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红军家属回忆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光脚单衣,粮食不够嚼草根

兰州晨报

2016-08-16 20: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0年前,三支长征的红军队伍,在甘肃会宁会合,最终汇聚成了一股巨大的滚滚洪流,成为了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巨大标志。
东西长,南北窄的甘肃,不仅有着古老的历史文化,更有着丰富深厚的红色文化。甘肃是红军长征经过的重要省份,不仅是红军长征的终点,而且也是四支长征红军都经过的省份。
从1935年8月红二十五军进入甘肃开始,到1936年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会宁大会师,再到红西路军征战河西走廊,红军的足迹踏遍了陇原大地。
在经过甘肃的红军队伍中,还有一支独特的女红军,这就是红四方面军的妇女团。其中,有一位名叫何福祥的女红军战士,不仅参加了万里长征,而且渡河西征,成为一名西路军战士,在河西走廊同敌人进行了一场场的血战。何福祥是湖北红安人,1927年参加革命,还参加了黄麻起义,在红四方面军中历任护士、班长、排长、连长,最后任职是妇女独立团营长职。 2001年,何福祥去世。
不久前,何福祥的家人来到报社,讲述了何福祥的点点滴滴,今天,就让我们聆听一段长征的故事。
讲述人高岚,长征女红军何福祥之女。
何福祥
参加地下党,为防备追捕,她用了化名
从名字上看,不少人都觉得我母亲是男同志,可是当真正见了人之后,才发现是位女同志。许多人都觉得很奇怪,为啥会这样呢?
其实这背后还有一段故事。 11岁那年,母亲成了童养媳,过着经常挨打受骂、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1926年10月8日,同村罗秀英来找她,问她想不想脱离童养媳妇的生活。她自然想,于是,两人就约定在晚上见面。这天晚上,她到了罗秀英家,发现坐了一屋子的妇女,一个穿红军制服的人给她们说,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替穷人打天下的。听了这些道理后,母亲就决定参加红军为穷人打天下。她成了一个秘密党员,传递情报。那时,为了防备敌人追捕,也为了保护家人。几乎每个地下党员都有化名,有些党员甚至有十几个化名,不同的化名,用在不同的地方。为了进一步保护自己,即便是化名也是严格保密的,有些地下党员潜伏在敌人内部时,甚至不许家里人喊名字,以防敌人对上号。
为了迷惑敌人,她在一位老党员的指点下,取了这个听起来像男同志的名字。她还记得,那位老党员一再嘱咐她,既然取了像男同志的名字就要像男同志一样去战斗。1928年2月,母亲在湖北红安董家湾参加了红军,被分在鄂豫皖根据地红11师野战医院当护理员。
三过草地,只有五斤粮食
关于长征的故事,母亲讲过很多,我们根据她的口述,整理出了一部分。或许是年代久远的缘故,或许是惨烈战斗让她不忍回忆的缘故,母亲的长征故事都非常零散。
1935年6月中旬,红军一、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后,对许多人来说,又是一段新长征的开始。此时,母亲在四方面军总供给部任连长。家乡和她一起出来参加红军的5位女同志,只剩下了她一个,但母亲依旧没有丝毫畏惧。
不久,翻越雪山了,红军战士不少人都身着单衣,有些人甚至连草鞋都没有。虽然是大部队翻越雪山,但雪山上的路非常窄,基本上是只能容一人通行的小道。路窄,有些地方还有冰,红军通行的速度又很快。在这种路上,一不留神,就会掉到沟里。母亲就遇到了这样的险情,她跟着前面的战士,走得飞快,忽然脚下一滑,一脚踩空了,眼看着就要滚下山谷,就在这时候,边上的“棉花包子”,一把拽住了她。母亲这才同死神擦肩而过。“棉花包子”是她们连一个女班长的绰号。多年后,母亲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还心有余悸。
