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单车的爆红密码:一元定价引白领骑行,信用积分纠正违停

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 实习生 吴晓淳

2016-08-21 20: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摩拜单车进入上海100天不到就火了。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01:29)
号称全球首个无桩共享单车的摩拜单车(mobike),上线仅100多天,已经火遍了上海。
摩拜单车让人们在出行时,想用就用、想停就停。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 图
在上海,你的身边随时随处都可能有一辆摩拜单车。它不固定在车桩,不需要你定点借还,不用刷卡。摩拜单车在哪里?打开手机,你就能看到周围摩拜单车的分布,就像Uber(优步)那样显示轿车的分布。
找到离你最近的一辆车,扫一扫车身上的二维码,自动开锁,骑行完成后,手动关锁,自动结账。你必须停在路边,方便下一个人找到。每辆车都内置了GPS芯片。车费只需要1元/半小时,押金299元。
8月15日,摩拜单车进入北京市场,橘黄色自行车已经在北京五环内的街头可见。
扫一扫车身上的二维码就可以使用摩拜单车,车费1元/半小时。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 图
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正是前Uber上海总经理王晓峰,他于2015年离职创业,担任这家公司的CEO。
摩拜单车的创始人之一王晓峰。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 图
王晓峰对摩拜单车的定位,并不是一家自行车出租公司,而是一家数据公司、互联网公司或者说技术公司。
摩拜单车的英文名mobike,是mobile(移动)和bike(自行车)的混合词,意思是希望能让公共自行车流动起来,让人们在出行时,想用就用、想停就停。
中国目前有180个左右的城市开展公共自行车服务,但基本上都是政府主导的。
摩拜单车是一个例外。这家吸引风险投资的民营公司,没有政府拨款,却在一定程度上做着城市公共服务。这一点让他们更懂用户,更节省成本。王晓峰经常在微博、微信公众号上回答摩拜单车用户的疑问,用户不需要主动@他,他会找用户的一些评论,主动沟通。
然而,摩拜单车最近也遇到不少糟心事。除了一直存在的“供不应求”的难题,以及传统公共自行车都会遇到的一些市民的不文明行为外,最近一辆辆摩拜单车遭遇恶意损坏的事件。与Uber早年出现时类似,有人说它很酷,有人对它恨之入骨。
王晓峰日前在上海办公室接受了澎湃新闻(thepaper.cn)记者的独家专访。
如何让每辆车达到最大使用率
8月16日下班时分,在上海北部的大宁灵石公园附近,15分钟内有10余辆摩拜单车从记者身边擦身而过。这里还不算摩拜单车覆盖多的地方,一般在新天地和五角场这些热门商圈会比较多。
但在大宁公园附近,有许多离地铁站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办公楼,白领要花15~20分钟左右才能走到地铁站。这里的公交也不多,等公交的时间基本都能走到地铁站了。
摩拜单车来了。
一到下班时间,大家都要抢着去骑。8月16日下午,在多媒体产业园门口,一位30多岁的背着公文包的男子把这里停放着的10辆左右的摩拜单车都扫了一个遍,却无法扫描二维码解锁。
“都被预约了!”他叹气道。
原来,摩拜单车还有“预约”功能,你可以预约一辆附近的摩拜单车,预约完成后,这辆车就被你锁定15分钟。在15分钟内,你可以把这辆车骑走,超过15分钟,则会再次对外开放。在上下班高峰,很多白领用“预约”功能开抢摩拜单车。
