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杭州峰会提升中国议题设置能力

李文、王尘子/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6-08-27 20: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李文(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王尘子(中共北京市委党校政治学教研部讲师)

举世瞩目的二十国集团峰会(简称G20)即将在9月的杭州拉开帷幕,本次会议由中国担任轮值主席国,以“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作为峰会主题,并设置有“创新增长方式”、“更高效全球经济金融治理”、“强劲的国际贸易和投资”、“包容和联动式发展”四大议题板块。
2012年,在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报告中,G20与联合国、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等一道被列为中国积极参与国际多边事务的载体,也成为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核心机制之一。此次G20峰会由中国担任轮值主席国,为中国提高国际话语权、发挥国际影响力提供了宝贵机会。
提升在国际合作机制中的建设性地位
通过杭州G20峰会,中国能够在推动国际合作机制建设,平衡区域经济落差,构建国际关系新秩序方面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现有国际秩序主要是在二战之后建立的,反映的是当时的世界经济政治格局,目的是要解决当时世界面临的主要问题。但斗转星移,战后秩序与当今世界形势的发展的不适应日益显现,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在于未能反映当今世界格局和力量对比的变化。植根于这一时代背景,G20应运而生。作为一个全球经济治理机制,G20具有相当强的代表性:20个成员国代表全球 2/3 的人口以及经济总量的85%,其中发达经济体成员有 9 个,新兴经济体有 11 个,双方力量基本平衡。就地理位置而言,每个大洲都有代表,每个成员国本身无论是在经济还是政治、文化等领域均为有影响的地区性大国。G20 峰会不仅是当今世界几乎所有大国的对话平台,同时也可以被视为是老牌发达强国与新兴崛起大国在国际体系层面互相调适的平台。
然而,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贸易增速放缓,国际合作机制建设进程举步维艰,G20也深受影响。由于2012年至2015年,世界贸易增速已连续4年低于3%,其间全球贸易对收入增长的贡献率减少了一半,使得G20 成员国共同利益逐渐减少、分歧加剧,严重制约了相关各方的合作热情,合作进程受到干扰,甚至出现了沦落为各方利益诉求的晴雨表及逐鹿场的趋势。G20中已出现由不同国家组成的小集团,离散化问题严重,这不仅降低了国际合作的有效性,更使决策效力大打折扣。因此,习近平主席有针对性地指出,在G20的发展历程中“最珍贵的是各成员同舟共济的伙伴精神。实践昭示我们,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形势下,合作是各国应对挑战、实现发展的必然选择。”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成功融入世界经济,在全球贸易与投资、国际金融等诸多领域发挥了重要影响力。中国重视提升新兴经济体的国际话语权,从更加开放、公正与公平的立场推进国际合作机制建设,国际影响力获得明显提升。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同样又是新兴大国,与发展中国家有共同立场,与发达国家有更多的共同利益,从而能够在照顾G20成员的共同利益,缓解不同发展水平成员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促进合作方面提出更富有成效的意见与建议。在本次杭州峰会上,中国有机会借东道主之力、发挥主场外交优势,更好地与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协调,尤其是就一些重大国际与地区重要问题与美国进行沟通协商。在当今多极化国际格局之下,新兴经济体正日益聚合为一股强大的国际话语力量,以金砖五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在未来国际合作机制建设中所蕴藏着巨大的正能量。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金砖国家重要成员,也能够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取得金砖国家等其他新兴经济体的支持,在G20中加强发展中国家的声音,重视发展中国家在联动、包容的国际格局中的建设性作用,从而有效增强G20这一重要国际合作机制在世界经济政治发展中的应有的地位与作用。
掌握议题设置主动权
近年来随着国际地位的不断提升,在我国举办的各种国际会议不断增多,为我国设置国际议题提供了宝贵机会,非常有利于我国掌握在国际规则制定中的话语权。
