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评徐玉玉事件:整治电信诈骗,需“刮骨疗毒”的决心

杨昊,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政文”

2016-08-26 09: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接连几起悲剧发生!主人公都是即将开启大学生活的大学新生。
先是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的18岁山东女孩徐玉玉,接到诈骗电话,将9900元学费转入对方账号,得知被骗后昏厥,抢救无效后离世。
紧接着,又一名山东临沂的考生也遇到了类似电信诈骗,就在22日夜间,承受不住压力的他也不幸离开人世。
家境贫寒的大学新生因电信诈骗伤心致死,年轻生命的意外死亡使得电信诈骗这一话题再次拨动社会的敏感神经。
悲剧为何一再发生,电信诈骗的黑手为何屡斩不断?
细细想来,徐玉玉接到的诈骗电话号码开头为“171”,这个号码我们不陌生,在我国多地已发生多起涉及170和171号段的电信诈骗案。以170/171号段为主要平台的虚拟运营商没有自己的通讯网络,而是从移动、联通和电信三家基础运营商那里承包部分通讯网络的使用权,通过自己设定的计费系统将通信服务卖给消费者。
实名制落实不严、号码实际归属地不明和监管措施不到位使虚拟运营商成为电信诈骗的温床。
今年5月,工信部下发号称“史上最严实名制”的通知,要求各基础电信企业确保在2016年12月31日前本企业全部电话用户实名率达到95%以上,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现实名登记。然而,从2013年就开始推广的电话实名制落地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今年7月,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对虚拟运营商新入网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工作进行暗访,并对部分虚拟运营商在网用户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进行了数据抽测。结果显示:受暗访的26家转售企业的109个营销网点中,37个存在违规行为,违规比高达33.9%。 那么,虚拟运营商实名制落实不力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答案不难寻找,在于大量代理商销售,而代理商又会分销给各网点,逐级分散消解了运营商的控制力。
人们不禁要问:主管部门及基础运营商是否承担起了应有的责任?如果仅为谋利而对骗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相关部门是否已丧失了最基本的监管职责与职业道德?
除了实名制落实不力,个人信息泄露和倒卖也为诈骗分子提供更多“猎物”。如今诈骗分子倾向于利用个人信息精准作案,目标呈“低龄化”趋势。徐玉玉此番放松警惕,很大程度上在于对方了解其申请过助学金。有媒体报道,有业内人士称“只要是听说过的学校”,他们都有数据。因此,消灭泄露和倒卖个人信息的“黑色产业链”、高中加强对学生警惕电信诈骗的宣传教育、在政策制定层面对信息安全加以管控,才是应有举措。
个人信息和数据的严重泄露,电话实名制的推广不力,运营商打击电信诈骗的力不从心,个人安全意识的淡漠,这些因素导致电信诈骗的土壤始终肥沃,设想一下,如果不能铲除这片土壤,一定还会有更多的“张玉玉”、“李玉玉”式悲剧发生。
“徐玉玉事件”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工信部、公安机关、虚拟运营商等多方需要“刮骨疗毒”的决心与力度,大力打击电信诈骗,有效落实电话实名制,对相关虚拟运营商实施更加严格的监管,肃清违规行为,打击泄露和倒卖个人信息的犯罪分子,增强对公民防范电信诈骗的教育和宣传力度。
每每面对一场悲剧时,我们都会反思,该用怎样的心态来面对?如果必须用死亡才能唤起全社会对某一个问题的重视,那是否是社会管理与进步的悲哀?
期待类似悲剧不再出现,期待社会的进步不再以血与泪作代价。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信诈骗,女大学生

继续阅读

评论(2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