不过,在上海市中心,自行车道并不是每条路都配备的。“之前骑摩拜单车在南京西路被罚了,因为南京西路不允许骑车。我在微博吐槽了一下,被王晓峰看到了,还和他互动了下。”高小姐说。
在静安寺商圈上班的高小姐,身边20多个同事都在骑摩拜单车,于是她也决定尝试一下。她很快发现,摩拜单车的出行方式非常方便,她到附近办事就会汽车,基本一周或两周骑一次。静安寺附近的摩拜单车也很多,随便走走几十米就有几辆。
在创智天地某公司创业的杨先生也经常骑摩拜单车。“五角场地铁站和江湾体育场站离周围的居民小区还是比较远的。骑车的多是年轻人,有住得近的女同事还有过骑着去买菜的。”他说。
我希望用户在想用车的时候在100米之内就能找到自行车,想还车的时候在100米之内就能找到还的地方……但从运营到现实有很多的差距问题,比如现在的车辆还不够,现在没办法去满足更多的用户需求。我们需要时间。”王晓峰坦率表示。
以杭州作对比。杭州是国内首个将公共自行车纳入城市公共交通系统的城市,其“政府主导、企业运作”的运作模式,在各地公共自行车项目中是成功的典范。杭州花了8年时间投放了7万辆有桩自行车。可见公共自行车建设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
从4月22日发布摩拜单车到现在,100余天的时间,王晓峰自己都没想到,“一发布就有这么多人喜欢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拼命加班加点来补充更多车辆放到街上。”
实际上,2015年12月7日,摩拜单车投放第一批自行车,在徐汇区和黄浦区试点,其次覆盖整个上海城区(外环除外)。但没想到用户热情高涨,一些车也会被骑到外环外,对此摩拜单车也不会人工干预。此外,松江区和崇明区政府都和摩拜单车来谈过,希望引进自行车。
最近几乎每天晚上10时后,装满摩拜单车的大货车进入市区,把新车放到街上增加运力,一直忙碌到凌晨两三点。
摩拜单车暂对运营数据保密,不披露目前上海投放的自行车数量。摩拜承诺加大投放,在2016年底争取实现全市的规模投放。
为解决产能问题,摩拜单车还自己建自行车厂。
王晓峰说,摩拜单车一直希望在寻找供应和需求之间的动态平衡点,“但这个点越来越难被把握。”
一种可能的情况就是,工作日上下班高峰时,很多人想要骑车,但其他时间段,就没有这么多的人骑车。
为此,摩拜单车自己开发一个车辆流动的管理平台,由负责技术的北京团队搭建。
“我们一直在后台进行数据计算,通过算法和数学模型来提高自行车的利用率。这其实是一个运筹学的东西。”王晓峰说。
全球首个智能车锁
“感觉骑mobike很潮流,用二维码扫描开锁、橙色的轮胎都给人感觉不错。”高小姐说。
“这辆车外观倒是挺好看的,我感觉现在天热我就穿个衬衫西裤骑一骑还是可以的,但如果以后天凉了穿西装骑的话就说不清了,西装本身束手束脚的,估计不太合适。”杨先生说。
实际上,摩拜单车的车身设计是非常考究,用了一定黑科技,成本也不低。
“我们自己研发了锁,这应该是全世界第一款可以规模使用的智能自行车锁。这里面集成了现下流行的一些技术,我们采用的传感器要联网、采用的互联网协议要装Sim卡,把这些技术串起来加上地理定位,放在一把锁里,能够让城市里千千万万的人使用上,应该讲这是第一次。这样我们就能够定位、计算距离和车费。”王晓峰说。
但也有很多用户反映,摩拜单车的车身太重了。
“骑行感觉很重,而且大部分车都没篮子,宝宝都不知道往哪放。”高小姐说。
“我有时提电脑包上班,骑车时没地方放包。没后座,偶尔载个人也不行。因为摩拜的车重,座椅又不能调节,个子高一点的人骑的话,腿动的幅度就会很大,整个人缩在里面,车蹬到最高点了腿的位置也快到胸了。”杨先生说。
做公共自行车是希望它在风吹雨淋日晒下能够正常运行,在设计的过程中安全是最主要的考虑要素。”王晓峰回应说,“重的问题我们不回避。”
车身重主要因为两方面。一是因为用实心胎替代了充气胎,优点是不需要充气。二是车辆采用轴传动技术,用户骑行时就不用担心掉链子、或链条绞住裤腿,链条上的润滑油不小心沾在裤腿上。早前有报道称,西安公共自行车每天平均链条掉落和轮胎漏气的问题占60%以上。但这两种设计的缺点就是导致车身过重。
王晓峰称,他们正在改传送比,提高骑行体验。“最近投放的一些车辆在骑行感上会好很多。”
