发给当时仅次于他们的运动员。然而在很多情况下,官方记录上奖牌榜的变更不会及时出现而是要直到奖牌庆祝仪式之后的很多年才会正式变更。
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兴奋剂通常在奥运期间或者赛后很短时间内被查出。近期,一些存放时间很长的尿样被重新检测,这样即使查出兴奋剂也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数据统计,在奥运会结束后被剥夺的奖牌总共达到42枚,其中31枚是在奥运会结束后一年内被追回,也就是说,剩余的11枚奖牌物归原主的时间就很长了。
中国是兴奋剂最大受害者
《纽约时报》认为,补发奖牌有时候并不能完全弥补对于受害者的伤害:很多运动员虽然之后被重新认定为奥运冠军,但是当时离开比赛的时候,他们回家时,少了本应该属于他们的奖牌。剩下的一些运动员,再也没有机会站上领奖台了。
从1968年开始,中国运动员总共因为对手服药导致原本应该获得的10枚奖牌旁落,反过来,中国从来没有因为运动员服药坑了其他运动员的奖牌。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应该算是兴奋剂最大的受害者。
以下为中国运动员“受害”案例:
1. 1988年汉城奥运会:何英强 男子举重56公斤级 升为银牌
2. 1988年汉城奥运会:刘寿斌 男子举重56公斤级升为铜牌
3. 1988年汉城奥运会:李金河 男子举重67.5公斤级 升为铜牌
4. 2000年悉尼奥运会:吴文雄 男子举重56公斤级 升为银牌
5. 2000年悉尼奥运会:张湘祥 男子举重56公斤级 升为铜牌
6. 2000年悉尼奥运会:刘璇 女子体操个人全能 升为铜牌
7. 2008年北京奥运会:谭宗亮 男子50米手枪 升为银牌
8. 2012年伦敦奥运会:李艳凤 女子铁饼 升为银牌
9. 2012年伦敦奥运会:司天峰 男子50公里竞走 升为银牌
10. 2012年伦敦奥运会:巩立姣 女子铅球 升为铜牌
责任编辑:徐储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兴奋剂 奥运 中国 受害者

继续阅读

评论(1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