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出史上最差奥运成绩单,中国体操进入“清零时代”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杨旺

2016-08-17 15: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两块铜牌,这是中国体操队在里约奥运会上交出的成绩单,也是32年奥运会历史上的最差战绩。
作为六大所谓的金牌军团之一,中国体操正经历着断崖式的溃败,过往的辉煌已经全部清零。承载着辉煌记忆的“黄玉斌时代”,将正式谢幕。
按照规定他要在两年之后退休,虽然有“优秀教练员可以工作到65岁”的有关规定。但按照中国传统特色,他一旦不再担任体操中心副主任,那即使能继续担任队里的教练,也没有了实权。
8月16日, 里约奥运体操赛事16日收官,中国体操队仅以两枚铜牌结束了奥运征程。中新网 图
中国体操清零早有预感
本次奥运会前,几家世界知名赛事数据公司都对中国体操队给出“无金”预测。正在备战的中国体操因此还忿忿不平,表示要用金牌来回击。但事实胜于雄辩:中国体操,这个曾给我们无数辉煌和荣光的项目,早已风光不再。
所谓的悲情谢幕,所谓的裁判黑哨,都不过是给自己的失败找一个体面的借口。奥运冠军冯喆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如果真的是所谓的裁判问题,那也不过是我们为过往的历史埋单。
或许,重新正视现实,放弃所谓的幻想,比一味的抱怨,还抱有金牌至上观念,选材和训练体系,而忽略选拔体制,国际规律甚至全民体育。或许到那个时候,中国体操,真的只能生活在上一辈的记忆里。
让我们简单地看看中国体操之殇的几大原因。
当地时间8月16日,2016里约奥运会男子双杠决赛,中国男子体操选手尤浩在双杠决赛失利。中新网 图
选材面与选材方式已显落后
这个选材包含两个方面:
第一,从技术角度而言,中国体操原有的小个子体操时代,已经不再是国际体操的主流。以拜尔斯等为首的欧美,正在向着更难更新更美的趋势前景。比如,以往偏向于重心低,训练上强调技术难度,这一理念曾使中国运动员在技术方面达到了对手难以企及的高度,留下了“程菲跳”“杨波跳”等经典动作。但客观上造成选拔的体操苗子大多身材矮小单薄,动作力度不够。比如,跳马非常强调高度和远度,但小个子运动员在这两点上有先天的劣势。
比如,中国队擅长高低杠和平衡木,相对来说,自由操和跳马等需要腿部力量的项目出现了严重的偏差。比如,为了保护队员,中国队禁止向前落地空翻的动作。在选材方面,选手的动力性,全面性方面,已经不适应现代的审美,这也是导致完成分偏低的重要原因。
第二,还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当美国已有4000多家体操俱乐部源源不断地输送队员,中国体操注册运动员仅有2000余人。我们是否可以理解,我们已经“输在起跑线”了?
规则吃不透,训练方向出偏差
正如黄玉斌所说,与其埋怨裁判打分不公,朝中无人(现在供职于国际体操联合会的两名中国籍裁判没有身居要职),不如说中国没有注意整体评分取向的影响,研究现行的体操规则。
比如近年来对女子体操的打分风向转为力量和美感,中国选手擅长的转体动作以及双腿是否并拢、脚尖是否绷直等细节已非“主流”。中国选手在双杠项目的“招牌动作”挂臂也成为扣分点。
这种趋势实际在2015年世锦赛已显现,但中国方面一直缺少足够的重视。过于封闭的训练和比赛模型,使得中国队一直没有能近距离观测世界发展动向。在队伍中,还多次出现过教练员不懂规则,编排失误的情况,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笑话。
如果教练员不能熟练地掌握规则,吃透规则,合理运用规则,那么运动员的训练很可能就会出现方向性的偏差,甚至在难度分出现争议的情况下,无法第一时间反映出来,并争取合理的权利。
当地时间8月16日,2016里约奥运会男子双杠决赛,中国选手邓书弟获得第四。中新网 图
金牌之师后无人能挑大梁
经历北京奥运会狂揽9金、伦敦奥运会收获4金的风光,从2013年开始,大批世界冠军(如杨威、李小鹏、黄旭、陈一冰和何可欣、程菲、杨伊琳、邓琳琳、江钰源等)纷纷退役,曾经的金牌之师只剩下张成龙一人。
从目前情况来看,男女队长张成龙、商春松,难以企及杨威、刘璇等前辈,也无法与日本男队队长内村航平、美国“当家花旦”西蒙·拜尔斯等“明星选手”相抗衡。唯一具有领袖气质的邹凯,姚金男,也在名单最后的公布时刻被排除在名单之外。
中国小将没能“守土有责”,面对劲敌时反而自乱阵脚。日本男队、美国女队均处于鼎盛时期,俄罗斯体操队在得到财团援助后逐渐崛起,英国、德国、乌克兰、荷兰等欧洲选手实行“冲击单项”计划卓有成效。
竞技体育和全民体育并不矛盾
在今年奥运会前,一篇妖魔化中国体操的《体操女童是中国体育的伤疤》,在社会上广泛流传。
这篇明显缺乏运动常识的文章,在弱化竞技体育的同时,其实也将体操推向了相当尴尬的地位。
与其同时,面对所谓的年龄问题,受伤问题,中国体操方面一直没有拿出切实有效的办法进行反击,而是醉心于封闭式训练,以往的所谓传统成功经验,任由事情扩散。
其实,说到运动员,拜尔斯能在本届奥运会上一举夺得4枚金牌,背后也是有着无数人没有的泪水。
日本和英国的体操能够复兴,也是日本“体育振兴计划”和英国“体育机构”效仿中国的“举国体制”得来的。
在体操发展过程中,竞技体育和全民体育,从来都是两条并行不悖的路线,但在中国,却形成了两条很深的鸿沟。
7月22日,中国体操队正式出征里约奥运会。
中国体操亟需“清零思维”
既然已经清零,那么接下来,我们需要有一种“清零思维”。
是时候,向选拔低龄、未发育、身材娇小运动员,以提高动作难度的做法说再见了。
在以往,无论是高大化的马燕红,还是20岁夺冠的刘璇,我们希望她们的身材,年龄,和丘索维金娜一样充满故事,和霍尔金娜一样风情万种。
事实证明,拥有完美东方身材,成熟女性魅力和高超技巧的中国女性,一定有盖过拜尔斯的能力。
是时候向封闭的体制说再见了。这次比赛中涌现出的一些苗子,未来需要更多的在国际比赛中亮相,需要更多的习练基本功,未来四年,他们将是中国体操的栋梁之才。
我们的教练,也需要向以往所谓的成功经验说再见,真正地向国际社会学习,让交流成为常态,请进来,走出去。美女体操中那么多的中国教练,为什么一定要敌视的态度?
是时候向残酷体操说再见了。包括杨威,邹凯,都在推行快乐体操。
是时候向妖魔化体操说再见了。事实证明,体操才是真正的运动之母。选手在体操里获得的韵律,协调感,以及战胜失败的能力,将有助于快乐体操,有助于更多苗子的选拔。开一个玩笑的话,如果中国足球从娃娃起开始练体操,足球会踢得更好。中国体操在世界领域的话语权,将有助于我们输出自己的文化,自己的价值观。
什么时候,我们的体操人或者媒体人,能从真正文化的而不是商业的角度,挖掘中国体操的历史和价值,我们的体育产业人,能从表演的角度而不是竞技的角度或者情怀的角度,来推动赛事,我们的家长,能将体操作为孩子的第一人生选项。我们的体操真正的时代,将再次到来。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体操,里约奥运

继续阅读

评论(3.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