“还有很多用户吐槽的地方,车辆不够,车座椅高度不能调节,那就需要我们去研发解决。传统的自行车座比较难调节,我们又不能采用传统的方式,那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宁愿去服务少一点的、比如1.55米-1.75米之间的用户。如果有人说我1米50或者1米85,那对不起,等我们找到了可调节的座椅你再来体验我们的自行车。还有吐槽我们的车没有车筐,好多事情都要想办法去找到解决方案,尽可能满足用户需求。”
摩拜办公室,员工签名版摩拜单车。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 图
我们设计的目的还是短途为主,比如三五公里、二十分钟左右的出行。如果有人硬生生地骑十公里,肯定会很累。超过五公里的路程,考虑到效率、成本和舒适度,我们还是推荐大家用组合的方式,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自行车,或者自己开车、打的。”王晓峰说。
“我们是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去满足不同需求,来提供一个标准化的、不能说是很完美的、但能满足用户三五公里舒适出行的服务。”王晓峰说。
一辆摩拜单车的使用寿命,包括车身和智能锁是三到四年免维护的。智能锁的防水程度做到了IP66的等级,可以完全防止外物侵入,承受猛烈的海浪冲击时,进水量也不会损害智能锁。“虽然现在还没有经历过像武汉暴雨这样的情况,但至今没有因为防水问题出现故障的。”
此外,轮胎行驶一两万公里只可能磨损,而不会爆胎的。链条、车脚蹬等在3到4年不会生锈。损坏比较轻的现场维修,比较严重的就拖到工厂进行维修。
说摩拜单车是自行车公司,也可以,说他们是互联网公司,似乎也对。摩拜单车的员工大多来自百度、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及一些传统知名自行车制造企业。
8月11日,新一批摩拜单车深夜来到上海,带车筐、更易骑。
骑车信用分:举报违规者可以加分
传统公共自行车推行的一大难点,就是遇到各种不文明行为,能精准定位每辆车的摩拜单车是否也有这个困扰呢?
“总体来说不多,但还是有一定比例。”王晓峰说,有人会恶意地把摩拜单车藏起来,有人会把车停到小区的停车库里,还有人在车上晾被子,有的人会坐在车上晃使得脚蹬损坏,有的车座椅被卸掉……
有人把车藏在小区7楼,有学生停在学校篮球场,这些都是违规的停车方式。摩拜单车微信公号 图
为了方便下一位用户找车,按照摩拜单车的规定,单车应该停在“路边白线区域内”,当没有附近白线时,停放在路边不阻碍交通的空旷区域或路边其他单车聚集停放的区域。严禁停在小区、地下及室内车库、胡同以及收费停车区。
然而,用户屡次三番的行为,也一定程度上“激怒”了摩拜单车。
摩拜单车自创办以来,实施了用户信用分体系。100分为起始分。每次骑车加1分。违规用户扣分。信用分降至0时,用户账号将被永久冻结。连续两次违规停车,被封号一周。
7月底,摩拜单车做了一项重大的决定,加大对不规范用车的惩罚力度:违停将一次扣除20分。信用分低于80时,用车单价将提高到100元/半小时。
摩拜单车的违停基本上都是靠用户主动举报。
“看到有人把车违规停车到小区里,或者是办公楼底下(不是街边),我们公司COO举报过。”高小姐说。
“不是为了举报的快感,而是为了警告那些不懂规则的人。在一个城市生活,规则很重要。”家住静安的杨先生说。
王晓峰自己也经常举报违规停车的自行车。采访的那些天,他每天举报三次。“举报别人自己会加信用分,那么用户会更有动力去举报。我希望客服能够更快来处理这些举报,让更多人和我们一起维护好骑车环境。”王晓峰已经被加分超过30次。
“所有用户上来都是100分的信用分,完成一次骑车变101分。如果他第一次用车不知道停车规则的话,就会扣20分,变成81分。他还可以继续用自行车,但第二次犯错就会变成62分。如果他还想继续去使用自行车的话,他要么选择骑18次自行车,每次100块,要么找别人违规的情况举报18次。”王晓峰解释说。
