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岁江苏丰县书记只身赴京谈项目,倒在候车室外病发去世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发自徐州

2016-08-26 16: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江苏丰县县委书记王立权。
8月24日上午9时30分左右,微博网友@范儿翘 在徐州东站通过安检后,准备乘坐手扶电梯上二楼候车室。
电梯上升过程中,@范儿翘 发现旁边的人行楼梯上围了一群人,一位中年男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位年轻男子正为其不停按压心脏。“我顺手拍下了一段视频,心想应该会有用处。后来我再去看时没人了,以为没事了,没想到人最终还是没救过来。”
@范儿翘 拍下的这个人,是江苏丰县县委书记王立权。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当天早上,王立权只身一人带着行李,准备乘坐高铁赴北京谈一个工业项目。然而,就在登上高铁前一刻,王立权突发心脏病,后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52岁。
倒下,上任丰县未满一年
8月24日晚,多名徐州东站站台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证实了@范儿翘 所拍视频的真实性。据多名车站工作人员及丰县当地官员称,当时,王立权只身一人进站乘车,上楼梯往二层候车室走时突然倒下。
发现情况后,车站工作人员以及几位有医学背景的乘客赶到,对王立权进行心肺复苏。十分钟后,王立权被就近送到解放军九七医院进行抢救。
然而,人最终还是没有救过来。据丰县官方通报,王立权于24日上午11时20分许去世。25日,解放军九七医院政治处的杨姓处长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王立权“到医院时其实就已经没了”。
“24号早上,王书记一个人拖着个拉杆箱去北京谈一个工业项目,如果当时有个人陪在身边,恐怕也就没事了。”一位丰县官员感慨道。
就在王立权倒在前往北京路上的同时,丰县多位领导干部正在北京学习。
据公开报道,24日上午,由部分县领导和单位“一把手”参加的北京大学丰县领导干部“两学一做”研修班结业。一位参加研修的丰县官员表示,他们是在结业后听到了王立权突然去世的消息,感到十分震惊和悲痛。“真的太突然了,之前没听说他(王立权)身体有什么问题,很开朗的一个人,工作上非常敬业。”该人士称。
事发现场。
“临危受命”主政丰县,下属称“没有官架子”
公开资料显示,王立权出生于1964年,高级工程师,曾任徐州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老干部局局长,徐州市交通局副局长等职务。
2015年12月,王立权出任丰县县委书记一职,这是他为官生涯首次主政地方。在其上任之前,时任丰县县长郭学习落马。因此,王立权履新被认为是“临危受命”。
在澎湃新闻记者走访过程中,“非常敬业”、“没有官架子”是丰县官场对王立权评价最多的两个关键词。
据一名丰县县委官员称,到丰县任职后,王立权一直住在丰县人民政府大院内的宿舍中,晚上下班后经常能看到他在院子内散步。王立权去世后,几位县委办公室的秘书到王立权宿舍整理遗物,看到王立权床头一双已经破了一个洞的皮鞋,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平时在单位王书记就穿那双皮鞋,出去有重要活动时才会换上一双新皮鞋。”该人士称。
家住丰县西南部王沟镇的刘女士,家中经营着一家水果庄园。今年2月,王立权曾带人到该庄园考察。
“参观完了后,王书记临时提出到附近村里看看”,刘女士称,当时,她的父亲提出要开车送他们进村,被王立权拒绝。此后,王立权带着几个人步行进村,转了一个小时才回到庄园。“王书记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务实、亲和。”刘女士说。
扶贫、交通,被他视作兴县之基
据丰县人民政府官网,王立权生前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8月22日。
当日,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丁军华一行到丰县调研丰县湖西片区交通扶贫工作,实地察看了济徐高速顺河互通、湖西片区综合交通规划、复新河航道等工程项目现场,丰县领导王立权、程言东陪同调研。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高级工程师、交通局出身的干部,王立权上任丰县后把发展交通视作头等大事。
