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玉玉案嫌犯熊超大伯:娃娃为什么干出这种事,真的不晓得

熊浩然/封面新闻

2016-08-27 21: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熊超家的旧居。
8月27日,重庆丰都啄木嘴村2组,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67岁的熊昌德蹲在自家小屋旁。在他身边,是一座土坯房,屋顶的瓦片大多已经脱落,几面墙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坍塌。
这是20年前熊昌德的父辈花了好些心力才建好的房子,它的主人名叫熊昌华,熊昌德同父异母的二弟。几年后,熊昌华在这间房里迎来了他的第二个孩子,他为这个儿子取名熊超。
19年后,因为徐玉玉的死,熊超成了村里的“名人”,只是这样的名气让他的大伯熊昌德有些承受不来,这个老实巴交和庄稼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家汉,直到现在还弄不清,他还没满19岁的侄子到底犯了什么事?又是如何骗死了人?
熊超家旧居的床。
重庆丰都三合街道办啄木嘴村2组53号,这个存在于熊超户籍中的住址,对熊超本人来说可能都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存在。
从丰都县城出发,驱车1个小时,沿着蜿蜒的山路一路深入,如果没有当地村民的指引,外人根本找不到这个地址。
27日下午,当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几经周折来到熊超的旧居旁时,熊昌德正站在门口,还没等记者开口,他就抢先“点破”,“你是来找熊超的吧?”
熊超大伯熊昌德在旧居旁。
这个干瘦,驼背,一身农家装扮的老者佝偻着将记者引到一旁,指了指一间破败不堪的土坯房,“就是这,他的老房子,早就没人住咯。塌都塌了好几年了。”
这间残破不堪的老屋内没有家具,遍布垃圾,房子背后摆着一张床,床边生长的杂草几乎将其整个掩盖。熊昌徳说,这是熊超父母当年结婚时,女方送的婚床,曾经和这间屋子一样崭新又洋气,但10多年过去,一切都不复当初。
“熊超1岁半的时候,他们全家就搬走了,已经十好几年了。”熊昌德说,熊昌华和当时很多农村年轻人一样,放弃务农选择进城打工,“哪里挣钱去哪里,10多年他好像也跑了不少地方。”但弟弟现在在哪里,他也说不清楚。
在熊昌德的回忆中,弟弟一家在这10多年时间里最多回来了3次,而熊超更是只回来过两次,“第一次回来,来了我们家,还喊了人的,感觉还懂事。”熊昌德说,因为和弟弟一家人走动并不多,所以当时也没多问熊超的情况,不知道他有没有上学,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工作,“更不晓得他在干什么。”之后,两家人再次断了联系。熊超第二次回来,据说是为了办身份证。
旧居内景。
熊昌德再次得知熊超的消息是在昨天。此时,他的侄子因为徐玉玉案已成了公安部A级通缉犯,并在福建落网。
熊昌徳说,他没法想象熊超为什么会卷进这么大的事,更无法想象怎么就“死了人了”。
熊昌德想给弟弟去个电话问问情况,但这才发现,他连弟弟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他们(熊昌华夫妇)都是老实人,本本分分,朴朴实实的,我保证。娃娃为什么干出这种事,真的不晓得。”熊昌德吧了一口烟说。
熊超大伯母。
临走时,熊昌德的妻子追了出来,她小声问道,“不会判死刑吧?不会赔很多钱吧?不会找上他爸爸妈妈吧?”
当得知可能不会判死刑,但其他问题没法回答时,她连着说了几声那就好,随后转身离开。
熊超的出生地,是一个典型的重庆农村,除了清新的空气,恬淡的环境,更多的是留守的老人和小孩。
村民们说,村里几乎所有的青壮年都选择了外出打工,能带走孩子的就带走,带不走的就交给爷爷奶奶了。
他们也不知道熊超到底在成长过程中遭遇了什么,也不清楚为什么最终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26日晚8点,18年来只回过两次重庆老家的熊超,在福建落网。这个19岁就被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犯罪嫌疑人,目前正在接受审查。据福建漳州警方介绍,熊超是潜逃到平和县坂仔镇打算投靠亲戚时落网的。但警方没有透露熊超亲戚的具体身份。
封面新闻了解到,福建泉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刑侦大队已将熊超从漳州押回。
熊超,男,汉族,1997年10月28日出生。
值得一提的是,和熊超一并被通缉的另外两名嫌疑人陈文辉和郑贤聪均是泉州人。和熊超一样,他们也是90后。(本文原题为《【封面独家】徐玉玉案通缉犯熊超:18年只回过两次老家》)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山东,电信诈骗,徐玉玉案

相关推荐

评论(2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