“很多时候,你看得到车,但没法使用。一些摩拜单车被锁在了铁门里、在封闭的小区里。如果天气很热,你会非常愤怒,特别痛恨上一个用户为什么就不能停放在白线里。上海的白线提供了很多停车的便利,但就是有人把车停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王晓峰说。
7月23日,上海市副市长蒋卓庆,带着交通、公安等部门,在杨浦区委书记李跃旗、区长谢坚钢的陪同下,视察位于杨浦区的摩拜单车公司。据摩拜单车微信公号刊载的当天谈话既要,蒋卓庆表示,摩拜信用分会与社会征信体系挂钩,未来市民骑摩拜单车的信用情况会影响他在整个社会中的信用情况。摩拜的出行数据也可以协助政府进行交通规划。
客观而言,上海的路边白线停车区和自行车道仍然有限。
当天,蒋卓庆承诺,上海市政府会予以配套政策支持,比如地铁站停车收费处向摩拜单车提供免费服务;规划道路非机动车道等。
近期,上海宝山、闵行、虹口、静安、徐汇等5个区的所有地铁站收费停车处,对摩拜单车全部实行免费停放。
很多用户之前吐槽,摩拜单车之前在浦东非常少。其实是因为摩拜单车一直没有进入浦东,因为历史原因导致浦东的自行车环境较差。但如今,上海交通部门也在协调,开始在浦东尝试在路边划白线。
一般而言,划白线需要牵扯到街道、路政局、建交委、绿化市容部门等多个单位。
显然,自行车对政府而言,无疑是一种低碳环保的通行方式,又能解决“最后一公里”轨交接驳的难题。实际上,上海有关部门已经开始对城市“慢行交通系统”进行顶层设计。  
百辆车被恶意损坏:集中出现在闵行
7月底,摩拜单车接到一批用户举报,称用于扫码开锁的自行车二维码被破坏,车号也被烧毁(车号用于二维码无法扫描时,输入车号也能开锁)。摩拜单车方面汇总后发现,这些举报集中在上海闵行区,那几天超过100辆自行车被恶意损坏!
摩拜单车的二维码被损坏。摩拜单车供图
“这种情况不只是市民的不文明行为了。将车的二维码和车号损坏,那么车就不能使用,没法服务用户了。”对于损坏意图,王晓峰也无法完全确定。
摩拜单车已经向上海市公安局反映这一问题。“上海的街头有很多摄像头,我们的GPS能够了解到车被损坏时的地理位置。我们在找公安部门合作去看看周围的摄像头的录像。”王晓峰说。
相关人士认为,这起恶意事件不排除竞争对手所为。
以前,提起上海的公共自行车租赁服务,闵行区当属先锋。在闵行区,公共自行车租赁项目是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区交通委与上海自行车老品牌永久公司合作,自行车的维修、保养、设点投入都由永久公司来承担。市民需在指定银行办理具有公共自行车租赁功能的银行卡,存入200元押金、100元储值,在区内租赁点租借和归还。
打铁还需自身硬。实际上,摩拜单车的二维码的固定方式已经经历了两次迭代,但仍然防不胜防。“我们最早的二维码是用胶水加塑料片的方式来做,照理可以用三到四年,但我们发现就有人恶意撕毁。第二代采用了螺丝固定的、表面附了一层硬塑料的二维码,然后我们发现说一些恶意破坏的人就用刀来划,刀划不掉的话就用火来烧。”
目前,王晓峰正在研发新一代二维码固定方式,准备用金属材质,“刀划火烧都没有用!”
新生事物的诞生总伴随着不理解。
8月11日,摩拜单车发微博贴了一张照片,引起用户注意。
上海市宝山区殷高西路地铁站附近的邮局门口,一些摩拜单车被杂乱无章地堆叠在这里。微博说,这里是邮车往返的通道,不可以在此处停车,不然堵塞了正常交通出行。
但是用户质疑,邮局为了提醒摩拜单车用户,为何要如此对待单车?
摩拜单车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宝山人口众多,地铁站不多,白线更少,他们和邮局工作人员沟通,对方表示能够理解,只要不挡住他们的出入口,而摩拜单车也在向相关部门争取划白线。
“其实原来维护的工作量比较小,我们希望用较少的巡视人员,通过技术和数据的方式来减少维护成本和维护数量”,王晓峰说:“一般,不会掉链子、不会爆胎、车的轮圈比较结实。除非是发生了座椅被撬掉了、脚蹬被掰坏了、二维码被破坏了这样的极端情况,我们才会特意去维护。”
『对话王晓峰:前Uber上海总经理的又一次试验』
澎湃新闻:怎么想到做摩拜单车?
