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足球出不了郎平?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2016-08-21 19: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马拉卡纳体育馆,中国女排高高登上了最高领奖台。而对于国人来说,马拉卡纳曾只是属于足球的词汇。
现场督战女排的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接受采访时就表示,中国足球能够向女排学习的东西很多,其中一点就是“女排精神”。
作为中国足协主席,恐怕蔡振华现在殷切期望中国足球也出现一个郎平式的领军人物。而在网上,许多球迷也开玩笑地表示:“让郎指导执教国足吧”。
那么郎平如此成功的因素有哪些?是领导放权?团队拥戴?还是她个人无可比拟的阅历?这一切中国足球能否借鉴?

郎平。
领导放权
两次执教女排,郎平的工作环境都是可遇不可求,1995年回归前,她对恩师、也是老领导袁伟民说,“你们要我挑女排这副担子,我唯一的要求是,要由我自己来组班子。”
袁伟民很爽快满足了郎平的要求,之后无论是教练组的组成还是球员的使用,都完全是郎平说了算。
2013年郎平二次回归,时任排管中心领导对郎平说,“我是门外汉,队伍的一切你来负责,其他的我来。”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排管中心不揽权,不越位。在各种赛前动员会,赛后发布会,以及队伍备战的各个场合节点,都没有管理者的身影。而在郎平的工作遇到一些非议时,排管中心又会主动替她屏蔽了这一切。
这样的待遇,恐怕是过去二十年中国男足主帅无比羡慕的。
和郎平同时代执教中国男足的戚务生曾在1997年兵败金州后留下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只负我该负的责任。”据说当时戚务生的工作受到了很多来自领导层面的干涉,从用人、训练到技战术,都无法完全自主。
还有卡马乔下课后国足想要邀请里皮执教的故事,据说当时里皮基本点头接受邀请,提出的条件是要求自带整个教练班子,但中国足协没有同意里皮的要求,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昔日国足主帅卡马乔。网络资料
高洪波执教国足的“上半场”就更有意思了,先是2011年亚洲杯前领导暗示其练兵为主不用多考虑成绩,随后中国足协又因为赞助商的原因必须换帅,换掉高洪波的主要理由就包括亚洲杯成绩不佳……
现在高洪波进入了执教国足的“下半场”,距离十二强赛开始进入最后十天倒计时,很多圈内人士都谏言中国足协必须对高洪波绝对放权,真的可以做到吗?拭目以待。
2016年2月3日,中国足协官方宣布高洪波正式接替佩兰,出任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主教练。网络资料
更衣室权威
三年前第二次接手女排,郎平给中国队最大的改变就是组建“大国家队”。每次集训的名单都在20人以上,有时甚至超过30人,在联赛中表现出色的年轻球员几乎都获得了到国家队一试身手的机会,也让她们得以迅速成熟。2013年,郎平将还在国青队的朱婷“破格”提拔进入一队,经过三年的磨炼,朱婷已经成长为中国女排的大杀器。2014年,郎平又将年仅17岁的小将袁心玥招入国家队,甚至跳过了
青队的经历。身高将近两米的袁心玥在世锦赛上一鸣惊人,又在本届奥运会上有出色发挥……
从组队到选材,郎平总能不被一些人情和潜规则所左右,这些恰恰是困扰男足国家队主帅的头疼问题。
反赌扫黑风暴中,就有足协官员招认收受球员贿金将其选进国家队。这几年随着联赛和亚冠关注度越来越高,国家队主帅在球员选择过程中往往要和俱乐部互相进行妥协。
在任何集体项目中,主教练对于更衣室的把控是成败关键。
郎平做到了,中国男足的更衣室却屡屡失控,最有意思的一幕无疑是当年国足世预赛收官战客场和澳大利亚比赛后,领队带着球员们在更衣室高喊,“杜伊,傻X。”
昔日国足主帅杜伊。网络资料
个人阅历
第一次回国执教女排休息日,郎平带着女儿去游乐园玩,排队时候很多人认出郎平要求签名,女儿疑惑妈妈为什么总要给人签名。
郎平举例自己在中国的地位堪比乔丹之于美国篮球,女儿这才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这样的形容一点也不夸张,郎平运动员时期就是女排夺取世界杯的最大功臣,退役后郎平出国学习,接触到了美国与意大利排球先进理念,完成了从优秀运动员到优秀教练员的转型。
这样的人生阅历,并非每一位运动员都可以复制。
当然,足球与排球还有一定差异性,如果一位刚刚退役的足球运动员想要去国外进修,大概没有多少球队会认可一位中国球员的能力,体制也决定了中国球员很难顺利走出去。
虽然有如贾秀全和古广明这样一度走出去的案例,但没有人可以像郎平一样在国外熬个7、8年时间。
如果横向对比,以运动员和主教练双重身份夺取世界冠军的话,排球有郎平,足球是贝肯鲍尔。
奥运会比赛时你可以很容易发现一种现象:郎平喊暂停时都会准确指出场上最需要改变的地方。这样的临场指挥水平,恰恰是足球土帅中最缺乏的。
女排精神
带领女排在里约拿到奥运会冠军后,郎平在微博中晒出了奥运金牌并配文称:“感谢代代相传的女排精神!”
整个奥运会期间,从1/4决赛逆转巴西队开始,女排精神就一直被提及。
郎平并没有回避女排精神对于球员的影响,只不过从她口中讲述的不是自己的故事,或许那个年代有些遥远,郎平给球员们讲述的是陈忠和2004年黄金一代在决赛中3比2逆转俄罗斯的往事。
甚至她还能讲述自己第一次带领女排夺取1996年奥运会银牌的历史,郎平两次都在女排最低谷接手,随后将球队带上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
对于中国女排来说,无论身处低谷还是人在高处,她们都有一种胜利终将会属于我们的信念。
不同的故事,都能起到相同的效果。
对于职业联赛还不健全的女排来说,国家队成为球员们唯一可以争取荣誉的舞台,每一次国际大赛对于姑娘们来说都是没有退路的决战。
这种背水一战的感觉,是男足球员们无法体会的。
联赛中单场赢球奖金和夺冠奖金动辄千万元计,前几年亚冠联赛的效应已经被无限放大甚至抬高到了不低于国家队的高度,对于国足的教练来说,调动球员积极性的困难性要比郎平困难多了。
男足只有2001年一次十强赛还算成功的历史,剩下就只有输给香港、惨败泰国这些不堪回首的记忆。一支习惯性输球的球队,最重要的任务是先找回自信。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郎平,中国足球

相关推荐

评论(6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