很快,母亲就看到了令她惊呆的一幕,越到山顶,空气越稀薄,大家走得就越吃力。就在这时,路边上发现一圈圈围坐在一起的红军战士,在那里一动不动,这究竟是咋回事?一个从国民党那边过来的医院院长说,那些人已经牺牲了。原来,这些战士看着到了山顶,心情就放松了,想坐下来休息一阵。谁知,山顶上气温非常低,人就被冻僵了,等到太阳出来的时候,已牺牲了。见此情景,母亲看到连里的战士,有人准备坐下休息了,就赶紧大声喊:“不能休息,否则就死在这里了!”她动员战士们不要休息,咬紧牙关,冲到山下再休息。于是战士们在欢呼声中,一鼓作气,冲到了半山腰。如此高峻、神仙也惧怕翻越的大山,就被英勇的红军战士征服了。
翻过雪山,就是草地。红四方面军战士过草地,走得更加悲壮,她们三过草地,前前后后,走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过草地之前,每个红军战士分到了5斤粮食,然而要靠着这5斤粮食,走出草地是远远不够的。进入草地后,起初母亲她们能跟着前面部队留下的红线前进,后来,时间长了,有些地方红线就没了。怎么办?这就要自己按照大方向摸索着前进。草地的许多地方是沼泽地,有一次,她们没有发现红线,就要自己摸索着通过沼泽。母亲是连长,自然要带头探路。
母亲在最前头走,后面的战士一个跟着一个,沼泽地看上去硬,似乎可以通过,实际上,人走过去,就慢慢地陷到里面了。每当感觉要下陷的时候,母亲后面的战士,就赶紧把枪伸过来,母亲抓着枪管,他们连拉带拽,将母亲拉了出来。草原上的自然环境恶劣,最大的敌人则是饥饿。她们随身携带的5斤粮食,远远不够,没有粮食了就吃野草、草根,后来,连这些都没有了,咋办?就吃各种皮带。有些战士吃了有毒蘑菇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第三次过草地时,她们努力走出草地后,实在没吃的了,忽然,她们发现了一只被老乡掩埋不久的死狗。于是,她们把这只死狗收拾了一下,煮了一锅,吃了,战士们这才有了点力气。
红四方面军在开始长征时,女同志有8000人,到长征结束时,只剩下了3000余人。
何福祥获得的金星荣誉章。
梨园口,目睹郑义斋部长牺牲
1936年10月,红军一、二、四方面军终于在甘肃会宁地区会师了。会师不久,母亲就被调到妇女独立团任二营营长。很快,妇女团就随着红五军、九军、三十军及总部组成红西路军,开始悲壮的西征。在严寒的冬季,在人地生疏的环境中,在缺乏后勤补给的情况下,战斗非常悲壮惨烈。在母亲的记忆中,沿途她们就是不断的战斗。
撤离一条山时,她们营里一个排长负伤了,晚上部队撤离时,这位排长为了不拖累大家,主动提出掩护大家后撤,无奈只好把她留在一个地主的庄园中,第二天,敌人四面围攻了上来,她一人顽强狙击敌人,最后壮烈牺牲了。后来,妇女团随同总部进驻永昌县城,敌人在当地民团的配合下,疯狂围攻红军,母亲带领战士连夜修筑工事。就在她们修筑工事的时候,一颗子弹飞过了,将母亲的帽子打飞,人却没事。从参加革命开始,她不知多少次同死神擦肩而过。
后来,她们随部队进驻临泽后,形势日益紧张。妇女团也多次参加战斗,她们营被调到九军,母亲任红九军警卫营营长。去九军任职之前,总供给部郑义斋部长,挑了一把盒子枪,一把八音子手枪,临别前对母亲说了些鼓励的话,对她表示极大的期望。可是,母亲没有想到,她会目睹郑义斋部长的牺牲。部队撤到梨园口后,红九军和红三十军分别扼守两面的山头,掩护大家进山。他们在山头上拼命向敌人开火,就在这时,母亲看见郑义斋部长一瘸一拐地向山上跑来。而敌人的骑兵在他身后紧追不舍,母亲大声喊,部长快上山。谁知,部长中弹倒下了。此时,部长大喊,他不能落到敌人手里,让警卫员开枪,警卫员无奈开枪后,又自己将自己打死。
红西路军失败后,母亲死里逃生,四处流浪,无论在哪里,她都没有忘记自己的信念。即便同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日子里,她仍旧在墙缝中积存零钱,作为党费。2001年母亲被授予一级金星勋章。同年母亲去世,安葬在了她曾经战斗过的祁连山下。
责任编辑:马作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长征路,西路军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