王晓峰:2014年底,摩拜单车的团队发现,在全球任何一个城市都存在两个共性的社会问题: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尤其是空气污染。我们希望有一个可能的项目能解决这两个问题,于是我们想到了自行车。
我举一个例子,一个市民要出行到3公里以外的地方,他开车或打车所占用的路面面积是10平方米,而骑自行车占用的面积可能只有1平方米。如果这样的人有1万个甚至10万个,就会有9万甚至90万平方米的路面被省下来,对交通的贡献率很大。这个算法在上海、北京、巴黎都行得通。
以上海为例。目前,上海有1200万辆自行车,但其中大部分自行车可能是长期无人使用的。它除了破坏风景之外,也在占用这座城市有限的用地。
澎湃新闻:299元的押金是怎么定的?
王晓峰:我们调研了几十座城市,发觉它们的押金都在200-400元之间,我们取了个中间值。
摩拜单车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用户通过手机就能支付押金,十分快速地搞定;如果你想要退这个押金,也能很方便把钱退回到最初支付的地方。
押金也是用户信用的保障。如果他用的时候不小心把车损坏了就会扣他的押金,那么下次他使用的时候就会更加小心。
澎湃新闻:1元/半小时的费用怎么定的?
王晓峰:如果我们定的是10元半小时,肯定还会有人用,但估计用的会是游客,使用频率会比较低。如果我们定的是5块钱半小时,估计就几千几万人使用,对于缓解交通压力没有什么作用。但我们希望城市里能有数十万人在短途出行的时候来骑自行车,这样就会对缓解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有比较大的促进作用。我们做了很多调研,发现1块钱是几乎所有用户都愿意接受的价格。
澎湃新闻:摩拜单车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王晓峰:坦率地说,我们还没找到。但我们整个团队愿意把这个事情看作是社会意义大于商业价值的事情,先别怎么想盈利的事,否则会束缚你的发展。
澎湃新闻:你自己骑摩拜单车吗?
王晓峰:经常。我觉得未来人们出行方式一定是混搭的。
澎湃新闻为什么摩拜选择上海作为起点?
王晓峰:在全国所有城市里来讲,上海白线分布得相对广泛。
澎湃新闻:为什么要自己造厂,采取这种重资产运营的模式?
王晓峰:我们希望提供一套标准化的服务,提升用户的体验。假定现在用户体验是七十分,那么我们来改进GPS的精确定位、来增加投放量等,或者进一步降低车身重量、提升骑行质量,那么用户体验就会更好,甚至达到九十分。
澎湃新闻:整个工厂创建大概花了多久?
王晓峰:快一年。供应链是个很复杂的事情,需要比较有经验的人来进行管理。不同的供应商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零部件上又有不同的价格、不同的采购和回款周期。
澎湃新闻:摩拜单车定义为一家以数据技术驱动的公司,其中一个重要的应用点就在于控制车辆的投放量和用户需求的平衡。谈一下如何用数据和技术来做到这点?
王晓峰:最近我们在分析不同天气状况对用户骑行的影响,指导自行车生产。另外,拿车辆投放来说,我们模型来框算我们明天该怎么投放车辆,然后这个车投放在不同区域在未来一周能服务的用户数是多少。我们在研发一些模型来辅助摩拜单车做一些比较科学的决策,怎么通过适度的干预让使用效率更高,满足更多人的出行。
澎湃新闻:目前整个中国的信用体系还不是那么完整。你觉得这会制约摩拜单车的发展吗?
王晓峰:路堵的时候我们会摁喇叭,但没有人来真正缓解交通拥堵。同样的道理,我们需要立即行动,成为这个行业里的主导力量,来号召更多的人一起参与和完善信用体系。我们现在其实有一些力量可以来推进完善信用体系。
商界
我是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关于全球首家无桩智能共享单车,问我吧!
王晓峰 2016-08-21 207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杨鑫倢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38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