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专访|上海美国商会会长:中美亚太博弈非“零和游戏”

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2016-08-25 19: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8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布出席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一次峰会外方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名单,其中包括美英德韩印等国家元首,阵容可谓史无前例。与此同时,外交部发言人也宣布,中国、特别是杭州,已经进入“G20时间”。今起,澎湃新闻推出G20专访系列,通过多位中外政、商、学界人士的观点,力图呈现有关这场多边外交盛会的多视角解析。
9月初的访华将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卸任前的最后一次,除了与各国领导人共同出席G20峰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将与其进行深入的双边会谈,讨论一系列全球、地区及双边问题。在美国国内大选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奥巴马的“告别之旅”对中美关系有什么意义?在这场以世界经济为主题的峰会背景下,美国商界又是如何看待中美关系的未来?
季瑞达  澎湃资料
“中美关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太可能因为换总统而发生剧变。但同时,近来美国国内的反全球化浪潮与以往不同,需要引起重视。”上海美国商会会长季瑞达(Kenneth Jarrett)日前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提醒说。
季瑞达曾担任过美国驻上海总领事和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学生时代曾师从耶鲁大学著名汉学家史景迁学习清史,是一名资深的美国前外交官和中国专家。
曾获上海市政府颁发“白玉兰纪念奖”的季瑞达现任上海美国商会会长,代表华东地区1600多家美国公司及其3500余名代表,作为美国企业与中美政府的桥梁增进两国商务交往。
据他介绍,G20峰会结束后,他将赶赴华盛顿,向美国政府传达美国在华企业的声音。面对全球化遭遇挑战、美国政府即将“换帅”的未知未来,季瑞达强调,G20峰会将是展示全球化的舞台,而中美两国避免“零和游戏”、继续发展长期关系至关重要。
G20峰会应展示全球化的优势
澎湃新闻:从企业的角度来说,你对本届G20峰会有什么期待?
季瑞达:G20峰会首先是一个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政治领导人会议,企业是次要的,但G20峰会对世界宏观经济的讨论会对企业产生间接影响。
当前世界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刺激经济增长。自从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率趋于停滞,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现在也都处于转折点,包括中国在内,它们都希望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由于全球经济的联系非常紧密,一国的经济问题会影响其他国家。尽管G20无法一夜之间解决一切问题,但它可以鼓励各国讨论长期的解决方案。作为企业,我们支持任何恢复并加快经济增长的全球性努力。
同时,这次G20峰会的重要背景之一,是近年来世界各地出现了许多反(自由)贸易的声音,最典型的例子包括英国脱欧以及今年美国大选中的言论。如果我们把G20视为全球化的标志之一,那么我们需要它来向世界展示自由贸易的好处。
此外,本次G20也会举办工商界活动B20,将有上百名商界代表参加,这是个很好的社交平台,可以互相交流商业机会、了解其他国家的经济情况、强化人际关系等等。B20也代表全球工商界发声,向G20峰会提出了20项政策建议。
澎湃新闻:G20峰会在杭州召开,给上海的美国商会带来了哪些机会?
季瑞达:通过G20这个多边平台,我们可以推进中美双边商贸关系。今年G20已经在中国举办了包括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等一系列活动,有各种美国官员来到中国,我们就借此机会向他们发出我们的声音。我们商会中的一些成员正在申请参加B20,我们也希望奥巴马在有时间的情况下与这里的商界人士交流。
中美亚太博弈不是“零和游戏”
澎湃新闻:
奥巴马总统很快就要卸任了,你认为他的亚太政策还能影响美国政坛吗?
季瑞达:虽然奥巴马就要卸任了,但中美关系还会持续下去。我认为,奥巴马可能希望在任期的最后几个月继续《中美双边贸易协定》的谈判,这次他与习近平的会谈可能可以为谈判提供一点推动力。虽然我认为今年通过协定的前景比较渺茫,但11月还将举行中美商贸联委会,这也会为两国讨论贸易问题提供机会。
另外,奥巴马希望在任内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将它视为最重要的议题之一。虽然希拉里和特朗普都不支持TPP、它在国会也面临许多障碍,但奥巴马可能会在卸任前(尤其是大选结束后到新总统上任前)为通过TPP而尽一切努力。
澎湃新闻:美国在华企业如何看待中美在亚太地区的战略竞争?
季瑞达:自从二战以来,美国就一直在亚太地区占有重要的领导地位,把自己视为一个“太平洋大国”,订立了一系列联盟和协议,但此前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心并不在亚太地区。现在美国制定“重返亚太”政策,是意识到亚太地区经济的重要性,想重新平衡外交政策来反映经济现实,对亚洲加强重视。
对企业来说,我们几十年来已经注意到了亚洲经济的重要性,所以美国政府其实比企业晚了一步。对已经在中国的美国企业来说,我们早已接受了中国对美国经济贸易的重要性。
中国现在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不断加强,和美国间自然会产生一些紧张关系,最近的南海问题就是典型的例子。但我认为,中国和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竞争并不是一个“零和游戏”。以基础设施投资为例,尽管已经有了世界银行和亚洲发展银行,但亚洲对基建的需求非常大,完全有空间创立亚投行这样新的多国机构。
美国大选对中美长期关系影响有限
澎湃新闻:美国两党候选人在竞选中对中国的态度都比较强硬,你认为下任总统是否会给中美关系蒙上阴影?
季瑞达:对于大选之后的中美关系,我们要到明年才能确切知晓。但我们看看历史就会发现,候选人在竞选中和上任后自相矛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中美关系的主要趋势这些年来并没有因为总统变更而发生明显偏移。
比尔·克林顿1992年竞选时,中国政府对他的立场非常警惕,因为他把最惠国待遇和人权问题联系在一起。但他上任后一年就转变了态度,到他卸任时,他已经成了最受中国人欢迎的美国总统之一。小布什也是,起初国家安全顾问康多丽扎·赖斯还把中国称为“战略竞争对手”,中国担心小布什是否对中国抱有敌意,但最后却并不是这样。有人可能觉得9·11事件转移了小布什的注意力,但实际上,小布什对中国的态度和老布什差不多。
不过,今年情况略有不同。现在美国国内收入增长率停滞,引起许多美国人不满,他们觉得自己成了全球化的受害者,而中国在他们眼中成了全球化的象征。有人认为,美国企业到中国来会减少美国国内的工作岗位,但其实,我们商会代表的企业主要是立足中国,服务中国。也就是说瞄准中国市场,在中国生产中国市场需要的产品,这对美国国内岗位是有益的。全球化确实冲击了美国的部分群体,所以美国政府应该提供重新培训的机会,帮助人们重新适应新的世界形势,这点美国现在还做得不够。
澎湃新闻:面对这些反对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声音,美国商会是如何促进中美商贸关系的?
季瑞达:我们每年都会去华盛顿活动,与美国政府官员(包括国会议员和他们的助手)见面,帮助他们理解美国企业在中国的真实情况。因为,如果他们只读《华尔街日报》或者《纽约时报》而缺乏第一手观察,他们对中国看法可能不像亲历者这样准确。有时国会也有代表团来上海,与商会成员座谈。此外,我们还会在《华尔街日报》等媒体上发出自己的声音。无论谁当选总统,我们都会继续这些核心工作。
澎湃新闻:特朗普反对贸易的言论似乎尤其激烈。如果他当选,你们会怎么做呢?
季瑞达:特朗普的竞选言论确实体现出了一些美国民众对贸易的不满。如果他当选,我们可能会工作得更努力吧。
责任编辑:李怡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G20大外交,全球化,商会会长

继续阅读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