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郎平:我没考虑过新合同,女排精神不是讲故事和心灵鸡汤

澎湃新闻记者 陈均 整理

2016-08-21 17: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第一次作为主教练身份夺取奥运冠军,郎平很平静。
在做客央视《风云会》节目中,她说自己太累了,想兴奋都兴奋不起来。“这一次我们只是发挥比较好,比较幸运而已。每晚都看录像,自己都恶心了。”
而对于外界口中的“女排精神”,郎平说:“我觉得不是靠讲故事或者什么心灵鸡汤能解决的,关键还是从平时的训练中就严格要求。”
对于自己是否会继续执教女排的问题,郎平也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新合同还不知道,我没有考虑这件事,我陪伴父母的时间非常少,这是我的遗憾。”
太累了,想兴奋都兴奋不起来
记者:带队打决赛时的心情怎样?
郎平:最受刺激的其实是前面1/4决赛和半决赛,到了决赛,我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之前我带队打过很多次决赛,到了这会儿,心情变得特放松,感觉松了口气。
记者:夺冠一刻,你看上去并不是特别的兴奋?球员们没有想到把你高高抛起来?
郎平:太累了,想兴奋都兴奋不起来,说真的,想抱球员都抱不动。不敢抛,(万一)不接了?(哈哈)其实她们都心痛我,我身上没几块好地方了。
记者:小组赛输了三场球,当时什么感觉?输掉三场球的球队想去夺冠实在太难了。
郎平:输球很郁闷,我确实挺生气,其中最郁闷的就是第一场,谁也不想在小组里排第四的位置,淘汰赛交叉要去打巴西,这不是找死吗?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记者:什么时候想到要去拿这个冠军了?
郎平:开始没有想过,但打到决赛,开始觉得有这个机会了。不过还是不敢多想,一想结果你就容易走神。
半决赛打完荷兰,我回来睡不着,当时头脑非常兴奋,干脆在夜里就开始看塞尔维亚的录像,脑子里琢磨该怎么打她们。
再不疯就没机会了
记者:对于决赛的进程自己有过预判吗?
郎平:其实无非两种情况,在小组赛中我们输得厉害,0比3,当时就想如果调整不好,可能又是这样的结果,不过我也觉得我们的状态开始调出来了,如果可以咬住比赛,和她们较着劲,越到后面,我们越有希望。
我们的大赛和决赛打得更多,能顶住的话,出错的就会是她们,要坚持再坚持,到最后就有机会。
记者:奥运之前没有想过中国女排能拿冠军,但从淘汰赛打巴西开始,我们发现球队开始有所变化了,要赢巴西这样的球队,是不是需要球队都疯起来?
郎平:对上巴西挺难的,我不知道结果会怎样,我也没看过球员们疯起来是什么样,但当时我鼓励球员们,有多少本事全拿出来,再不疯就没机会了。
打巴西,就是能咬她一口是一口,每一分都不要让她轻易得,其实和巴西比,我们综合实力上还是有差距,只有坚持住才能有机会。
她们也是有压力的,在主场从没想过一场1/4决赛会输,也根本输不起,她们是要和美国去打决赛的,当时也没把我们当回事,但我们咬住了,她们就要开始慌了。
记者:当时我们哪个球员先疯起来的?
郎平:光一两个球员疯起来是不够的,上场六个球员至少得开“四朵花”,二传、副攻都得打出来,自由人位置也不能表现太差,这样才能给对方压力,我们需要全员都进入状态。
不能靠心灵鸡汤和讲故事
记者:当时看到赛后你和队员们不停地说话,说了很多,还记得当时都说的是什么吗?
郎平:我记得和每个人说的话都不一样,和张常宁说的是“你打得很勇敢,这是你特别好的经历,不光是战胜了对手,还要战胜自己”,我记得和每个人都说到了“特别英勇”这个词。
记者:在这支队伍中,最初哪个队员最让您不放心?
郎平:不应该说是哪个队员让我不放心,应该是哪个位置让我担忧。
事实上,我们只有朱婷这一个位置是强点,其他位置上相比对手都没有优势,所以我们各个位置的队员要互相包容,互相支持,谁出了问题,其他人要去补她。