据公开报道,上任后的他将2016年定为丰县“大项目建设突破年”,明确提出将推动徐济高速全线贯通、徐丰快速通道加快建设,协调推进徐菏铁路加快实施等。
今年3月,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游庆仲一行曾到丰县调研交通运输工作。座谈会上,王立权直言,交通是丰县实现脱贫的根本要素,希望省市继续在政策和资金上予以倾斜。
丰县位于江苏西北角,地处山东、河南、安徽和江苏四省交界处,无论是交通情况还是经济状况,在江苏属于欠发达地区。
尤其是丰县湖西老区首羡、顺河、王沟等7个镇,已被江苏省委省政府列入“十三五”苏北扶贫开发新确定的重点片区之一,片区总面积584平方公里,总人口约46.2万人。
今年4月,王立权在《群众》杂志发表署名文章称,2016年,丰县将大力实施精准扶贫,努力实现湖西老区的交通、文化教育等“硬件、软件”建设都要努力比周边接壤县份好,努力实现困难人群的扶贫帮困全覆盖、最低生活保障全覆盖、农村基本生活保障全覆盖、农村危房改造全覆盖等等。
作为原徐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立权在组织人事方面也有自己的见解。
去年11月,王立权在《中国组织人事报》发表文章称,一些领导干部习惯被捧被抬,放松思想警惕,抵挡不住诱惑围攻,最终滑向腐化堕落的深渊。远离甜言蜜语、奉承讨好的“捧杀”,抵挡诱惑算计、糖衣炮弹“围猎”,关键是要在思想、作风、党性上集中“补钙”、“加油”。
今年5月,王立权在《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欲“求”人才,关键在“用”》的署名文章。
他提出,对于偏远小城来说,没有梧桐树如何招来金凤凰、来了之后怎么让他们有用武之地,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布局优势产业、优化产业环境,搭建人尽其才的舞台,是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金钥匙。
援藏,拉萨方面点名要他
援藏干部,是王立权为官生涯的重要身份之一。2015年,王立权在接受徐州电视台采访时,曾对其援藏经历如此感慨:“人啊,一次援藏,一辈子梦牵魂绕高原。”
据《西藏日报》2006年所刊《江苏省第四批援藏干部工作纪实》,王立权、肖全、王银锁三位援藏干部,是江苏省政府应拉萨市政府要求派去援藏的,在藏时间最长,在柳梧大桥建设项目工作。“在艰苦的条件下,他们充分发挥自身的技术优势,还培育了西藏本地一批交通工程技术人员,实现了西藏交通史上立交桥零的突破”。
8月25日,肖全告诉澎湃新闻,他们三人是2003年11月1日进藏的,当时江苏省交通厅还给他们举行了欢送仪式,直到2007年7月回到江苏。
“我们的主要精力就是放在柳梧大桥这个建设项目”,肖全称,当时,王立权作为大桥项目指挥部副总指挥、总工程师,有时会跟着施工人员一起奋战到凌晨两、三点。“西藏的冬天特别冷,我们在那儿过了四个冬天。”
肖全表示,王立权是个非常敬业的人,没有一点架子,尊敬下属,对事业充满了热情。“到天气最冷的时候,项目停工,王立权就会带着藏族的技术人员到江苏来,学习江苏交通行业的先进之处。”肖全说。
王立权突然离世后,肖全第一时间赶到了徐州,为王立权送行。“在西藏期间他的身体很好。但要说在西藏那几年对他的身体没有一点影响,也很难讲。”肖全说。
在藏期间,王立权曾和他人联合署名发表过多篇论文,例如《拉萨河的自然特性对桥梁工程的影响分析》一文,由王立权和当时的柳梧大桥项目经理、现任西藏天路交通股份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达娃次仁共同发表。
8月25日,达娃次仁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2005年是西藏自治区成立40周年的日子。“当时有个立交桥要在40周年大会前建好,王大哥(王立权)带着我们赶工期,一天一夜没合眼,他真的是个非常拼的人。”达娃次仁说。
王立权在藏工作期间,和达娃次仁一起参与了柳梧大桥建设项目。达娃次仁说,离开西藏后,王立权还多次过问起柳梧大桥的情况,并交代大桥在保养等方面的注意事项。达娃次仁说,他能感觉到王立权对柳梧大桥工程、对西藏很真切的感情。
“前几天他还给我打电话,要我介绍最近有没有什么好听的藏文歌曲。”达娃次仁对王立权突然离世感到非常震惊。他说,王立权在西藏时他们还经常一起打乒乓球,“他的乒乓球打得很好。”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徐州,丰县,王立权,心脏病,招商引资

继续阅读

评论(88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