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文教育不占主流的新加坡,这家草根书店是如何坚守的?

马亭亭(发自新加坡)

2016-08-27 19: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喜欢书,尤其喜欢书皮飘来的纸香味,那种感觉是一种记忆,准确的说来自童年。小时候经常在大小书店里看书,一坐一下午,像时间凝固了一样,享受着手捧一本书带来的欢愉,比上课更有趣,因为那种时间与空间的凝固很私密,属于个人。就从那时候开始,逛书店成为我的一种习惯,逐渐的从一种仪式的“外部活动”变成了内部的心灵活动。但书店在我心里也分好与不好。好的书店是有温度的,融入了很多人性化与平易近人的因素,书的陈列、空间展示、人的服务、书的品味因而变得重要,当然,背后有故事的书店最好。今天要推介的书店,名字很特别——草根书局,不仅名字有趣,背后还有更有趣的故事。
草根书店成立于1995年,创办者是新加坡著名作家英培安先生,亚洲周刊十大小说奖及新加坡文学奖获得者。英先生祖籍广东新会,生长于新加坡,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华人。
草根书局创始人英培安。
最早知道英先生的是关于他的小说《骚动》,背景是新马五十年代的文化革命时期,英先生将爱欲与政治巧妙结合起来,成就了他的文风,也构成后来创办书局的萌动力。这种《骚动》式的文风及视野与香港作家西西近似,人文情怀与城市关怀融为一体,从书店里港版文学区西西作品的数量便可见一斑。
香港作家西西作品《我城》。
英先生据说是香港《素叶文学》的同仁,后创办《茶座》文艺杂志。1990年代又创办思想文化类杂志《接触》,只办了一年即停刊,后旅居香港继续文学创作。我想就在那个时候,英先生深深受到了香港文学的影响。难怪香港作家董启章这么说,(后来)英培安收拾心情回新加坡,并非是对香港失望,只是读了也斯《记忆的城市》、《虚构的城市》才感到要回属于自己的城市做点什么......也就在当年,回到新城的英先生创办了自己的书局,也开始了系统对一座城市的书写。
英培安代表作《骚动》。
草根书店很小,坐落于文艺气息浓厚的武吉巴梳路上,毗邻晋江会馆及音乐社,但并不起眼。书店外观有着浓厚的南洋味道,但白色水乳大理石墙面又有种英国殖民遗留的气息,仔细一想,这种风格也是南洋的一体两面罢。
草根书店新址。
进了书店,外界燥热与喧闹骤停,像到了另一个世界,忽然安静下来。书店摆设很奇巧,体现了英先生的个人旨趣与文化品味的结合。
草根书店内景。
其实来书店前还是有些小小顾虑,这种担心源自新加坡华文文化推广的艰难。新加坡自建国伊始即主打英文与西式教育,华文教育则不入主流。草根书店自然亦受影响,从最初的较大面积被挤压成如今的四十平米的小室。
草根书店旧址。
前几年,草根经营遇阻,据说英先生忧闷以致患病,后书店由两位草根资深顾客的媒体人合资续办才得以生存下来。室内大屋为书籍展示,里面小屋则开设小型咖啡厅,买书即可享受咖啡半价折扣。当日浏览书店,偶见几位日本文人和新加坡翻译为自己的新书发小型推介会。据店员介绍,书店会定期举办文化沙龙,一来吸引新顾客,更重要的则是推广草根文化,经济上也会稍显宽松,书店以此为经营之道,看来实属不易。
书店沙龙活动。
书店书籍陈列非常用心,除了一些新书推荐外,主展区分为大陆文学、台湾文学、香港文学、新马文学、中国古典文化、历史及政治等板块。
草根书屋中国作家板块。
书量不多,但细细观察,书源则非同一般。比如英先生选择及搜罗的各类哲学思想史著作相当广全,有的书甚至大陆版、港台版都收全。我手中已有孙隆基《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一书,一直想买花千树的新千年版,阅尽各大小书店均无收获,在草根找到,心情可想而知,果断欣喜收入囊中,其他基本入囊书籍也是如此。很多书本价很高,但与新城其他华文书店同比,草根的书价合情合理,也窥探出华文文化生存之不易与英先生的良苦用心。
草根书店主展区一隅。
主要分区书籍中间则有小巧的木制书架和木制小书桌,陈列了英先生自己的作品及印刻文学杂志若干本。副展架的书籍种类也从文史哲拓展至童书、饮食、日本绘本等,反映了现代城市新文化的一些特色,也在迎合一些年轻一代的口味。
副展区的木制书架与小工艺品。
再观览书店其他陈设也是别出心裁,让人为之心一暖。植物墙面、竹编小椅、男艺术家织绣作品以及读者主顾书写栏等无不透出英先生与后来加入书店经营的几位媒体人的心意,我想也是真正爱书之人才会有。
草根书店一隅:小木桌与展品
在书店沉浸了几个小时,偶尔站立翻书,偶尔坐在竹椅上喝着咖啡概览书店全貌,心情安静而复杂。安先生已年逾古稀,近年据说疾病缠身,并无太大精力顾及书店经营,但少年时文学情怀始终如一。草根的孤绝与落寞在西化新城的一隅显得怅然,可仔细一想,假若没有这样一群人在新文化大潮下如此坚持“实体”力量,没有他们对华文深入骨髓的追随与忠诚,在“异乡”的他们又如何进行自我认同?
离开书店已近傍晚,离打烊时间也不远。走在武吉巴梳路的小洋房边,我回望草根,大理石白墙在夕阳下显得古旧,里面的人影也寥寥无几。草根的未来有多重要已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坚守,坚守对城市的热爱与书写,坚守我们的文化与我们对自我的认同。
责任编辑:臧继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加坡书店,人文情怀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