比赛中我们对于轮次的计算也很重视,这样可以扬长避短,不让对方的主要得分手得太多分,在拦网、发球和自我失误上要更加注意,积小胜为大胜,对荷兰我们每局只赢了两分。
记者:对于现在这支球队、这批年轻的球员,平时有没有用老女排的精神来激励她们?
郎平:其实我很少和她们说老女排,倒是陈忠和教练带领的黄金一代会说得更多一些,中国女排的优良传统也不仅仅出现在我执教的球队身上。
女排精神在每一届球队身上都能看到,2004年决赛中黄金一代在0比2落后的情况下就是永不放弃,一分分拼出来的。
对于球员的塑造,我觉得不是靠讲故事或者什么心灵鸡汤能解决的,关键还是从平时的训练中就严格要求,比如冬训的时候我们就强调要突破自己。
我们的训练贯穿上午、下午和晚上,此外还要看比赛录像,所有球员都一起看,研究对手,我自己都看恶心了,别说她们了,大家都有一个信念,要坚持,要通过平时的努力和积累去圆梦。
朱婷比我强很多
记者:朱婷被评为本届奥运会的女排最佳球员,现在大家都说她和您很像,您怎么看?
郎平:朱婷和我不好比较,我们是不同年代的人,现在的要求更高更快更强,也更有力量。
从整体实力看,朱婷比那个时候的我强很多,但技术的全面性上还不如我,因为她个高,下三路、一传和防守都不如当时的我,但她的技术和球商确实都非常棒。
记者:对于朱婷这样的球员,奥运会上你给她提出过什么要求吗?
郎平:奥运期间,我和她专门谈过两次话,就是要让她去做场上的灵魂和核心,虽然她不是队长,但她作为我们的强点需要更多包容队友,需要在比赛中承担更多,要用行动感染队友,带着队友往前冲。
包容才能彼此信任,互相埋怨就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团队。
她做得很好,比如和二传配合不顺畅时,她从来都是说“没关系,可以的”,而我对于她的要求也很高,原则上只要传球高于网,她这个主攻就应该打好。
我们的队员是最好的运动员,但我不是谦虚,我们的队员还要向其他运动队学习,比如跳水队、乒乓球队。
我很少回家,这是我的遗憾
记者:您的合同到何时结束,新合同什么时候开始谈,现在全国人民都期待您能继续执教球队,您怎么想的?
郎平:我的合同到九月底结束,新合同还不知道,我没有考虑这件事,之前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奥运会上。
我希望我们国家能有更多的年轻人喜欢排球,希望有更多人去参与排球,排球基础强大了才能更好把传统一代代发扬下去,我希望我们的排球永远强大。
记者:奥运后有什么安排?
郎平:虽然事业比较成功,但陪伴父母的时间非常少,这是我的遗憾,感谢家人那么支持我,我很少回家,都是以球队为主,所以说人生还是有很多遗憾的,希望这次比赛结束之后能够休息一段时间,好好陪我的母亲。
记者:怎样看待您如此成功的执教经历?
郎平:其实我很幸运,得到了很多机会,在全世界作为一个女性教练能够有那么多机会是很难得的,而且排球是一个集体项目,一个人能力再大也没用。
我必须感谢我的团队和队员,过去四年,每一天他们都在精心制定训练计划,完成计划,一步步走到今天。
非常感谢体育总局一直以来给予女排的关心和支持,非常感谢球迷们在女排低谷时一直信任我们鼓励我们,正因为有这些爱,女排才能在困难时一直往上走。
记者:女排今后的路怎么走?
郎平:我只能说这次比赛,我们后面打得比较好,但我们在技术角度还有很多不足,我们有很多年轻的选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世界排坛的格局来看,大家实力都比较接近,这一次我们只是发挥比较好,比较幸运而已。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郎平,里约奥运,中国女排

继续阅读

评论(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