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历史告诉我们,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当今,我国军事力量、政治影响、国际地位有所提高,解决了挨打的问题,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解决了挨饿的问题,目前我国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挨骂。我国在国际组织、各种合作平台中虽占据一席之地,但在规则制定等方面,存在着话语权与经济实力、经济地位严重不配匹的状态。所谓“挨骂”,就包括某些西方国家借其在某些国际机制中的优势地位对我国的横加指责。在认可现有规则的基础上,根据发展形势的变化和需要——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对旧的规则加以修改与完善并提出新议题、增加新规则,是未来一个时期我国必须加以完成的一项主要任务。
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许多重大国际事务缺了中国就无法得到有效解决,国际社会对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呼声愈来愈高。另一方面,中国的国家利益早已超出国界,开始向境外延伸,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参与全球治理的国内需求也在不断上升。根据G20的制度安排,轮值主席国在确定G20峰会和其他重要前期会议的议题时拥有很大的主动权和决定权,由此,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使得中国有机会在议题设置上兼顾各方利益、保持议题平衡,推动现有国际规则进行渐进改革,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秩序。
就当前各项前期会议的情况来看,关于四大议题板块的研讨已经初见成效。在中国的推动下,G20第一次将发展问题置于全球宏观政策框架的突出位置,第一次围绕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制定系统性行动计划;相关各方核准了G20深化结构性改革议程,在结构性改革的道路上迈出了新的重要一步; G20发表关于气候变化问题的主席声明,这是G20历史上首次就气候变化问题专门发表声明。借助主场外交优势和深厚的国际协调经验,由中国担任东道主的此次G20所达成的一系列历史性成果及共识,为提振全球经济、书写全球发展的新规则开辟了新的方向。
推动国际秩序向更加公平合理的方向发展
杭州G20峰会将凸显中国的国际地位,推动国际秩序朝向更加公平合理的方向发展,从而有利于减少全球发展不平等、不平衡现象,使各国人民公平享有世界经济增长带来的利益。
G20是当今世界唯一的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领导人平等对话的平台,但参与者的立场各有不同。发达国家试图通过G20维护既得利益,约束新兴经济体。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也希望通过G20获得更多话语权,以渐进改革方式推动国际秩序转型。但就近几年G20的举办情况来看,发达国家仍然主导着 G20议题设置,其中心议题和主要关切更多体现着发达国家的利益诉求及全球战略考量,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治理中面临着被边缘化风险。
正因如此,由中国担任G20轮值主席国,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引领国际秩序向更加公平合理方向发展的历史机遇。中国既与新兴市场国家有着相似诉求,又与欧美发达国家面临相似的问题,中国的特殊地位使G20有机会成为没有特权存在的多边均衡机制。
首先,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将G20作为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核心机制之一。G20集各大洲、不同发展阶段经济体于一身的巨大包容性,也符合中国在多极化形势下的独立平等外交战略。成为G20峰会主席国本身也表明中国希望成为国际公共产品的提供者,为G20的转型与发展提供动力。就本届G20的议题设置和既有成果而言,中国兼顾各方利益,推动发展议题的设置与落实,尽最大可能从根本上破解世界经济的南北失衡困境。
其次,中国坚持维护发展中国家的整体利益,将发展问题作为本次峰会的核心议题,继续巩固全球经济治理结构改革所取得的成果,继续推动提升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治理结构中的发言权和话语权。当前,许多发展中国家希望中国在制订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国际规则方面发挥领导作用,中国也有义务承担这一使命。中国一贯主张对现有国际秩序的渐进性改革,其核心内容之一是提高新兴经济体在国际组织中的参与权、发言权和决策权,使欠发达国家获得实质性国际援助,逐步缩小南北差距,主办G20符合中国对于国际新秩序的根本诉求。作为新兴经济体利益代言者,中国有机会在自己的主场积极培育与金砖国家等新兴经济体的伙伴关系,在G20平台上形成合力以充分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
最后,中国也注重与西方发达国家的沟通和协调,积极寻找共性话题,回应发达国家的关切,努力协调其与新兴国家之间的立场。从议题设置和目标成果来看,这些议题并未厚此薄彼,其中既包括了对中国及广大发展中国家有利的议题,也妥善处理了发达国家居于优势的议题。此外,G20中的韩国、澳大利亚、土耳其等中等强国群体的机制化建设也正在加快进行,作为G20杭州峰会东道主,中国也在全面考虑相关各方的具体利益诉求。
责任编辑:苏晨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G20,国际话语权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