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交大博文学院院长向刘伶利父母道歉,称开除是集体的决定

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发自兰州 记者 李思文 实习生 赵怡然

2016-08-23 18: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院长陈玲等人来到刘伶利家中向其父母道歉。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03:19)
8月23日中午,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以下简称博文学院)院长陈玲、副院长左闯、党发育和4位教师来到了患癌去世女教师刘伶利的家中,向刘伶利的父母道歉。
刘伶利的母亲刘淑琴拉着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院长陈玲的手哭诉。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图
看到陈玲上门,刘伶利的母亲刘淑琴在床上泣不成声,一度因情绪失控而晕厥。
此前一天,博文学院的代表来到了刘伶利家中并带来决定恢复刘伶利劳务关系的文件时,刘淑琴曾嚎啕大哭,“我现在就要陈玲跟我的女儿和我们老两口公开道歉。”
自称看到新闻才知道被开除教师患癌
经丈夫掐人中才缓缓醒来后,刘淑琴握着陈玲的手不停哭诉:“她(刘伶利)是我们的家的顶梁柱啊……我的宝太可怜了……”而陈玲也流泪安慰刘淑琴,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刘伶利摆摊卖丝巾所用的推车
对于刘伶利患癌被开除一事,陈玲首先表示学校在处理时做得不恰当,但她多次强调,学校并不知道刘伶利老师患癌。
“我们学校一直不知道刘老师得癌症这件事,我本人也是18号看到新闻报道才知道,非常震惊,马上就给人事处江处长和分管教学的副院长打电话,责成他们尽快到律师事务所联系家属解决这件事。”
她说,对刘伶利做出的开除决定,并非是她一人的决定,“签署解除和刘伶利劳动关系的文件上,确实是我的名字,我们学校的文件都是要院长署名,这是规定。但做这个决定我们是开会讨论过的,处长正职以上的干部就有二三十个,是集体的决定。”
“起初我对整件事也是不知情的,开会时人事处处长只是提交了结果给院长办公室,我们只知道刘伶利老师有82天没有来上班,(她得)癌症的事是媒体曝光后才知道。”
对此,现场有记者问:“一审判决下来时也不知道吗?”
陈玲表示不知情,“江处长可能是知道这件事,但我们学校(领导)真的是不知道,这也是我非常遗憾的地方,如果刘伶利老师的母亲会发一个短信,会打一个电话,或者写一封信给我,我都会知道的。”
刘伶利拍过的CT
对于为何一审后学校还会选择上诉,陈玲表示:“选择再上诉的是江处长,她年轻没有经验,所以导致了今天的结果,她现在压力也很大,本来也是要登门致歉的,但我们都联系不到她了。”
根据此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的报道,考虑到女儿不能上班,刘淑琴曾请求博文学院人事处处长,希望单位能继续给孩子买医疗保险,但对方没有应允。报道写道:“刘淑琴当场哭了。人事处处长则告诉她,‘不要给我哭,我见这样的事情挺多的,学校有规章制度,我也没有办法。’”
谈及对刘伶利父母造成的伤害,陈玲说:“本来我一早就要来看望两位老人,但我又害怕老人比较激动,所以先安排我们学校的副院长一直来看望老师,解决这件事。”
她说:“我现在的心理压力也很大,媒体爆出了很多关于我个人的说法,我内心也是很委屈的。一个民办学校办学相对比较困难,各种制度也在逐渐完善,我当时确实不知情,知道后也觉得非常痛心,非常愧疚。”
随后,陈玲情绪略显崩溃,匆匆离开了刘伶利家,后续事宜由副院长党发育来主持。
校方提三点和解协议,愿提供“最高限度赔偿”
对于未来如何解决刘伶利一事,党发育代表校方提出了三点“和解协议”:“一、赔礼道歉,还死者和死者家属一个尊严;二、刘伶利已经花出去的医药费全部由校方承担;三、给刘伶利老师父母精神损失进行安慰和补偿,并在学校组织学生募捐。”
他说:“学校对刘伶利老师的事也觉得很伤心、很痛心,一路上我们也在哭,觉得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刘伶利的家庭,给他们造成了巨大伤害,我们会本着对社会的担当,尽量按最高限度给家长一定的赔偿。”
现场,党发育代表博文学院和刘伶利的父亲刘宏签订了赔偿协议。
刘伶利的父亲在签赔偿协议
临走时,他还提出,日后希望刘淑琴可以去博文学校看看,是否有适合的工作可以做,但被刘淑琴哭着拒绝了。
校方代表们离开后,刘淑琴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明天他们打算回到女儿撒骨灰的地方,告慰一下离世的刘伶利。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教师患癌被开除,兰州交大,道歉
热追问

相关推荐

评论(6.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